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讨还公道

2011年07月20日

跪吧跪吧,跪不是罪 2009年12月28日摄于北京市高级法院门前。杜斌 摄

摄影者的话:这位上访者跪在法院门前,希望能打动法官听她诉说冤情,但法官就像法院门前执勤的这两名警察一样对其视若无睹。

艾未未嘉定马陆“河蟹”大会 2010年11月7日摄于上海。马亚莲 摄

编者注:2007年,国际知名的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受上海当局之邀在上海北部的嘉定区兴建这座楼作为工作室。2010年9月,政府下令拆除这座耗资700万人民币新建的工作室,称该建筑是“违章建筑”。艾未未认为,此举是为了惩罚他为2008年四川地震受害者进行的一系列活动。为此,艾未未在11月7日举办了一场“河蟹大会”来“纪念这座建筑的生与死”。中国当局近年来宣称要“建构和谐社会”,“河蟹”是用谐音对此进行讽刺。北京当局软禁了艾未未,使其不能参加“河蟹大会”,但“河蟹大会”如期举行,各地网友、访民近千人参加,国保便衣也混入其中。艾未未的工作室于2011年1月1日被强拆。2011年4月3日,艾未未被当局拘留,6月22日获释,取保候审期为1年。当局说他因“认罪态度好”而获释。6月23日,中国外交部一位发言人说,没有官方许可艾未未不能离开北京。

母爱 2011年2月11日摄于河南省新蔡县人民法院。 公民记者 摄

维权人士的话:当关押艾滋病患者权益活动人士田喜的囚车准备开出法庭时,田喜的母亲冲上去,用身躯挡住警车,不允许他们带走儿子。田喜的母亲说:“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要上诉,坚决上诉。

编者注:24岁的田喜是河南的艾滋病维权人士。他9岁时在新蔡第一人民医院输血时感染了艾滋病和肝炎。田喜为获赔偿上访数年。2009年8月,田喜找该院院长要求赔偿,院长称医院不管,起身离开,田喜一怒之下砸了一些办公设备。2011年2月11日,田喜被以“故意破坏财物罪”判刑1年。他于2011年4月22日提起上诉,河南省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1990年代,河南省大量的非法卖血和输血导致艾滋病蔓延。河南省官员估计,至2010年底,该省累计感染人数将近5万,但非官方估计,该省1990年代感染艾滋病的人数达数十万。

“我要立案” 2011年1月12日摄于上海浦东法院前。詹医生 摄]

摄影者的话:1月12日下午,上海5 0多名访民在浦东法院前参加“我要立案”活动。该活动由上海维权活跃人士、从事法律普及的冯正虎发起。冯正虎记录了47位上海公民向16家上海法院递交的158件案件,而这些法院对这些案件不受理、不裁决、不作为累计已长达111,357天。在“我要立案”活动举行当天,访民们经过安检进入法院立案厅要求立案。立案厅窗口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看到访民进来后,大多纷纷离去,拒绝接待他们,其中一人甚至还扬言要殴打访民。有工作人员见此情景怕影响他人立案,叫出了领导,由领导“调解”,把访民带离立案厅来到信访处。访民的要求立案活动变成了信访。

维权人士倪玉兰在烛光下看电脑 2011年1月1日摄于北京。董继勤摄

摄影者的话:我们的家已经被强拆。我的妻子倪玉兰2010年4月14日出狱时,我们被迫流落街头。两个月后,在维权人士的声援下,北京西城分局警察只好把我们带往御鑫宫宾馆1018房间暂住。此后,警察多次要求我们搬离,遭我们拒绝。从2010年12月20日开始,宾馆对我们断电、断水、断网至今。此照片是倪玉兰在临时居住的旅馆内看信件。电脑充一次电只能用两个小时,晚间靠点蜡烛看电脑。

编者注:2002年,倪玉兰因拍摄强拆现场遭警察殴打,并被拘留75天。之后,倪玉兰开始上访。同年11月,她被以“妨害公务罪”判刑1年;2004年7月至2006年3月,她失去人身自由597天;2008年底,在她的家被强拆之后,她又被以“妨害公务罪”判处2年有期徒刑。她在监狱多次遭毒打和酷刑,因而失去了行走能力。2010年4月出狱后,倪玉兰和董继勤成为无家可归者,在北京的一个公园搭帐篷居住,吸引了许多人围观,成为政府打压维权人士的典型。2011年4月7日,倪玉兰夫妇双双被拘留,倪玉兰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至截稿时,没有董继勤的任何消息。

为入狱的女儿段春芳喊冤 2009年10月23日摄于上海闵行区法院外。金月花 摄

编者注:2009年10月23日,上海市闵行区法院开庭,判处上访人士段春芳有期徒刑1年半。判决之后,段春芳的母亲胡小妹向路人喊冤。

段春芳一直在为2007年因在劳教期间被殴打虐待致死的哥哥段惠民上访。2000年,段春芳的住房遭政府强拆后,她与失去工作的哥哥段惠民一起开始上访。2006年11月3日,在北京上访期间,段惠民被10余名上海驻京办截访人员打伤,回上海后被当局判劳教13个月。被押期间,他病情加重。同年12月31日,当局决定对段惠民所外执行劳教。在被当局送回家的路上,段惠民请求将他送医院治疗,但遭拒绝,并被扔在马路上。段惠民在家人将他接回家两天后去世。2009年6月23日,段春芳遭10多名警察围殴,多处受伤。之后,当局反而指控她殴打警察,并以“妨碍公务罪”判处她1年半徒刑。段春芳于2011年刑满获释。

醒目标语表愤怒 2009年10月28日摄于浙江省杭州江干区太平门直街三新家园小区。士师 摄

摄影者的话:2009年10月28日,浙江省杭州江干区太平门直街三新家园小区朝向马路一侧的阳台,几乎家家户户都悬挂了红底黄字的横幅标语。这些标语在朝阳下显得分外醒目,极为壮观和震撼!三新家园社区为拆迁安置房,小区业主均为杭州市江干区三叉村村民。因为城市化发展,村民们原来居住的房屋田地被改造成了社区和商业街。但是村干部在发放拆迁安置款时有严重贪污行为,村务未能公开透明。这些横幅标语表达了村民的愤慨。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该社区离江干区人民法院仅100米远,离江干区人民政府仅200米远。如此众多显眼的横幅挂了整整一个月,却没人出面为村民们主持公道;相反,却发生了村干部动用黑社会手段,殴打在村委会门口聚集静坐的村民的事情。朗朗乾坤,光天化日,在“人民政府”的眼皮底下,这种暴力行为居然能堂而皇之地发生!人们要问:在中国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我不是专职摄影师,连业余摄影爱好者都算不上,但我是一个中国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我本能地用手机记录下这个场景,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让更多不明真相的老百姓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怎么样的政府。我把这些照片发给你们,当然不是希望获奖,只是想有一个渠道让更多的人了解事实真相。

父亲上访被殴致死 儿子书写横幅抗议 2011年3月摄于广东东莞长安镇。中国劳工通讯 摄

摄影者的话:照片中的抗议横幅是由李根基的儿子书写的。2010年2月22日,当86岁的李根基试图向前来视察的市委书记陈情时遭地方警察殴打。李根基在脑部受伤27天后死亡。他因拆迁后房屋面积与邻居产生纠纷,结果邻居受腐败当局的偏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