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年迈维权人士双淑英获释,透露狱中被虐情况

2009年02月13日


2月8日,77岁的维权人士双淑英从北京女子监狱获释。在当天中国人权跟她的联络中,她讲述了自己在监狱被虐待的情况。

双淑英是北京家庭教会牧师和宗教维权人士华惠棋的母亲。2007年,双淑英为替被警方拘留的儿子申诉前往地方政府上访。上访中她用拐杖敲击了一辆向她撞来的警车,遂被以“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判刑2年。

双淑英获释后随即赶往北京电力医院探望病重住院的89岁的老伴华再臣。次日晨7点50分,华再臣在医院去世。

双淑英一家人都是长期从事维权工作的活跃人士。她和丈夫华再臣一直公开反对劳动教养制度和宗教迫害。他们的儿子华惠棋在维护家庭教会权益的过程中曾多次被警方拘留,遭殴打和威胁。2002年,双淑英目睹自己北京的家为迎奥运被当局强拆。此后,她家先后8次搬迁。

在北京女子监狱,双淑英是最年长的囚犯,但她并没有因此免遭殴打甚至电击。她患有糖尿病、高血压和关节炎,但狱方拒绝她保外就医的要求。2008年华再臣说,双淑英服刑期间因被虐待导致双目几乎完全失明。

以下是双淑英关於她在监狱遭虐待的自述。


我的狱中生活

双淑英中国人权讲述其经历
2009年2月8日

我刚刚进监狱时,在女子监狱的十一监区。当北京市公安局来人问话,问我服不服时,我说不服。

在被审问时, 要坐直了,歪一点儿,就“啪”的一巴掌打过来。打我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女管教,还有一个姓杨的五十多岁的女管教在场。我的屁股上长了一个疙瘩, 坐在椅子上很难受,但我只要稍微移动,她们就对我又掐又拧,我手臂上现在还有烙印。

后来,她们一起把我身上的衣服给扒光,把我放在一个大厅里。杨管教对我说:就是要亮一亮你的老皮,老骚皮。

在审问时,当蚊子叮我的脸,我用手扇动一下时,那个三十多岁的管教叫我不要乱动。我解释也不许。她就说:“在哪儿,我怎么没看见?”,借机往我脸上打一嘴巴。

我被她们打了,还不允许我跟儿子说挨打的事,她们说:“等你儿子探你时,你别胡说八道;如果你胡说,就停止家人接见。你要是不服的话,就给你‘蹲小号’,里面夏天暖,冬天凉”。随后,她们把我带到“小号”参观。“小号”很小,人在里面站不起来,坐不下,吃喝拉撒都在里面。从那,我根本不敢跟我儿子说里面她们怎么打我的事,害怕她们让我“蹲小号”。

我和七个犯人同牢房。有时我半夜睡觉时,杨管教把我叫醒,说我睡觉打呼噜,不让我睡觉了。我说:“没有呀”,她不允许我顶嘴。有一天同牢房的犯人打我,我质问:为什么打人?杨管教在旁边说:“嘿,打你还是轻的,你不用问她,她打你就是我们指挥的”。

有一天杨管教说:“你不是不服吗?同牢这里有七个人,轮流跟你熬,不给你熬死,咱还不算事”。后来,等到放风时,看见楼上楼下很多人,我对着放风的人群说:“咱们乡亲们,我们屋里有7个人,她们要是把我折磨死,你们听着,别忘了,等你们出去,给我们家人传信儿”。

杨管教气冲冲地,拿着电棒就往我身体电击。

后来,我被转到在女子监狱的九监区时,情况才慢慢好转起来。

(完)

中国人权:双淑英出狱后随即到北京电力医院探望病重的老伴华再臣。她说:“我老伴根本不认识我了。他这几年挂念我和家人,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如欲了解更多有关双淑英华惠棋的消息,请参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