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在警方奉令压制下“北京华夏公维谘询中心”流产,人权民主活动人士刘京生、李卫平专业维权梦碎损失重大

2005年04月21日

北京知情人士向中国人权报告说,由於北京警方遵照“上级”指令,强硬要求刘京生、李卫平等取消新闻发布会,原定4月18日下午3点在北京友谊宾馆召开的“北京华夏公维谘询中心”成立新闻发布会被迫中止。同时警方还以“朋友”的身份“劝告”他们,要尽快结束“北京华夏公维谘询中心”的生命,明确表示这是“上面”拍下来的板子。刘京生等如果仍然要开展中心的维权谘询工作,决不可能得到基金会支援的钱,只会使自己蒙受的经济损失越发惨重。据知情人士向中国人权介绍,刘京生等人成立“北京华夏公维谘询中心”过程中,获得了欧洲的一个基金会和美国一个基金会的积极回应,并与一个外国驻华使馆主管人权事务的官员会谈过。

知情人士向中国人权介绍说,刘京生和李卫平成立的“北京华夏公维谘询中心”,是获得北京市政府部门行政许可证的。在2005年3月21日,刘京生和李卫平等人,专程到北京市海淀区工商局,进行成立这一专业事务所的相关谘询。李卫平在3月23日根据规定,通过网路取得了事务所名称预先核准,该事务所法律注册的名称是“北京华夏公维谘询中心”。随后刘京生等人开始了忙碌的公司筹备工作,并在3月30日确定了事务所的工作地址。3月31日他们收到了办理手续的通知,并在4月1日拿到了北京工商局的行政许可证。

刘京生、李卫平等人之所以成立北京华夏公维谘询中心,是基於这样一个社会现实和效率考虑:中国社会的公民维权事件日益普遍严重,商业运作模式能够更好地保障维权事业的成功与发展。而开展谘询中心工作的主导意识则是,第一事前预防胜於事后修补,第二是政策制定重於执行。谘询中心具体要做的工作包括:协助维权的公民依法维权并增强和明确维权意识;对握有侵犯公民权利资源的公务员教育培训,使公务员明白什么是人权,为什么必须尊重人权,工作中如何做到既完成任务又很好地维护公民权利;通过专业维权工作力图影响政策的制定,虽然无法杜绝突破政策的侵权行为,但由於政策涵盖面的提高,侵权行为将受到较大制约因而必定大幅减少。

刘京生、李卫平等人专业维权的设想和注册成功,得到了各方人士的赞赏和支援帮助。他们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高校张贴的招聘志愿者广告,获得了非常积极的反响,并通过面试筛选吸收了五名志愿者。4月4日和5日两天,他们又采买齐全办公设施并迁入办公地点,并於4月8日正式拿到工商执照,事务所只等4月18日新闻会后正式运作。但是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的关照也与日俱增,最先警察表示只要遵守法律其他不管,随后又表示刘京生还处於剥夺政治权利期间,不可以接受采访发表言论。不过之后再谈话的字里行间透露的意思,都是要求谘询中心主动放弃新闻发布会。4月14日之后却情况突变,友谊宾馆以不成立的理由撕毁了举办新闻会的会议室租借协议,北京市外事办公室对谘询中心的催问不再回应,而北京公安局警察强硬表示必须停止新闻发布会,致使中国民间的专业维权事务所功败垂成而流产了。

刘京生是中国著名的人权民主活动分子。早在1978年的中国民主?椐B动时期,刘京生就与魏京生一起创办了《探索》民刊,并因此与魏京生前后被捕,遭到了超过半年的关押。1989年北京的“六四”屠杀之后,刘京生又与胡石根、康玉春等数十人一起,创办了中国自由民主党和中国自由工会,并因此而被判处了15年的有期徒刑,2004年才获得提前假释离开监狱。李卫平是毕业於中南大学的青年知识分子,1989年学生民主运动的重要参与者,“六四”中国政府屠杀民众之后愤而辞职,后来因为组建自由民主党被判刑3年。李卫平一直在努力摸索维权和建立公民社会的途径,开办北京华夏公维谘询中心,进行专业维权的创意就是来自李卫平,因此李卫平在谘询中心占有51%的股份。谘询中心在北京警方的干涉压力下流产,给刘京生、李卫平造成经济和精力付出上的重大损失,使他们对於民间专业维权不得不重新思考。

中国人权很赞同刘京生、李卫平专业维权的努力,对於中国政府迫使这一尝试夭折深为不满。中国的维权问题日益成为社会重大问题,而这一问题的解决有赖於政府和民间社会的共同努力。阻止民间社会专业的依法维权,不仅使中国的维权问题更为复杂、尖锐,也造成维权缺乏社会主动参与的一方,使维权问题先天不足和缺少有活力的因素。中国人权建议中国政府撤销对谘询中心的干涉取缔做法,并从政策法律方面打开、保障民间专业维权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