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上海警方将访民送精神病院 张奋奋处境堪忧

2005年10月14日


    中国人权从知情人士处得知,在北京当局继续强行遣返并拘押上海访民的同时,上海警方已将月前拘押的张奋奋送往精神病院。上海静安区的警察在9月14日抓捕张奋奋时,曾殴打他,并威胁要将他送往精神病院。此前,张曾两次因上访被送往精神病院强行接受“治疗”。

    知情人士说,10月9日中午,又一批上海访民100多人,在国务院信访办外和北京的大街上,被上海驻京办的人和警察强行送到马家楼,下午4时后被押上了开往上海的火车。其中有刚劳教出来的马亚莲,及王水珍、卢俊、韩忠明等人。他们被遣回上海后,分别被当地公安局和所属地派出所带走。马亚莲等人一度被拘押。而此前,10月4日在安徽蚌埠车站,上海警察拦截了陈恩娟、杨春华等8位赴京上访人员,其中杨春华被拘押了一周。

    知情人士告诉中国人权,从9月下旬以来,相继被上海公安以“非法集会”的罪名拘捕的还有杜阳明、裘美丽、张信义、毛海秀、郑培培、杨春华、沈永梅、童国庆、张秀丽等多人。目前,他们被分别关押在上海闸北区、杨浦区和静安区看守所,其中多数家属没有得到法律手续。据知情人士告诉中国人权,9月下旬以来的拘捕行动,是上海市信访办和上海公安局在9月14日抓100多人后的持续镇压。

    许多认识张奋奋的人都非常担忧他的处境。据曾多次被强送精神病院的毛恒凤和刘新娟说,“被关进精神病院的正常人,能活着出来也要掉一层皮,那里是正常人的人间地狱”。她们和知情人士都呼吁国际社会、尤其是人权组织,关注张奋奋的处境。张奋奋没有家庭,单身一人,当局更是无所顾忌。刘新娟曾被强行关押在上海闵行区“精神卫生中心”。她说,“我因土地纠纷上访,2003年3月和6月曾两次被关押进精神病院。警察将我五花大绑,定在椅子上,先关在上海提篮桥监狱,每天强迫我承认有精神病。我坚决不承认,并绝食4天。后来,他们强行把我送到七莘路1100号的‘精神卫生中心’,用男精神病人作护工,把我绑在床上,强行撬开嘴灌药、打针。一般精神病患者每月只能打二次,而他们给我每周一针。由於针药强度大,一个月后我就不能正常数数了。我儿子被逼得割脉自杀,后来又被强迫写保证书,保证我不再上访,他们才把我放出来”。刘新娟说,两次送精神病院,都是上海闵行区七保派出所的顾峰高和赵用林两个警察所为。

    中国人权严正谴责上海警方将上访人员送往精神病院进行变相迫害的非法行径,并呼吁国际社会密切关注这种严重侵害人权的现象。加紧打压访民和最近广东太石村镇压选民的举动,都表明中国政府对中国社会的不和谐现象只想治标,不愿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