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全璋

New!
——我们要感谢王全璋律师的勇敢和执着,他仍然在为人权事业而抗争。说出罪恶是实现正义的第一步。同时我想要再次强调,罪恶不仅在于它发生了,而且在于它每天重复地发生。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大地,无数的看守所、审讯室、监狱、劳改农场和黑监狱里,时时刻刻都在发生酷刑。
New!
——强权能夺去他们父子相处的5年,却不能夺去二人之间的连系。王全璋被抓走,也让儿子留下永久的阴影,“我离开房子的时候,我的孩子会非常担心会不会被抓走,时间长了,他会问他的妈妈,爸爸是不是被带走。”这样让王全璋很内疚。
——审判案件的法官,他们在过程中明目张胆地去违法,这样的作法实在让人无法接受。这样的情形不只发生在我的案件上。既然中国在讲全面依法治国,那首先他们就不能滥用权力。他们不应该一方面扩大权力,一方面又公开宣称限制公权力。这是很可笑的事情。
“709”人权律师王全璋服刑期满出狱后被送到济南遭强制“隔离检疫”,但14天隔离期满后仍不能回京与妻儿团聚。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发微信说,4月23日上午她到圣井派出所问警察:“是谁不让王全璋回北京?”警察说原因很多,在北京不利于他改造,并说“王全璋被剥夺政治权利5年,说白了,王全璋还算是在服刑”。警察还对王全秀说:“你们在网上发些东西对他不利”。 王全璋姐姐的微信内容如下 : 我陪着全璋2天了。弟妹文足和侄子泉泉眼巴巴的在北京盼着,我一想起来就揪心的疼。 今天上午,我到圣井派出所,想找所长问清楚:是谁不让王全璋回北京? 我跟值班的警察说明来意后,他就说向领导汇报。我等了半小时,所长没来,...
12月5日,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将于12月9-10日在广州举办“世界律师大会”之际,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特对此次会议发表声明,指出:一、会议的中文名称“世界律师大会”与英文名称“Global Lawyers Forum”不相称,抢走本属于“World Bar Conference”的中译名称,有鱼目混珠、掠人之美乃至欺世盗名之嫌;二、在国际上业已存在多个律师界的会议之情形下,另起炉灶兴办这样一个会议,毫无必要;三、中国的律协有着鲜明的官方、半官方性质,兴办这样一个会议难免名不正言不顺之嫌;四、会议主题设置为无关痛痒的微观和技术层次上的“科技进步与法律服务”避重就轻,回避中国宪政、...
你们有责任和义务向邀请你们的中国政府质询:高智晟律师还活着吗?关押在哪里?你们理应本着“强者面对公正、弱者得到保护”的宗旨——强烈要求中共当局释放我的丈夫高智晟!争取人权自由乃人之本性,生生不息,代代不止。不自由,毋宁死!
这时看到全璋竟然腼腆地笑了一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我也呆了。这是会见以来全璋头次对我笑。我对全章发这么大的火,还是第一次。尤其是他还在坐牢的时候。我于心不忍。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笑了!看到他笑容的瞬间,我的心一阵阵刺痛!
终于可以每月见你一次了,这对我而言比得到钻戒更宝贵!二老很挂念你,尤其是姥爷,力挺你呢!有人说起你的事时,他立刻提高音量和别人辩论起来,坚决支持你!北京的姐妹们都叫他“中国的好姥爷”!这给了我很大的安慰!
我不知道怎么走出的会见大厅。我这一个月幻想着全璋比上一次正常一点儿,可还是失望了。胸口憋的喘不过气来,感觉脖子被两只手死死掐住。我挪动发软的腿,跟大姑姐、王峭岭、刘二敏一起去监狱行政大楼交王全璋的“保外就医申请书”。
人权律师作为自由、民主、秩序、法治等普世价值的坚定捍卫者,我们将坦然面对执政当局的打压、迫害、囚禁甚至判刑,我们坚信,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肆意践踏法治和侵犯人权的沉渣余孽必定会退出历史的舞台。

页面

订阅 王全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