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奥委会称不管人权牟传珩即被正式逮捕

2001年08月28日

罗格说奥委会不管人权,中国政府应声逮捕异议人士牟传珩。中国人权主席刘青说,奥委会可以视自己为体育组织,但是中国发生的人权迫害确与奥委会有某种形式的关联,奥委会不该对此不负任何责任。

中国人权从异议人士牟传珩的亲友处获知,中国安全局警察已经通知牟传珩的妻子荆秀兰,牟传珩被以“宣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正式逮捕。青岛市国家安全局的警察,8 月 28 日下午六点多钟前往牟传珩家,向家属宣读青公刑字(2001)017 号逮捕通知书。一位自称是负责牟传珩案件的安全局警官同时通知,牟传珩目前被关押在青岛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这一逮捕通知恰巧发生在国际奥委会新任主席罗格访问北京,并且向国际媒体明确表示奥委会不管人权之后。在罗格说出“监督、游说或者影响人权不是国际奥委会的任务”后,相隔不到 24 小时,中国政府就正式逮捕了山东异议人士视为精神领袖的牟传珩。每当有中国人以和平方式表达他们的看法而遭到惩罚时,中国人权会告知国际奥委会,我们深信国际奥委会应该关心此类人权迫害。

中国人权还从山东异议人士燕鹏的亲友处得知,在牟传珩被逮捕之前燕鹏已经遭到逮捕,并且已经正式通知了燕鹏的妻子钟显业。青岛国家安全局原来在拘留燕鹏时,曾经向燕鹏的亲友明确表示,要以劳动教养的形式,处理他们所谓的燕鹏“偷越国境罪”。但是现在突然转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说明中国政府要以严重得多的罪名,对燕鹏不是劳动教养而是判以徒刑。

牟传珩是中国老资格的异议人士,1979 年民主墙运动的重要参与者,参与或是主办了民刊“海浪花”、“理论旗”、“志友论坛”,以及组织领导了民众组织“志友学社”的活动。牟传珩因此於 1981 年被捕,按反革命罪判刑一年,但释放 20 年来始终遭警察监控骚扰。牟传珩主张“广交友不结社”的策略,期望异议人士能够既争取民主又避免镇压,他同时提倡“圆和”的民间与政府双胜都赢的温和政治主张,是中国山东省异议人士的精神领袖。牟传珩 8 月 13 日被警察拘传并进而刑事拘留的起因,是因为他大力呼吁营救燕鹏,强烈谴责和揭露国家安全局逮捕燕鹏中的非法行径。

燕鹏也是山东省重要的异议人士,他 1989 年参加民主运动以来,已经三次遭到公安警察拘捕,他的生意兴隆的酒店,也因为公安警察的恶意干涉恐吓而被迫关闭。燕鹏 2001 年 7 月 11 日旅游中,在广西省北海市被抓捕,国家安全局加诸燕鹏的罪名是偷越国境。国家安全局为了阻止牟传珩向国际披露抓捕燕鹏,从而影响正在申办奥运关键时刻的投票,告诉牟传珩和燕鹏的妻子钟显业,燕鹏没有什么问题很快就会释放。但是中国获得奥运主办权第二天,国家安全局就正式逮捕了燕鹏,并剥夺燕鹏聘请律师进行辩护的权利。牟传珩对此极为气愤,一个多月来不停的筹划亲友营救,向国际呼吁和在媒体上揭露谴责,因而被中共当局视为必欲除之的眼中钉。

中国人权强烈谴责中国政府逮捕迫害牟传珩和燕鹏。中国人权主席刘青对牟传珩和燕鹏先后遭到逮捕深表懮虑,刘青说根据中国刑法有关宣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规定,这一罪名将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但是由於牟传珩是山东省异议人士的精神领袖,他的刑期还有可能被从重判处五年以上徒刑。刘青在中国获得奥运会主办权之后曾说,如果国际奥委会不去兑现对中国的人权承诺,可能给予奥运会的主办权反而鼓励了中国政府放胆迫害。不幸的是国际奥委会确实不准备兑现承诺,而从中国最新得知的这些信息,证实中国政府又确实受到鼓励似的无所顾忌的迫害人权。国际奥委会在支持给予中国主办权时承认,国际奥委会已经进入政治领域,对改善中国的人权也有所承诺,罗格当选奥委会主席时也说将要求北京落实。中国人权将通过各种形式和影响,敦促国际奥委会体认人权上的责任,兑现对中国的人权改善作出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