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警察国家

2011年07月21日

拿国家工资的我家“看门人”   2010年10月30日摄于上海。 金月花 摄

摄影者的话:上海市闵行区当局把我家变成了监狱。监控人员一天24小时监视我,不让我到北京上访。

编者注:2000年,闵行区当局将金月花的居住房和营业房全部铲平,却没有给予足够的赔偿。从此,金月花开始了上访生涯,成为一位维权活跃人士。她到各级地方政府和北京上访,还帮助其他上访人士起草和登记案件,为从外地到北京的访民提供食物。每当“敏感”时期到来,她总是被当局置于24小时监控之下。比如,在2010年5月开幕的上海世博会之前几个月,她就被当局监控起来了。

我家门前的警察   2010年2月19日摄于上海。 金月花 摄

摄影者的话:社会保安人员在我家门外24小时监控。

编者注:当地公安局常雇佣附近的下岗人员来实行监视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