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三峡移民权益被官府巧取豪夺,申诉告状者惨遭拘留、劳教甚至判刑

2004年10月26日

中国人权新闻稿

三峡移民权益被官府巧取豪夺,申诉告状者惨遭拘留、劳教甚至判刑。

中国人权近日收到三峡库区移民的委托书,是委托中国人权代他们向联合国有关部门递交控告信,这封控告信是由付先财等650个移民签名画押联署的。在这封由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的库区移民撰写的控告信中,他们列举了政策规定的库区移民的补偿等经济权益,被当地政府官员不择手段地巧取豪夺,库区移民往往十成补偿难得其一。移民们因此而长年累月上访告状,却被各级政府传讯、拘留、劳教甚至判刑迫害,已经穷尽国内一切法律或政策规定的手段,却无法得到公正对待和争取到应得的补偿。

据三峡大坝第一镇的湖北秭归县茅坪镇移民告诉中国人权,领头控告的付先财“目前处境险恶”。付先财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代表坝区移民,向中国中央政府、湖北省政府、宜昌地区政府及法院,申诉他们的土地和其他财产被低价徵用甚至剥夺。付先财因此曾被关押和多次审讯,不断地遭受到威胁和骚扰。付先财上月底再次去北京上访,但途中被警察强行截回,至今一直处於警方严密监视控制下。一名三峡移民维权代表告诉中国人权,当地政府正在整理付先财的黑材料,逼迫他人作伪证,显然欲将付先财治罪。

付先财等移民原先居住的茅坪镇,位於长江西陵峡茅坪河与长江汇合处,始建於1700年前的三国时期,被称为三峡大坝上的第一镇。茅坪镇已於2003年5月26日上午8时,也就是三峡库区蓄水准备期的第一天,在提升库区水位过程中被滔滔的江水所淹没。然而居住在该坝区的原居民的土地自1994年始就被超低价徵用,其他的补助费也极不合理。

三峡工程库区移民在控诉书中指出,按照当时总理李鹏签署的徵地补偿和移民安置条例,他们每亩被徵用的耕地应得标准补偿不少於56,000元,而且补偿期限应该是15年。然而实际上,当地政府付给他们的补偿费,每亩地仅仅为1,408元,补偿期也仅仅只有一年。另外政府规定的移民安置费,每个移民应得30,000多元,实际上每人只得到5,000元。他们生活补助费也被克扣将近五分之四,房屋补偿每平方米被截扣百分之四十。

三峡工程库区移民在控诉书中还指出,在1995年,政府用推土机强行毁掉当初政府鼓励移民所建的23家砖厂,没有给予任何赔偿,造成移民直接损失二百多万元。三峡移民们新的居住条件也极为糟糕,他们控诉道,“仅以秭归茅坪镇杨贵店居民点、宜昌市夷陵区三斗坪中堡村居民点为例,自从搬迁建点至今已有十二年了,其居住条件、设备根本无人过问,连公共厕所都没有一间。”移民说他们的生活水准,因而停留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倒退了十年。

自90年代以来,当地居民有8,000人签名申述不公待遇,几十次到县、市、省和国务院上访,多次向各级人民法院递交行政诉讼状,但是均不予受理。更有甚者,这些申述和上访的移民代表不断地受到当地政府的打压。至今为止,除数十人曾被拘留审讯外,有二人因上访被法院判刑(高启章和杨兴富),一人被劳动教养(马德阳),今年五月又有五人(望西东、刘正珍、夏承虎、吴延胜、覃文军)被逮捕并被刑事起诉。

在最近写给中国人权的信中,付先财控告道:“我们坝区移民饱受着残酷的剥削与欺压,过着艰苦的日子,但政府的‘领导’只顾自己的私利而从不过问百姓疾苦,其悲惨的遭遇简直无法用文字来表达”。付先财等三峡库区移民要求中国人权:“早日将我们坝区移民的真实的境遇转呈和报请联合国安理会,使我们一万多移民的合法权益获得保护,真正体现每个公民的人权。”

中国人权坚决反对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为了某种短期政治或经济建设目标不正当剥夺公民财产的做法,特别谴责用非法的手段打压或逮捕和关押上访维权人士。中国人权将向联合国和世界各国转递三峡坝区移民的权利被剥夺和被迫害的控告。

中国人权主席(President) 刘青(Liu Qing)
中国人权发布的报告、声明、新闻和其他正式文件,统一由中国人权纽约总部发布。上述文件经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签名有效:刘青(主席)、Sharon Hom(执行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