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hina Rights Forum

《 刘晓波文集 》,刘晓波着 刘霞、胡平、廖天琪选编 (2010年12月10日) 中文精装,296页 新世纪出版及传媒有限公司国际标准书号:978-988-19430-4-0 摘自《导言》: 为了便於一般读者领略刘晓波思想之精要,独立中文笔会的几位同仁商议,决定选编一部刘晓波文集。
2010年春,中国人权推出一个网上论坛——公民广场,为中国的维权人士、访民以及其他人士提供了一个平台,张贴公开信、声明、照片、法院和其他官方文件,在网上公开他们的案子。 2010年4月6日,公民广场上张贴的第一份呼吁就是下面这封河南27个家庭的公开信。他们指称解放军第152医院严重渎职和明目张胆的欺骗,导致了他们家庭成员的死亡或受严重伤害。公开信概述了他们家庭成员死亡和致残的情况。 这些案情令人震惊:一位29岁的青年因胃疼住院一夜被治死;一名15岁男孩因腿骨骨折被治成了智障;一名62岁妇女只因腰疼而被治死。其他一些人被告知得了癌症或其它严重疾病,被要求交数千元医疗费,...
安宁 ,一位良心未泯、立志维权的律师。 何俊仁 ,律师、香港立法会议员、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 秘书、 香港民主党 主席。 孔灵犀 ,青年发明家。1984年生於武汉,高中阶段因理念数次身陷囹圄,19岁被市政府授予“武汉地区十大发明家”奖,2008年毕业於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现暂居於纽约。 刘慧卿 ,香港首位通过直选的女立法会议员,自1991年当选任职至今。并为 香港民主党 副主席、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 副主席。 李锐 ,毛泽东前秘书、原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因在2002年举行的第十六届中共党代会上呼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而轰动一时。此后,...
“水滴石穿”是中国宋朝的一句成语,形容持之以恒的努力所具有的力量,能够做成看似不可能的事情。中国人权状况的现实似乎是永远不可改变的:中国当局严厉的打压措施封杀了几乎所有——哪怕仅仅提出一个建议——进行政治改革的可能性。但是,以公民意识、公民行动的形式出现的变化,尽管有时甚至无法察觉,却正在中国大地悄然兴起。 在这一期中,我们介绍了维权人士通过大陆或香港的法院讨回公道的努力;医院渎职的受害者家属,活跃人士、甚至老干部通过互联网揭露严重问题或推动亟需改革的努力;以及大陆网民们冲破官方的封锁和监控,有力地发出自己声音的努力。 在第一部分”勇敢面对”中,中国维权律师写的两篇文章,...
安宁 安宁,熟悉毒奶粉案件的律师,详细介绍了代表受害者改采取的法律行动,以及原告和律师所面临的障碍。 2008年9月11日,毒奶粉事件被引爆,称得上中国的“9.11”事件。美国的“9.11”事件,有那么多消防队员为救人牺牲;中国的“9.11”事件,也有一些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受害儿童家长和帮助他们维权的热心人士及律师付出了代价,受到非难、关押甚至判刑,也作出了一定程度的牺牲。美国的“9.11”遗址上建设了新的商务区,中国的“9.11”呢,一言难尽。 回顾过去,正视现在,放眼未来,中国“9.11”事件受害人在绝望中能够看到希望么? 对中国“9.11”事件的回顾 2008年9月11日,...
彭剑 本文讲述了三鹿毒奶粉受害者在大陆法院陷入绝境,迫使其中一组原告向香港法院提起申诉的经过——虽未成功,却有创新意义 。 本案件在香港小额钱债审裁处申请索偿实属无奈之举。截至本案在香港审结之日止,在中国大陆对三鹿集团或其股东提起诉讼成功立案的只有五起,其馀的案件法院都不予立案、受理,而已经立案的案件至今仅有一起开庭审理,但各案至今尚未有宣判。因此在穷尽司法救济,且中国大陆法院严重司法不作为的情况下,只能选择香港小额钱债审裁处这个对恒天然有司法管辖权的司法机构进行申索。 我方於2010年4月8日协助四名三鹿奶粉受害者家属在香港小额钱债审裁处对恒天然品牌(中国)有限公司提起了申索,...
描绘了一名因工伤失去一只手的年轻工人向厂方争取合理赔偿的感人故事。 2009年,来自於湖南、在广东珠海一家家电厂打工的21岁青年阮礼兵,在操作机床时发生事故,导致左掌被切除。2010年3月,他向总部在香港的非政府组织“ 中国劳工通讯 ”寻求法律援助。本文是“中国劳工通讯”组织的律师摩根讲述的阮礼兵的故事。 第一次和阮礼兵联系大约是在2010年3月份。他的朋友找到我们的组织,希望对他进行法律援助。那时,他还在湖南的老家里,我们通过电话交谈。他在电话上语气生硬,缺少礼貌,对我有些冷漠。他没有什么主见,他自己该决定的事情,反而推给他姐姐去做。我告诉他:“你是一个成年人,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孔杰荣教授回顾了他最初学习中文,作为拓荒者开始他研究中国法律生涯的那一刻——1960年8月15日。当时,美中关系还处於敌对状态,孔杰荣孤身投入与中国的交往。直到1979年,美中关系正常化之前,与中国更广泛的接触和交流才得以展开。 1979年9月,两名哈佛大学法学院的学生前往北京大学,希望学习中国的法律。当时中国政府只允许外国学生在四个领域学习:中文、历史、哲学和经济学。但是,他们并不气馁,他们找到了北大法律系,花了几个星期还是找不到他们曾在哈佛认识的一位中国法学教授。一天晚上,这位教授终於在他们的宿舍露面。他粗鲁地对他们说:“中国没有法律可学,这已经好多年了。”可是,这两位学生还是不肯放弃。...
—中国人权专访菲丽斯·盖尔* 美国人权和联合国问题专家探讨了中国在联合国的挑战。 * 采访中所表达之观点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代表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或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官方立场。 中国人权翻译 中国人权: 在您从事人权工作的丰富经历中,曾经扮演过各种各样的角色。您是不是能先为我们对此做些介绍?
艾米·加兹登 前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局特别顾问,详细讲述了中美官方法律改革交流计划的由来以及过去10馀年来这一交流所发生的变化。 中国人权翻译 1997年至1998年的美中峰会:从人权到法治? 1997年美中峰会结束时,克林顿总统和江泽民主席在联合记者会上引以为傲地宣布两国将通过新的方式就双方共同关心的议题进行合作。之后,美方官员竭尽全力强调了这次峰会的历史重要性。8年前,美中元首级会晤因天安门镇压而中止。1992年,当时的总统候选人克林顿曾严厉批评老布什总统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对中共政权实行的绥靖政策,他在当选总统几个星期前还发表了著名的“北京屠夫”的声明。但是,...

页面

订阅 China Rights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