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hina Rights Forum

时间是见证者 2009年4月摄于西安市新城区。刘维夫 摄
一等奖 跪吧跪吧,跪不是罪 杜斌 摄
跪吧跪吧,跪不是罪 2009年12月28日摄于北京市高级法院门前。杜斌 摄
一. 导言 1. 食物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奥利维尔·德舒特应中国政府的邀请,于2010年12月15日至23日对中国进行了正式访问。访问行程包括在北京参加会议以及对通州区、昌平区和山东省的济南和莱芜地区进行实地考察。 2. 特别报告员衷心感谢中国政府给予高度合作,令他受益匪浅,并且特别感谢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团和外交部在安排此次访问中表现出的专业素养和敬业精神。他还要感谢在访问期间见到的全体人员,包括外交部、农业部、国家粮食局、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的高级别代表和专家以及各研究机构、民间组织和国际机构的代表。 3...
近年来,为了保障和改善农民工的工作、生活境况,保障农民工子女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国家在户籍制度、最低工资、集体协商谈判、社会保障制度等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和尝试,也有越来越多的工人联合起来,集体抗议资方的霸王条款,但对于普通的打工者,面对物价飞涨,城乡户籍制度待遇的差异,以及屡屡发生的劳务纠纷,他们的生活与10年之前仍然没有多大改善。打工至少能解决温饱,可它就像一块鸡肋,消耗了他们的所有青春,让他们变得越来越胆小,没有希望,也不敢绝望。 原地踏步的群体 东莞南城步行街坐落于新城区中心。冬日,这里行人稀少,各路品牌服饰安静地陈列在敞亮的商店。巨幅广告里,女人裸露出曲线,男人西装革履,...
要写出中国严重恶化的环境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这幅图画范围之广尽人皆知——令人无法容忍的空气污染、致病的水污染、大面积森林砍伐、正在蔓延的荒漠化、农田大量减少、生物种类多样性急剧减少。这是一幅没有希望的图画。但是,与这幅严峻图画对照的是,过去三十年里中国在减少贫困、延长寿命方面所取得的重大进展。在这种情况下,写文章报道中国突飞猛进地发展风能、太阳能等“清洁”技术、砸重金投资修建排污系统、建世界最大的高速铁路网、在全国各地植树造林已成为时髦。这幅图画传递着希望。 理解中国环境问题之所以困难,缘于现实中绝望与希望并存的鲜明对比。所有污染都是伴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而同步发生的。...
众所周知,中国政府的预算程序相当混乱。在中国,“预算”这一概念包括:正式合法的预算内资金、官方半合法的预算外资金和非正式的有时是非法的预算外外资金。因此,中国政府的预算是一个由多种来源、不同程度的合法性和正当性交融在一起的复杂混合体。 与中国政府的预算一样,中国的法律也是五花八门,既有根据宪法制定的官方正式法律秩序,也有在正式法律阴影之下制定的半正式的法律外秩序——其是否符合法律与宪法均值得怀疑。此外,与法律秩序和法律外秩序并行的,人们还可以越来越明显地看到一种非正式的、“法律外外秩序”正在应运而生。 法律秩序 这里,法律界定为一种合乎宪法的法律制度。在这种制度里,...
中国人权: 你是一位很敏锐的中国政治形势观察人士。你能不能与我们分享一下对一些重大的社会和政治趋势的看法? 鲍朴: 如果你观察一下大街上正在发生的事情,观察一下政府一直在说些什么,全国人大做出了什么决策,温家宝总理在3月14日全国人大记者会上说了些什么——中国的政治改革必须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还有警方对互联网上流传的消息是怎么反应的——然后,你才会对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一个全面的理解。 特别是全国人大通过的下一个五年计划,把预计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幅度从上一个五年计划的7.5%降到7%;与此同时,健保、社保开支要增加,最低工资也要增加。...
2010年12月17日,突尼斯街头小贩遭到执法人员粗暴对待,激起公民非暴力抗争,并由此演化成一场“茉莉花革命”。这场“茉莉花革命”,不仅在突尼斯、埃及和平改变了政权,而且还扩大到约旦王国、阿拉伯世界最贫穷的也门、突尼斯的近邻阿尔及利亚、一党独大的叙利亚、海湾国家阿曼,并远至西北非的毛里塔尼亚。虽然这些国家在意识形态上不尽相同,经济发展的程度亦有差异,但都有促使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的共同点,即专制与腐败。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在当今普世价值驱动的全球民主化进程中,哪里有专制与腐败,哪里就必然会有公民抗争浪潮随影相伴。 然而,利比亚负隅顽抗的独裁者卡扎菲,竟对公民非暴力抗争大开杀戒,引发全国性的流血反抗...
当中国当局采取行动拘留多位著名维权律师、活跃人士和网民,企图将中国的“茉莉花革命”扼杀在萌芽状态的时候,这场初试莺啼的“革命”其实还只是推特上的传闻。 1 2011年2月20日,星期天,是中国茉莉花“革命”的第一天,大批穿制服的警察和便衣、自愿的和雇来的保安人员,部署在位于北京繁忙的王府井大街的麦当劳外面,沿街停满了警车。人们很难从这条繁忙大街上每天熙熙攘攘的购物者中区分出谁是来抗议的——当然,也没有人高呼组织者拟定的“我们要吃饭,我们要工作,我们要住房,我们要公义”的口号。 2 据信,那一天确实有少数无声的抗议者到王府井大街去了,只有3人被警察带走了。 3 警方对这样一起很可能称不上“事件...

页面

订阅 China Rights Forum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