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刘贤斌

——晓波写过一篇文章《超越始于恐惧》,承认恐惧,并进一步论证人类为了摆脱恐惧,才去超越的,没有恐惧,人类就只能平庸。中华民族自“六四”后真是被恐惧魇住了。如今这个“丧魂失魄”的民族什么都有了,就是没有“胆”了。这一点,正是刘晓波存在的历史意义。
——有一批人始终怀揣八九信念,31年来痴痴以求,竟致大部分时间陷身牢狱。这批人是八九精神的守望者,是八九民主运动传承在这片土地的灵魂,也是六四英烈忠实的守墓人,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八九守灵人。谨向陈西、刘贤斌等八九守灵人致以崇高敬礼!
中国正在成为这个世界的噩梦。愿主基督在中国的教会,能以忍耐、信心、怜悯和勇气,在恩惠的福音里,陪伴未来的社会转型。我和教会的长老们,绝不介入和从事任何政治活动,绝不惧怕任何政治势力的淫威,也绝不回避对任何政治罪恶的指控。
我坚信这首诗会作为永恒的证词,载入六四大屠杀之后的中国文学史。可作为流亡者,我的坚持并没有帮助他走出监狱。后来,更致命的灾难像李必丰诗中的雪,覆盖了全中国。更多的朋友进去了,仅仅故乡四川,就有刘贤斌、黄琦、陈卫、陈兵等等。
在我所有经历过二十九年前那场运动,现在还依然走在这条艰难的路上的兄弟中,刘贤斌被公认为是最为淳朴的一个。他不是那种善于言谈表达自己的人,也不是可以用热情感染周围的世界的人。他其实相当内向腼腆,并不善于交际。接触过他的人,都记得他的憨厚的笑,和羞涩的问候。你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人,在共产党的眼里,居然,也是国家的敌人。
因为坚持自己的政治观点而流亡海外,并终老他乡的刘宾雁先生,是中国文人最优秀的代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刘宾雁先生把倒塌破碎的中国良知重新扶起,为实现公平正义,向贪腐强权发起不懈的顽强冲击,展现了中国文人壮丽卓绝的精神风骨。
胡石根博学、敦厚和坚韧。在他的身上,融合了知识分子的谦和睿智和革命家的执着勇毅,在他知行合一推进民主的道路上,从未听到他“廉颇老矣”的慨叹,反而总透出少年才有的热忱。在709大抓捕中,胡石根获刑最重,当他满头白发站立在中共的法庭上慷慨陈词地“认罪”,我突然觉得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亏欠他太多,为了每一个中国人都可以自由地有尊严地生活,他付出了自己的所有。
健康权和生命权是公民享有的天然权利,也是最基本的人权。现在中共的监狱里,还有王炳章、陈西、朱虞夫、吕耿松、陈树庆、陈卫、刘贤斌、郭飞雄、伊力哈木、张海涛等等。请给他们多一点关怀吧,他们是最黑暗的长夜里的一盏盏灯火,燃烧着自己,给我们的却是光明和温暖。
鉴于近年来屡屡发生狱中良心犯在被羁押期间不明原因的去逝,或者直到生命奄奄一息之时才被保外就医,民间有必要建立起问责机制,从追踪个案开始,调查、了解良心犯在监狱里的生存状况和身体健康状况,再也不能无视狱中良心犯们的健康和生命安危。
订阅 刘贤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