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滕州监狱服刑人员的悲惨生活

2011年11月16日

我因报导山东省滕州市委、市政府豪华办公大楼而获刑四年。2008年8月8日关押至滕州监狱后,亲身经历及目睹的种种监狱服刑人员的生存环境之恶劣,令人心悸。

山东省滕州监狱原是一家地方小煤窖,由于资源枯竭,煤层较低,生存难以为继,1983年“严打”期间交给监狱经营,因为犯人是廉价的劳动力。

滕州监狱是山东省28座监狱中规模较大的监狱,共关押4800余名服刑人员。

监狱接管后,由于舍不得投入,生产方式基本处于原始状态,掘进采煤工作面全靠犯人一锨一锨地平,劳动强度之大,环境之苦,大家完全可以参考上世纪20年代中国劳工在日本采矿挖煤的“惨状”。

我第一次到12702掘进工作面干活时看到,由于巷道内温度高,干活的犯人大多赤身裸体地劳作,除了两个眼睛和牙齿外,全身上下则全是黑黑的泥水,根本看不出谁是谁。

由于长期在这种环境下出苦力,而监狱方面又不提供口罩等防护用品,不少犯人患上了严重的肺尘病,生命垂危。30多岁的刘美强1.80米以上的个子,家在山东省胶南市,由于入狱后一直在井下劳动,肺里的煤尘已经积满,2008年就开始出现胸闷、气短、呼吸困难等症状,躺在床上睡觉呼吸都很艰难,每走一步路都大汗淋漓。他说这种情况只能等死了。

邱泗水由于眼有残疾,视力不好,2008年5月份,在井下劳动中不幸把右胳膊挤断,被其他服刑人员紧急送上井后,监区狱警都不让去医院救治,而是被抬进宿舍,原因是胳膊断了,属于重伤事故——这样的事故监狱知道后,会以重伤事故处理并扣罚狱警工资奖金。为了规避扣罚,狱警告诉邱泗水,写一份证明,就说是因为不小心在监区下楼梯时摔倒,自己摔断的,否则,别想去医院救治。

邱泗水怎么也想不通,明明是在井下干活时断的,怎么能写成自己不小心摔断的呢?就这样僵持了一夜,后来疼得实在没办法,其他服刑人员也劝他“先治伤要紧”,这才写下了自己摔伤的证明。但由于治疗不及时,邱泗水的胳膊已基本残疾。

2009年4月3日,26岁的服刑人员李扬在井下劳动时不慎右脚被砸伤,整个脚面肿得像馒头一样高,像一触即破的样子。第二天,他向狱警请假时,狱警刘焕永不但不问问如何砸伤、伤情如何,却冷冷地说:“你这伤,不会是自己故意砸伤的吧?不会是自伤自残吧?”李扬说:“听了刘焕永这话,我当时泪都掉了下来,差点没晕过去,这是人说的话吗?”

胶靴是煤矿工人的劳动保护,但在山东省滕州监狱,下井服刑人员每年才发一双胶靴,而且质量低劣。许多服刑人员下井每天都走六七十里路才能到达作业现场,而且爬坡登崖,磨损十分严重,一双胶靴三四个月就坏掉。这种情况,监狱不管不问。为了不光脚下井干活,许多服刑人员不得不向家中写信要钱买胶靴。41岁的吉林籍服刑人员张晶,2009年3月底胶靴破得实在不能穿了,自己又没钱买,只好去找监区负责人刘焕永解决。刘焕永一听便说:“给家里联系寄钱买。”张晶说:“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每天给监狱出苦力挖煤,监狱却连双胶靴都不给解决,太法西斯了。”

令人发指的还不仅这些,据了解,自2008年12月8日至2009年4月21日,这个监狱就死亡5人,另外一人自杀未遂。

(1)2008年12月8日,16监区犯人张青因病饿死在监狱医院。

(2)2009年初(时间、姓名、监区不详)一犯人在井下劳动中因出现安全事故死亡,监区为逃避责任,对外声称因心脏病死亡。

(3)2009年3月,6监区一王姓犯人在储藏室上吊自杀身亡。

(4)2009年4月,9监区新疆维吾尔族服刑人员艾孜孜·土尔逊因病卧床三天无人过问,死亡。

(5)2009年4月,3监区犯人孙思森因不堪忍受监狱生活,吞食钥匙一串自杀,未遂。

(6)2009年4月,3监区朝鲜籍犯人金英文因痔疮手术失败死亡。

这就是山东省滕州监狱服刑人员的生存现状——而这只是其“冰山一角”。

本文原载于大纪元网站;本刊对原文做了编辑。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