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关于本期

2012年12月21日

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完成了十年一次的权力交接。离任的总书记胡锦涛在他的政治报告中,为接任的习近平治理中国开出了一付药方:中共绝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这也就是说,维持现状,绝不搞什么政治改革。

本期《中国人权论坛》的内容,给读者提供了一个机会来纵观中共新领导班子接手治理的这个国家的现状。这是一个用安保体制和审查手段进行天价维稳的国家;与此同时,中国的网络、尤其是微博迅速扩展,在与官方审查监控的较量中开始占据上风,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把中国老百姓以及他们与外部世界紧密地连接起来。中国的年轻人,特别是待遇优、学历高的“90后”一代人,日益积极地从事公民行动,打破了他们以往给人的娇生惯养、自我中心和物质第一的印象。

本期第一部分“权力交接、社会控制和公民行动”,从三个角度考察了国内现状。未来十年,习近平有可能按胡锦涛给出的药方治国吗(高文谦:《戴着镣铐跳舞》)

——评习近平和中共十八大》)?天价维稳真能让这个国家更稳定吗(何清涟:《中国维稳面临的财政压力》)?这种维稳可持续吗?近年来,中国公民行动的最新动向是什么?范围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样的公民行动究竟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力(慕亦仁:《公民行动的兴起》)?

第二部分“公民的责任与挑战”,探讨了中国公民在建立开放社会和共同未来时所面临的挑战:中国民间反对力量所缺乏的一些要素——组织、道义凝聚力、自由主义思想资源等(刘晓波:《中国民间反对派的贫困》);网络审查新时代的机遇与挑战(北风:《中国互联网审查重心转向微博》);运用法律战胜不合法的权力(郑建伟:《把权力关进法律的笼子需要公民监督行动》);以及人在社会中的最基本权利——选择权(蒋无忌:《多元化的价值评价体系和我们选择的权利——从《零八宪章》所想到的》)。

第三部分“来自中国的好消息”,汇集了一组中国公民组织并联合起来抗争的感人故事:有给维权人士提供具体帮助和支持的(《鸟儿飞出笼子——帮助陈光诚获得自由》、慕亦仁:《当艾未未的债主》);有为土地维权斗争的(《乌坎——村民为土地而抗争》);有为确保环境安全抗争的(《什邡:公民选择环保优于工作许诺》和《启东:民众对工业废水说不》);有帮助艾滋病受害者的(《艾滋病患寻求赔偿、加入维权行列》);有帮助寻找被拐儿童的(《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有要求对过去的迫害行为问责并要求尊重人权的(《传递“六四”火炬——不忘问责过去,力争民主未来》)。

本期“文化之角”刊登了多篇书评:评有关中国大饥荒的三本重要的书(盖思德:《中国屠杀场》);评有关刘晓波、《零八宪章》和中国政改的文集(黎安友);评一本关于毛泽东的新传记(梅兆赞);评英文版的韩寒博文集(梅兆赞)。另外,还有介绍在北京举行的一场实验音乐会(严力:《听觉的新鲜经历》)。

本期作者所表达的各种不同的声音,显然提出了一个重大问题:中共领导人能不能将现状再维持十年?要做到这一点,就要阻挡中国的未来,而这个未来正在由公民凭借互联网的力量塑造建构起来,它不仅把公民更紧密地联系起来,而且把公民与人权的普世价值、自由流通的信息更紧密地联系起来。可是,中国的未来能阻挡得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