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上海访民自述被关“黑监狱”和家庭养殖场遭强拆经历

2010年03月18日

上海访民沈佩兰撰文致中国人权,讲述自己在“三八”国际妇女节和全国“两会”期间遭侮辱和关押以及其家庭养殖场遭强拆的经历(其文附后)。

沈佩兰於3月7日在北京被警察绑架,随后被押送回上海并被拘禁在一家宾馆(实则是“黑监狱”)8天。她被关押期间正值一年一度的中国“两会”在北京召开。

沈佩兰说,她被马桥镇信访办的工作人员拘禁8天,在律师的帮助下於3月16日获释。她获释后,发现她家坐落於马桥镇的蜗牛养殖场所在地及其房屋已被当地政府在同日上午夷为平地。目击者告诉她,当时大约200名警察和10辆警车实施了强拆。租住在养殖场内的农民工房客被强行赶离现场,其生活用品和各种财产被毁损殆尽。沈佩兰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在该处养殖蜗牛,2003年马桥镇政府勾结开发商欲强迫沈佩兰同意他们提前拆除并不属於拆迁范围的该养殖场,被沈佩兰拒绝后,养殖场先是被停水停电、后被放火焚烧并遭到暴徒捣毁,蜗牛养殖业也被迫终止。无奈之下,她只有将养殖场房屋临时租给农民工居住。

沈佩兰是在今年“两会”期间被当局关押、骚扰和监视的众多维权人士之一。自从2003年其拒绝拆迁而随之遭到打压后,她就开始上访抗议,并积极声援其他访民,因而屡遭关押、殴打和骚扰,2009年“六四”20周年期间,她曾被拘禁在“黑监狱”25天。

附:

 

“三八”国际妇女节与中央“两会”期间我的遭遇
沈佩兰

温家宝总理在全国人大会议上的“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让社会更加公正、更加和谐”等话语,听了似能温暖人心,可是中央的“两会”还没结束,正是3月8日的“三八”国际妇女节,那天我却遭受了人生以来最大的侮辱,这是对我最刻骨铭心的、无法忍受的耻辱!

2010年3月7日,我正常地在北京住宿地附近的点心店吃早点时,被上海警察无缘无故地把我抓回北京南站救济站,傍晚坐T103次火车的餐车被送回上海,一起回上海的共有40多人。

3月8日中午抵达上海站,然后我们被停留在火车站的两辆中巴车,直接强制性地送入付春路的“上海市救济站”内。大约过了15分钟,我被闵行区信访办接访人员朱梦生用奥迪车送到了闵行区信访办。当汽车到达闵行区信访办时,马桥镇信访办的车早已等候在区信访办的门口了,为首的就是马桥镇信访办人员王磊峰,有4人是马桥镇城管人员,一个是司机。他们的年龄分别在30岁左右,都是男性。他们要我上他们的车。上车后,他们把我夹坐在他们的中间。不久,王磊峰下命令要那些城管抢我的手机,然后把我绑架到了松江区车墩镇“乡港宾馆”。他们命令我下车,我拒绝下车,这些人就一拥而上把我强拉出汽车。他们把我扛头扛脚五马分尸似的扛进乡港宾馆内,把我的裤子内裤都拖了下来,上衣外套也都被拖下来,我在光天化日之下,是被半裸体在众目睽睽下抬进乡港宾馆的大堂内,无人出来同情与搭救我。最后他们把我扛进该宾馆的509房间内,还派了马桥镇居委会主任何六妹和退休人员焦玉琪看守我。

我受到如此的侮辱与伤害,心里十分痛苦!最具讽刺意义的是:这天正是“三八”国际妇女节,是全世界我们妇女的节日,然而就在这一天我却遭受了马桥镇信访办的人对我施加的令人无法忍受的侮辱!这不光是我个人的耻辱,也是对我们全国所有妇女的侮辱!《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章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但气人的是:这又涉及到“组织犯罪”的定义,由於我是个普通老百姓中的受害人,根本无法追究这些有“组织”背景的人的犯罪,难道这能算是“法治社会”吗?

3月16日,中央的“两会”刚结束不久,更可笑的是温家宝总理在记者招待会的声音还在电视上一再回放:“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我万万没想到就在这天,他们趁我还在宾馆被关着,丈夫和儿子又正在市区时,闵行区政府联手马桥镇政府趁虚而入,还动用了200多名警察与10多辆警车,在我和家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我经营20多年的养殖场(养殖经营蜗牛)偷偷铲为平地,成了一堆废墟。由於养殖场设施在前几年被他们破坏,不能再养殖了,现在养殖场房屋租赁给了农民工,农民工挣钱很辛苦,他们挣的钱上沾满了淌下的汗水。当养殖场遭强拆的时候,这些房客被赶出来,手机被屏蔽,不让他们和我们家人联系,而且他们的各种生活用品,以及钱财、摩托车等物品都被埋在废墟下。我的丈夫和儿子从市区赶回家的时候,房屋已是一片废墟,强拆前后时间不到半个小时。后来我听目击者说,警察把守着通往我家养殖场四面的路口,任何人不得入内,该行政侵权行为才得以得逞。

另一方面,就在这天下午的16时左右,我的丈夫带领律师找到了我被囚禁的地方,经律师报警后,松江区的110出警后把我营救出来。丈夫万分痛苦地告诉我:“我们经营了半辈子的养殖场已被强拆了!就是今天上午”。这使我的肺都要气得爆炸了,我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找他们这些腐败贪官来算账!要像张耀龙夫妇一样与他们同归於尽!当时我心情很激动,后来在律师和朋友的劝说安慰下,我才慢慢地平静下来。好多人一直关注我,朋友都纷纷来电问候并关心与安慰我,使我感到有一种亲情与友情力量的鼓舞,这几天以来心情似乎也好多了。

现在我要说:我的恨是咬牙切齿的!又在想:尽管在一党独裁下,可以权大於法,有法不依,但我仍准备拿起法律的武器要和黑社会式的、有组织的地方邪恶势力斗争到底!

在阐述遭遇侵犯人身权利和丧失私人财产痛苦经历的同时,再次对所有关心我的朋友们表示感谢!

 


关於沈佩兰的更多信息,请见: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