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家毁园失

2011年07月20日

时间是见证者   2009年4月摄于西安市新城区。刘维夫 摄

摄影者的话:时间是见证者,昔日的民乐园早已没有了民,没有了乐。作品对比了同一地点拆迁前(4月)和拆迁后(10月)的情况,是棚户区人们目前生活状态之无奈的真实写照。

时间是见证者   2009年4月摄于西安市新城区。刘维夫 摄

时间是见证者   2009年4月摄于西安市新城区。刘维夫 摄

时间是见证者   2009年4月摄于西安市新城区。刘维夫 摄

上海闵行区政府强拆养殖场   2010年3月16日摄于沈佩兰的养殖场。 沈佩兰 摄

摄影者的话:上海闵行区政府在2010年3月16日将我关进一家旅馆的房间里。之后,200多警察开着10多辆警车加上拆迁人员,将我经营了20多年的养殖场铲为平地,留下了一片废墟。在养殖场遭强拆的过程中,拆迁人员将屋内房客赶出来,并把他们的生活用品,包括钱,甚至摩托车等物品埋在废墟里。整个强拆过程不到半小时。

编者注: 欲了解更多有关沈佩兰的消息,请见“上海访民自述被关“黑监狱”和家庭养殖场遭强拆经历”。

垃圾成灾   2010年10月11日摄于广东省茂名市。陈振东 摄

摄影者的话:广东省茂名市高州县根子镇东风街道尽头的木花桥头旁边,地方政府肆意倾倒垃圾,堵塞河流,造成水灾,毁坏田园菜场,污染附近居民地下饮用水源。当地民众多次向高州环保局投诉,但是这些腐败官僚们不但置之不理,还对维权民众恐吓与打压,动用根子镇派出所警察进行无休止的威胁,甚至用非人道手段进行报复。

本人曾到环保局告他们,想不到他们找一些由头,把本人扔进高州市一所大牢关押3个多月;家人给了他们12万人民币红包才勉强让我出来。可怜家里老人嘴皮磨破,田园被毁,还要受一肚子冤屈。30米的河道现在只剩几米,几十里河床尽是垃圾,水患将至,谁来可怜这镇上的老百姓啊!

地球上最大垃圾掩埋场中的葬礼   2004年7月16日摄于河南省沉丘县黄孟营村。杜斌 摄

摄影者的话:在一个位于淮河上游的小村庄,一位因水污染患癌症而死的男子正被下葬。这名男子仅是该村上百名非正常死亡的农民之一,其家人试图以受害者的葬礼来引起当局对经济畸形发展所造成灾难的关注。死者的一位亲属说:“每家都有人病了。”中国中部数以千计的工厂把淮河当成巨大的排污口,沿河两岸1.5亿人面临水源短缺和饮水困难,很多村民因饮用受污染的水患上各种病症,死亡人数不断增多,而掌权者却没有对治理污染问题采取有效的措施。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