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异议人士被塞入毫无关联的伤害死刑案件,渖阳中法借题发挥重判民主党成员孔佑平、宁先华

2004年09月23日

中国人权新闻稿

异议人士被塞入毫无关联的伤害死刑案件,渖阳中法借题发挥重判民主党成员孔佑平、宁先华。

国内知情人士告诉中国人权,渖阳市中级法院在9月16日对一件伤害致死案件的审判中,将毫无关联的异议人士孔佑平、宁先华列为同案,借题发挥将孔佑平判处15年有期徒刑,宁先华判处12年有期徒刑。这一案件的第一被告範振文、第二被告吕正涛,均是辽宁省海城市牛庄镇人,渖阳中法以“故意杀人罪”将上述两人判处死刑。但是孔佑平、宁先华不仅与上述两人的刑事案件毫无关联,而且只有宁先华认识範振文。渖阳检察院原本也是单独起诉孔佑平、宁先华,但是后来突然将他们并入範振文等人的刑事案件。知情人士气愤地向中国人权指出,这是别有用心的牵强附会,目的第一是将异议人士涂染暴力色彩,第二是借题发挥重重惩处孔佑平、宁先华,第三是借此打击像孔佑平一样帮助失业下岗工人的人士,以及震慑在辽宁省日益扩大的工人不满运动。

了解这一案件情况和起诉书的知情人士向中国人权介绍,现年38岁的範振文和33岁的吕正涛,早在10年以前因为情争纠纷,用猎枪打伤範振文情敌大腿,致使该情敌失血过多救治不及而死亡。範振文和吕正涛因此开始逃亡,并在1998年或1999年认识了辽宁省组建民主党的负责人王文江,起诉书上含混不清地就此表示範振文成为中国民主党成员。据向已经刑满出狱的王文江了解情况的人士介绍,王文江虽然表示认识範振文,但明确表示範振文是刑事犯罪,与异议人士或民主党完全不相关,并未认可範振文具有民主党成员的身份。至於孔佑平和宁先华,也仅仅宁先华见过範振文,根本没有一起进行过任何活动。知情人士同时还向中国人权表示,这一案件的判决对於範吕二人也是定性不准和轻罪重判的,因为渖阳中法将十分明显的伤害致死人命案,错误定性为严重得多的故意杀人罪,这一改变性质并大为加重了的定罪,令人有理由怀疑是与範振文接近异议人士、对中国政府多有批评不无关系。

根据中国人权多方进行的了解,孔佑平纯粹只是一个关心社会、勇於批评政府的异议人士。1952年出生的孔佑平是辽宁省鞍山市人,原是中国一家国营企业的工会主席。由於孔佑平深刻了解中国工人的贫困和凄惨困境,并且热心关注支援失业下岗工人争取本身权益的抗争活动,尖锐批评中国政府的专横压制和腐败,被撤销了工会主席的官员身份并开除厂籍,他的妻子也因畏惧政治压力而离异。孔佑平在1999年与辽宁省组党民运人士王泽臣、王文江、刘世遵一起被捕,并被渖阳中法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一年徒刑。孔佑平除了参与辽宁省中国民主党的筹组活动,起诉书还指控他插手社会敏感事件,组织策划成立独立工会,以及他在网路上发表了一系列批评腐败的文章,并且呼吁政府重新审议“六四”血案、释放网路笔名“不?袗?老鼠”的女大学生刘荻等。起诉书和判决书认定孔佑平上述社会言行,是旨在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颠覆中国政府。

1961年出生的宁先华是辽宁省渖阳市人,被起诉书和判决书认定是中国民主党辽宁省党部副主席,在2001年至2003年期间,曾经向境外王某某和卢某某发传多份政治文稿,并接受境外王某某的指令和资助。起诉书指控宁先华和孔佑平一起,经常散布和煽动对政府的不满情绪,策划组织成立独立工会,企图以此推翻共产党的领导、颠覆中国政府。

中国人权强烈谴责渖阳市中级法院这一判决。将政治异议人士的案件塞入毫无关联的刑事案件,显然有混淆视听、加重刑罚之嫌。起诉书所列举孔佑平、宁先华的所谓罪行,没有任何言行是超越了国际人权的规定,也没有超越中国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的公民权利。中国人权严正要求渖阳中法对孔佑平、宁先华单独立案重新审理,并且对於行使人权和中国宪法予以的公民权利不得惩处。同时中国人权也希望能够公正审理範振文、吕正涛,不要因为有政治因素,而将伤害致死人命罪,定为性质有本质不同的故意杀人罪。

中国人权主席(President) 刘青(Liu Qing)
中国人权发布的报告、声明、新闻和其他正式文件,统一由中国人权纽约总部发布。上述文件经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签名有效:刘青(主席)、Sharon Hom(执行主任)。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