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打造“软实力”是一场劳民伤财的“亚冷战”

2010年02月05日

赵岩

中国人权:据香港《凤凰周刊》年初报导,中国政府准备投入450亿元陆续打造能够把握国际话语权的新闻出版传媒集团。您在国际主流媒体做研究中国问题的研究人员,对此有何看法?

赵岩:这是中共十七大政治报告中提到打造中国国家软实力的一个具体实施方案。说到国家软实力,首先需要明确它的 概念。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Joseph Nye)定义“软实力”(soft power),是指国家的制度、外交政策以及文化观念的吸引力,可以吸引或是能够决定别人喜好的能力。打造超强的新闻出版传媒集团,当然缺少不了财力的支 持。但是,“软实力”打造的决定因素中财力并非是唯一的。中国当局投入450亿人民币打造新闻出版传媒集团,这完全是劳民伤财之举,是痴人说梦。毛泽东 1955年就曾宣称:新华社“应该大发展,尽快做到在世界各地都能派有自己的记者,发出自己的消息。把地球管起来,让全世界都能听到我们的声音”。1 可是几十年过去了,新华社在世界各地都有派驻机构,人员数量也在世界数一数二。但是,他们什么时候把握住国际话语权了?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很难办得到。为什么?因为中国的官办媒体是违反新闻规律的,在国内可以一手遮天,但很难在国际媒体占有一席之地。

中国人权:您认为什么样的观念能够使新闻媒体扩大影响力,把握国际话语权?

赵岩:以客观真实报导为基础,以普世价值为原则,以捍卫正义和真理为目标,还新闻以自由;用这样的观念来主导新 闻传媒机构的运作,才能有希望扩大影响力和把握国际话语权。现在华文媒体能够用这样的观念主导运作的为数很少。今年上半年,中宣部刚刚宣布450亿的打造 计划,没出一周中央电视台就在新闻联播中报导说新华社在美国新创的《国际先驱导报》在纽约如何如何受欢迎,而且还找了一位美国老太太当“托儿”,那老太太 在电视画面中说:“这报纸办得真好,我很喜欢。”可是,我到纽约以后走遍大街小巷也没有找到这份报纸。后来问新闻界的同仁,人家告诉我,那份报纸只出版一 天,就转成了网络媒体。这就是在造假。这不得不让我想起,辛亥革命后,袁世凯复辟帝制,其公子袁克定为了让袁世凯高兴,专门办了一份给他一个人看的报纸, 上面都是伪造的恢复帝制的呼声,袁世凯就在这样的哄骗中当了83天的皇帝,就一命呜呼了。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这种欺骗的手法,大有袁克定欺骗袁世凯的味 道。这样的新闻机构怎么能把握国际话语权呢?只能是继续做主子的愚昧民众的工具。

但是,“软实力”打造的决定因素中财力并非是唯一的。中国当局投入450亿人民币打造新闻出版传媒集团,这完全是劳民伤财之举,是痴人说梦。

毛泽东在世时,是靠花人民的血汗钱买来第三世界领袖的称号。邓小平和江泽民时代调子很低,表示不挑大旗,闷声发大财。现在,中国大陆刚刚摆脱贫困, 解决温饱问题,官方媒体就把第四代领导吹成全球领袖,指望这样的媒体打造“软实力”,其结果只能是“假、大、空”,自己骗自己。

中国人权:打造“软实力”不能仅仅依靠新闻传媒,还要依靠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请问,您对中国现行政治制度怎么看?

赵岩:尽管中国官方宣称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其政治制度已非马克思100多年前设计的社会主义制度,它是带有浓厚的封建专制加权贵资本色彩的政治制度。这几天我看网上的消息,金正日都放弃了共产主义思想,2 可见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市场越来越萎缩,输出革命,已几乎没有可能。

中国人权:中国当年曾输出过社会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也一度影响过亚洲和非洲的一些国家。

谁都知道马列主义那套东西,只是对内蒙骗自己的人民,对外不灵,於是在许多国家建立孔子学院,假中国传统文化之名忽悠世界。

赵岩:中国当年输出毛氏革命,并非是其魅力使然,是毛泽东在打肿脸充胖子,让中国人民忍饥挨饿,用中国人的血汗 钱硬撑的结果。当年为了和欧洲的“社会主义明灯”阿尔巴尼亚搞好关系,不惜花费上百亿人民币。与越南的关系也是靠“硬实力”支撑的结果。一旦在南沙和西沙 群岛有了领土纠纷,越南立马就用中国制造的武器与你对抗,你的“软实力”何在?非洲国家就更是如此。当年用几百亿元修建坦赞铁路,毛泽东才有了“第三世界 领袖”的称号。

中国人权:中国政府如何解决其采用市场经济发展模式与标榜的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之间的显着矛盾?

赵岩:通过意识形态的煽动鼓吹。胡锦涛在十六届四中全会全面掌控权力后,把中国社科院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 想研究所,改成为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由原厅局架构,提升成副部级单位。邓、江时代都没有“左“到这份上。马克思主义源於德国,马克思主义若是好东西,德国 人为什么不把马克思主义留下来?列宁主义是俄国的产物,70年玩穷了前苏联,到了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和叶利钦(Boris Yeltsin)时代,悬崖勒马摈弃了暴力和专制。经过十几年的改革,俄罗斯正在重新崛起。其实,谁都知道马列主义那套东西,只是对内蒙骗自己的人民,对 外不灵,於是在许多国家建立孔子学院,假中国传统文化之名忽悠世界。

这似乎代表着中国“软实力”的崛起。其实,这是一种文化难於创新的无奈之举。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是儒学即孔孟之道,但中国为什么不建孟子学院?因为 孟子讲: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孔子的思想主张个人服从整体,个人服从国家,这与崇尚自由民主博爱平等的普世价值恰恰是冲突的。你既然主张复兴中华文 化就应该充满自信,没有自信就难以有文化的复兴和创新。没有自信就很难与国际交流对话,没有自信就只能对内用中国历代统治者禁锢思想的那套,“防民之 口”,对外防止和平演变,自造假想敌,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这阻碍着国家“软实力“的发展。

中国人权:中国政府缺乏自信和它的冷战思维有什么具体表现吗?

赵岩:当局斥巨资发展金盾工程,在互联网上建造防火墙,以及不久前发生的绿坝事件都是例证。一道防火墙挡住13 亿中国民众与国际交往的通道,让人们难於了解中国和世界发生事情的真相。如果你的“软实力”可以抗衡其它国家的文化,可以被世界和国际社会认可,那你为什 么这么缺乏自信呢?这道防火墙其实就是愚民的工具,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糟粕:是“防民之口”的表现。而且这不仅是防民之口了,也是防民之耳,更是防民之眼。 当年里根(Ronald Reagan)呼吁戈尔巴乔夫拆除柏林墙,从此冷战结束了,东欧极权体制国家开始走向民主国家的行列。而中国的互联网防火墙阻挡了13亿人民走向政治文 明,我认为这是“亚冷战”的开始。这种“亚冷战”对国家真正的“软实力” 的破坏和对人类的和平共处的危害,并不亚於冷战时期的柏林墙和新世纪的恐怖主义。

一道防火墙挡住13亿中国民众与国际交往的通道,让人们难於了解中国和世界发生事情的真相。

中国人权:您对中国打造“软实力”抱有批评的态度,那你所欣赏的国家“软实力”是什么样的呢?

赵岩:美国的“软实力”是值得所有国家学习和借鑑的。这个国家从来没有设置这样的墙或那样的墙,但是它的制度、外交、文化、观念都是具有非强制的魅力,是在开放、包容、多元的基础之上而展现出来的。

中国人权:2009年10月10日,胡锦涛在北京世界媒体峰会上再次承诺要对外保障采访权益,对内扩大舆论监督权利,改善国际形象,对此你有何看法?

赵岩:中国有句古语说得好——听其言观其行,不要听他怎么说,关键看他怎么做!

注释

1. 新华网主页- 理论频道:《在刘少奇关爱下成长的新华社》之三:《新华社怎样才能成为世界性通讯社?》(引来源:党的文献);新华网2009年5月17日,http://news.xinhuanet.com/theory/2009-05/17/content_11372389.htm^

2. 2009年9月末,北韩宣布删除宪法中有关“共产主义”内容,据路透社2009年9月28日文《朝鲜修宪放弃共产主义论调推崇金正日“先军思想”》, http://cn.reuters.com/article/wtNews/idCNCHINA-761520090928^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