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德国媒体向付先财再伸援手,宜昌司法公正面临考验

2006年09月18日

中国人权从付先财家人处得知,在付先财目前病情加重、后续治疗无明显疗效的困境下,德国一家媒体再次伸出援手;而湖北宜昌地方当局处理付先财遭袭致残一案的司法公正性,则正面临考验。

据付先财的家人说,付先财自加护病室转到普通病室后,病情日益加重,痰多、便秘、加之严重的腹胀,导致呼吸困难。目前只能用灌肠来减轻腹账,有时一天灌肠达四次之多。为防止熟睡中痰多而堵住呼吸道,家人不敢给付先财服安眠药。医生诊断是:截瘫病人因长期卧床,肠胃功能不全,导致消化不良,缺少营养,血液缺钾,造成目前情况。

对此,家属多次找主管医生和院长反映病情,希望医院能拿出有疗效的措施来。医院赵院长也答应会诊解决,但延至今日仍未进行会诊,而付先财治疗用药已明显减少。近日,赵院长向付家人催讨医疗费用,付的儿子付兵要求当初提出担保的人来谈此事,赵院长却说不认识担保人。付兵最后希望院方转告担保人:“我们不管担保人是政府或个人,不管是哪级政府,我们有知情权,医院不说具体的担保方,我们当然不会承担医疗费用,而且我们也无力承担这笔费用。”付先财的家人认为,医院方面不但对付先财的治疗没有尽心尽力、敷衍了事、听之任之,反而在转院问题上进行刁难。

就在付先财的病情加重、家属感到无望无助之时,德国的一家媒体再次向付先财伸出了援助之手。据付兵说,德国的这家媒体为付先财的康复,积极进行多方的协调,为将付先财转到更先进的医院治疗作了大量的努力,并为付先财转院后的费用提供经济援助。据付兵说,他父亲近日可转往北京“中国康复研究中心”进行康复治疗。

另据付兵告知,对他们的两次要求秭归县公安局长贾立等人回避此案调查的申请,秭归司法当局做出的回应,既不公正,也不符合法律程序。7月4日和9月1日,作为其父代理人,付兵已先后正式邮寄《回避申请书》给宜昌市和秭归县的公安局和检察院,但秭归县公安局不仅没有要求贾立回避,还相反做出了不利於被害人的调查结论。9月15日,秭归县检察院检察员屈定垣口头对付兵讲:“你9月1日的申请我们收到了。检委会认为,秭归县公安局7月26日已作结论,案件已经终结,不存在回避的问题。”屈定垣还拒绝向付兵提供书面答复。

针对以上情况,付兵於9月17日向湖北省和宜昌市检察院,提出《给予书面决定请求书》的申请,要求检察机关对7月4日的《回避申请书》和9月1日的《回避申请书》,依法对秭归县公安局扣押、越权等系列性违法行为做出合理解释。

另据知情人士说,付先财被袭案件发生后,当局到相关村镇召开各种会议,要当地人统一口径,说付先财是自己摔伤的。秭归县茅坪镇杨贵店村和九里村召开紧急党员会议,要求所有党员统一口径,对外界都说,付先财被袭一案经公安部鉴定和现场堪验,认定付先财是自己摔伤。宜昌市三峡坝区四镇(三斗坪镇、太平溪镇、乐天溪镇、茅坪镇),则以村为单位召开移民大会,主持会议的是当地政府和公安机关人员,内容是声明经过公安部及其专家鉴定,付先财是自己摔伤的,并规定所有人只能这样说,不得随便参与和议论付先财一案。

知情人士还说,警察找付先财的亲友谈话,凡是说付先财是被打伤的,就反复纠缠和威胁,让其不能正常生活和工作。付先财的邻居因不相信公安局的结论,被警察找上门要他写“检讨”,并被威胁:如不写就要拘留。公安局每月给付先财的一个好友600元生活费,令他离开本村,更不能对媒体谈此案。凡有外国媒体记者前去当地采访,就有几十名警察跟踪,就连通往村外的路口也有十多名警察把守,移民谁也不敢对记者说实话。

中国人权对德国媒体为使付先财得到可能的最佳治疗所进行的介入和慷慨援助表示赞赏。同时,中国人权敦促宜昌地方当局切实履行中国外交部的承诺,落实付先财的医疗费用,保障为其提供有效的医疗,并迅速立案追查付先财被袭致残案的真凶。对村民进行威胁和对记者进行跟踪,只能更加凸显出当局没有进行充分的调查。中国人权呼吁宜昌市政当局和更高一级的政府采取措施,以确保对付先财被袭致残案进行独立和客观的调查,使司法得到公正、正义得到伸张。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