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书评: 看守所杂记 (江棋生)

2011年11月16日

看守所杂记
(英译本书名:《我的监狱生活:一位中国政治异议人士的回忆录》)
作者 江棋生
书评 梅兆赞

黎安友教授撰写序言总是很精彩并富于同情心。他在为本书所写的序言中说:“通过这本书,英文读者会交上一位新朋友。” 他指出,江棋生是一位“个性鲜明、对原则有着强烈自我意识的人。” 确实如此。不过,黎安友教授没有提到的是,在与当局的多年博弈中,江棋生可能是个十分棘手的人。但对一个落入世界上最无情的安全警察手中的人来说,这却也是一件好事。我觉得我不仅已成他的朋友,甚至希望——如果我曾跟他一起在中国坐牢,或许也能像他一样。

江棋生的这本书,并没有像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一审时递交的《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那样激发人心,给人以向上的希望和振奋。刘晓波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有期徒刑,江棋生则于1999年因同一罪名被投入监狱。但江棋生是另类英雄:他真理在握、咬紧牙关、舌战警方,绝不对在民主制下无罪的事情做丝毫认罪的妥协。

为纪念天安门屠杀十周年,江棋生写了《点燃万千烛光,共祭六四英魂》一文,并广为传播。为此他被判刑4年。2003年,他刑满获释。走出监狱当天,江棋生被告知,他不能与前来接他的妻子和朋友一起回家,得由警车送他回去。为此,江棋生勃然大怒,对着那名资深警察说:“脑子进水了吗?我在监狱里一年365天,天天思念的是家人和朋友。我可从来没有挂念过你们公安局和派出所。告诉你们上头,就算我的家人不能来接我,我也不坐你们的警车,我宁可走着回家。” 当时中国正流行萨斯病,当局试图控制消息外泄。这时,另一名警察向江棋生保证:“我们这也是为你好。我们送你回家用的是彻底消过毒的高档车。” 这时,江棋生的良心和大脑比平时转得更快,马上答道:“4年前,我被逮捕的时侯别无选择,必须坐警车。但现在我已经恢复人身自由了,难道连坐什么车回家的自由都没有了?”说完,他就要把换好的衣服脱掉。我敢肯定,他宁可再坐4年牢也不会坐警车回家。

那名警察赶紧说:“江老师别生气,别生气,你就坐你朋友的车回去吧。不过,你能不能到了家不要接电话?……怕你会说错话。”江棋生火冒三丈,愤怒地说:“我在家里接不接电话,你们管得着吗?”经过一番交锋后,大获全胜。江棋生说:“他们愣了愣神,没再说话。”

江棋生所在的监狱,在押人员都被要求双手抱头蹲下做有罪状,一蹲就是几个小时,还要成天背诵《监所规则》。江棋生对狱警说,“《罪犯改造行为规范》有58条,你给我说说,中间哪一条规定蹲下要抱头?!”狱警说:“江棋生,你要较劲? ! ”江答道: “我不想较劲。只是抱头这事我做不出来。”他就是没那么做。

如同江棋生在书中生动展示的,中国的监狱是很可怕的,虽然恶劣程度有所不同。他记录了很多细节:因为便秘,两个囚犯背对背蹲在同一个茅坑上;厕所手纸短缺、糟糕的食物,还有因为不准在暖气片上烘衣服,到处都是湿衣服散发的臭气。两个人,有时甚至三个人,必须睡一个单人铺位上。他写道:“在共产党领导下,真是什么样的“人间奇迹”都能制造出来!”

监狱的囚犯很钦佩江棋生的政治行为。他们拿出自己最好的衣服,包括领带,让他穿戴着去出席审判。他告诉他们,在“六四”天安门事件10周年那天,他静默了3小时,在他为狱友背诵了《点燃万千烛光,共祭六四英魂》一文后,一位狱友说:“老师,出去以后就跟您当政治犯,行不?”

监狱中腐败盛行,凸显在道德和经济两方面。每天早晨囚犯从他们铺位上把破烂发臭的被子叠好,藏到看不到的地方,然后再放上没有用过的干净被子,以便给前来参观的人留下一个好印象。(记得1972年文革期间,我参观学校和工厂也是这样。我们多数都被蒙蔽了。)囚犯被允许用看守所自行印制的代币券,购买香烟和其它“奢侈品”。看守卖这些东西利润极高。“例如,一包‘威龙’烟市场价不到2元,劳动号竟以50元出手。其暴利为倒卖海洛因所望尘莫及!”江棋生说,有人告诉他一个管教一个月就能赚2000余元。

在1999年的庭审中,在等了很长时间之后,江棋生作了无罪陈述;就像刘晓波的一样:这是对文字的审判,典型的“文字狱”。庭审中,下面突然响起一阵掌声,是他的妻子。她为此被驱出法庭,这给他书面指控增加了一条新的罪状。他这样评价自己妻子的掌声:“法庭上响起的一个娇弱女子的掌声,比起人民大会堂中所谓‘雷鸣般的掌声’,其含金量要大多了。”当他必须在确认他有罪的文件上签名时,他总是加上一条投诉:申明自己政治上的合法权益遭到侵犯;他知道这将出现在有官方签名和印章的同一页上。

和他一起的囚犯也难当他犀利的辩才:一名法轮功修炼者进来时,江棋生对他印象不错,但也让他的日子不好过。于是,他们同意把彼此不同的看法列出来但不进行讨论。江棋生十分小心地列出他们对进化论的不同看法,例如,月亮的起源、打坐和法轮功修炼的功效等。同室囚犯中有两个杀人嫌犯,一个曾用锯条锯开受害者的身体。江棋生迫使他解释为什么这样做。

江棋生是个相当独特的人。如林培瑞教授所说,他帮助起草了《零八宪章》,但却没有联署
与刘晓波共担罪责的集体声明。江棋生说:“为什么要自愿去坐牢呢?”从另一方面来说,刘晓波对《零八宪章》做了一些修改工作,鼓励大家
去签名,结果被送进监狱。在当局表扬他没有签名时,江棋生冲口而出:“这不是向当局靠拢,恰恰相反,是为了继续进行最大限度的抗争。”

林培瑞在他精彩的介绍中,讲述了江棋生1991年第一次从监狱获释回家的情形:他弟弟求他不要再抗争了,江棋生回答说:“如果我听你的话,照你的做,那么其他人就要来做我不再做的事情。但是,如果那个人也有个弟弟,也这样劝他,他也听了,那么还有谁来做这些事情呢?”

这是对高风亮节的英雄主义所作出的一个独特的、质朴的、淋漓尽致的、令人信服的和痛苦的描述。读者看后会反复自问,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一个野蛮、非法、丑恶的国度里,他们能做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