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耿和呼吁国际社会关注高智晟律师处境——中国人权采访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

2011年12月22日

12月20日,中国人权采访了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高智晟遭受中国当局迫害和酷刑、长期失踪一事,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采访中,耿和对当局在高智晟5年缓刑即将期满前夕,做出将他重新收监的决定,予以回击:“人在你们手里,他能违反什么规定?!”她详述了自2006年以来家属受到的种种折磨,包括来自各级当局的威胁、嘲弄、谎言。耿和携一儿一女于2009年初逃离中国,当年3月抵达美国,现在美国居住。

高智晟是中国大陆活跃的维权律师,曾代理过包括法轮功修炼者和其他维权律师在内的很多政治敏感案件。2006年12月,他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缓刑5年。缓刑期间,他受到当局严密监视,被剥夺行动自由。

2007年9月至11月间,高智晟遭当局绑架和拘留了50多天,其间受到令人发指的酷刑。他将这些都记录在《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的文章中,并于后来发表;2009年2月4日,他在陕西小石板桥村的家中被强行带走;2010年4月,显然是在当局的精心安排下,他在媒体上表示将放弃从事维权活动。从那以后至今,20多个月过去了,他的家属再也没有得到有关他的任何消息。

2011年12月16日,中国当局通过官方新华社发表一则简短的英文新闻,报道了撤销对高智晟缓刑,重新将他收监的消息。报道引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决定(中国人权未能在网上找到这一法律文件),指撤销其缓刑的原因是高智晟“多次严重违反缓刑规定,导致法院决定撤销其缓刑”。耿和表示,她本人或其他亲属都没有收到过中国当局有关这一撤销决定的正式通知。

以下是中国人权采访耿和的记录,内容经过整理。

中国人权采访耿和

2011年12月20日

内容经中国人权整理

中国人权:高智晟律师是“中国的良心”,为大陆民众维权而被当局加罪判刑。最近,当局在他缓刑期满前夕又宣布对他重新收监,继续服三年实刑。请问你对此有什么话要说?

耿和:我非常愤怒和愤慨,我想说高智晟无罪。他只不过是说了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应该说的,他只不过做了一个有良心的律师应该做的事。中国政府就关闭了他的律师事务所,吊销了他的律师执照。2006年8月15日,对他进行了非法抓捕,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他三年徒刑缓刑五年。缓刑期内要遵守相关规定。高智晟去哪里都要向派出所报告,要去哪,多少时间,什么时候回来?派出所要往上报,报到公安部,公安部还要派人跟着。回来后,派出所还要我们销假,来我们家查人。所以,其实人就在他们手里面。可是这两三年来,我们问他们人在哪里?他们就说不知道。人不就是在你们的视线之内吗?你还说不知道。那这样的话,就是你们的失职。现在又说高智晟违反规定那么究竟违反了什么规定?就算是违反规定,你有没有通知家人?我们也不知道。又没有通知家人,又没有走法律程序,什么都没有。还不时糊弄人。

这几年里我们得不到任何消息,而且警方还糊弄我们。我们非常担心高智晟真的遇到了什么不测。前一段时间,就有他在某监狱被迫害致死的传言。我们家里人整天都在提心吊胆。所以我们要求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人到底在哪里?我们要看看究竟是哪个在迫害他?迫害得不成样子了,他们就把他转到另外一个监狱里,打算掩盖消息了。

还有就是家人必须得到政府书面的通知,必须要见到他本人。高智晟有权请律师,希望有律师介入这个案子,让这个案子透明。

中国人权:你们最后一次和高律师联系是什么时候呢?

耿和:是去年三月底和四月初,和他通了几次电话,是我打给他的。香港维权律师关注组给我的电话,说那个号码是在网上,我就是用那个号码打给他的。第一次通话时,他说就在北京家里。我说,在照片里看到你的牙不好了,你快去看看牙吧。他就没吭气。我问他你为什么不看,他说他没有电话,我就帮他找到了牙医的电话给他。我说你赶紧打电话给那个牙医预约看牙。他又说:哎呀,我方便看牙的时候我就看去了。那么我就知道他是没有自由的。他没有办法选择看医生。

通了几次电话后,就再也打不通了。我就打电话给他的哥哥和弟弟,说:我们已经有十几天联系不上他了。他们也没有消息。这两天,给他山东的姐姐打电话,对方也是关机了,我打过数次,都是关机。给他弟弟打电话,也是关机。这是从来没有的。给他大哥打电话,他老接不着,很多时候是他嫂子接电话,可他嫂子说话我根本听不懂。最后,没有办法了,就给他一个很远的表妹打电话。他表妹说:家里人被折腾得实在不成样子,让我理解。

中国人权:高律师被重新收监的问题,当局通知家人了吗?

耿和:在新华社发布信息的前一个晚上,高智晟在山东的姐姐接到了当地公安的一个电话。他们问:你弟到你那儿去了没有?她当时就非常生气,人不是在你们手里了么?怎么又找我?然后,他姐夫单位保卫科又把他找去,进行核实,弄得他很奇怪。新华社的消息出来后,他姐姐接受了媒体采访,山东的公安又把他姐姐叫去了,说,你弟弟以前是缓刑,现在收监了,你该放心了吧?你不要再接受采访了。

中国人权:去年高律师是到新疆看您父亲之后失踪的,后来跟您父亲有没有联系过?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耿和: 我没有跟我父亲通过话,但我是从我姐姐那里知道的消息。那次高智晟在新疆呆了几天,大约是在去年四月上旬,只在家里呆了一晚上。第一天,高智晟到我妈妈家去了。去了以后,全家很兴奋,一晚上都没睡觉,在跟他讲话。当时北京的公安和当地的公安都在家里呆着,楼上楼下院子里都是人,家里的压力也很大。高智晟跟家里人讲了一晚上。天蒙蒙亮的时候,公安要把他带走。高智晟就跟着他们走了。走的时候,高智晟为了安慰家里的人,说“我跟着他们走了”,就是让家人放心。其实,高智晟是被迫跟他们走的,他们不想让高智晟一直呆在家里。

因为他在新疆的时间有限,当时我没有给他打电话。我最后和我先生通话的时间是去年4月17日,他离开新疆准备上飞机的时候。我给我们家打电话,我姐跟我说,你快给他打电话吧,他现在要上飞机了。我们就给他打电话,他说现在在机场呢,他说我该关机了。我说好。大概四五小时后,等我再打电话过去,就再也打不通了。

为什么我能记住是4月17日呢?因为那天是女儿格格的生日。格格说:“妈妈,我今年17岁了。我有一个大的决定。”我问什么决定?她说:“我爸爸有消息了,能治好我精神上情绪上的病了,我要把我的医生解除掉。”后来,我就陪她到医院办了这件事。高智晟的生日是4月20日,我们每年老把他的生日错过,所以,每一次女儿过生日的时候,就顺便给她父亲说一句“生日快乐”。那天给格格过生日的时候,就给她父亲打电话,打不通,然后追到机场,再后来就打不通了。

从那以后,家人和高智晟就失去了联系,不要说通电话,连一点消息都没有。不仅没有消息,公安还老是糊弄我们。像今年9月份,美国副总统拜登到中国访问,新疆公安就对我爸说,高智晟自由啦。我爸一听很高兴,立马就给山东姐姐打电话核实,山东姐姐说没这回事,如有消息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他。我爸爸一听是假消息,就一下受不了了,再也不会走路了,然后被送到医院,住了15天。现在我父亲不能上楼,也不能上山。在这之前,我父亲每天爬红光山,每次3个小时来回,给高智晟抽签保平安,现在已经不能爬了。他们不说一句真话,还尽搞这些假消息。

当局老是糊弄我们。去年3月,高智晟去新疆之前回了一趟老家。公安部的人提前一天给他大哥打电话,说你们老向我们要人,我们不知道,他人在五台山呢。结果第二天,高智晟就回到老家,是跟一个五台山的道士一起回来的,其实那个道士是警察伪装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当时公安部的车就停在附近村子。那个道士来我们家的时候留了一个名片,说有事就跟他联系。他回家后没多久,高智晟就又失踪了。他失踪以后,我们家的大哥想起这件事情,就赶紧给他打了个电话,一打过去就问:你是来过我们家的那个道士吗?他说我不是,我是公安部的。他大哥这才恍然大悟,就骂:“骗子!骗子!”当时大哥没有跟我说,最近才告诉我们。公安部的人穿着道士的衣服去骗人,您说说,这是一个政府吗?这完全是一个黑社会的做法,正常人都想不出来。

中国人权: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在网上找不到高律师的判决书。当时宣判时,你们收没收到过他的判决书?

耿和:高智晟被判决后,我们拿回来一个判决书,但是我没有看,我对这个也没有上心,留在家里,判决书有七八页。当时 我们请莫少平律师为他辩护,但政府不让,给他指定了两个律师。他们从来没有跟我们联系过,我们从没有见过,也不认识。

宣判那天我去了。但开庭时根本没有跟我们讲,我是从新闻报道上知道消息的。我很生气,就在家可劲闹,楼下有人监视,他们也不理我,然后我就把锅碗瓢盆往下砸。闹了以后,公安部一个处级干部就来了。我说,你们开庭不通知我,我非把这个房子点着,我们全家都死。后来他们就答应我说:行行行,还会有一次宣判,宣判叫你去。宣判那天,他们就直接把我接到法院去,但没让我进去,一直到最后念判决书的时候让我进去。

中国人权:新华社的新闻稿说高律师违反了相应的规定。据您所知,他能违反什么样的规定?

耿和:我先生一直在政府的监视之下能违反什么规定!从去年4月17日到现在,我们家人一直在寻找他,心里非常不踏实,没有任何人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被羁押在什么地方?以及他状况如何? 我希望国际社会和媒体应该问中国政府高智晟到底违反了什么规定?人在你们手里,他能违反什么规定?是他违反规定还是你们违反规定?你们在违反你们自己的法律和规定?至于政府凭什么把缓刑撤销掉,然后又重新把他收监?我都不知道啊!现在这个事情越搞越乱,是不是?

中国人权:再过几天就是圣诞节和新年了,每逢佳节倍思亲。你和孩子想对高智晟律师说些什么呢?

耿和:其实,这个消息对我们来说,真是雪上加霜。因为往年过节的时候,我们都是有意回避的,一见到外面的节日气氛,看到商家的节日装饰,才意识到节日就临近了。但是,我们得不到亲人的消息,没有心情过节。今年得到的消息比往年更糟糕。这节日不属于我们。孩子们毕竟还小,我没有和他们说。

中国政府对我先生的迫害和酷刑和瞒着家人的做法,绝对是违反国际人权公约,也没有遵守他自己的法律,他们把自己的法律当成遮羞布,也不把自己的法律放在眼里,还要糊弄我们。

如果真能和我先生联系上,我想跟他说,经过这些年的折腾颠簸,让他赶紧看看医生,还有就是赶紧给他妈妈上上香,看看我的父母。家里的人一听到这个消息心都碎了。你看这两天,他山东的弟弟打过好几次电话,非常担心,这是以前从来没有的。他弟弟的电话现在也关机,老打不通。

中国人权:国际社会一直在关注高律师的情况,各种人权团体也都设法在营救他。你能不能谈一谈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帮助你做些什么?

耿和:我希望国际媒体能够真实地报道我先生的案子,让更多人知道他的现状,让我先生获得自由。我希望凡有国际媒体的采访都给我介绍过来。我必须要把这些事情说得清清楚楚,说得透透亮亮,让更多的人知道。我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让我先生获得自由,他没有罪,中国政府应该立即释放他。

中国人权:谢谢你接受采访。现在你是家里的顶梁柱,所有的事情都需要你去张罗,同时还要照顾两个孩子。你自己一定要坚强,要挺得住。无数的人都在关心着你们。多保重自己。


欲了解更多有关高智晟耿和的消息,请参阅:

高智晟本人对2007年被当局绑架和遭受酷刑的描述: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