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hina Rights Forum

本期的主题是“‘中国互联网’:虚拟世界的争夺之地”。本期的内容给编辑工作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因为撰稿人在技术、法律和信息安全等领域所具的专门知识和他们多样且透彻的观点,再加上互联网领域的飞速发展,更增加了在语言翻译方面的难度。在中国试图改写互联网规则之际,我们希望本期的出版能有助於读者更好地了解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战略目标,及其对中国民众和一个开放的全球互联网的未来产生的影响。
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发展战略有什么样的表述?目前至少有三种版本:对外宣传的版本,政府内部的版本和面向中国民众的官方版本。从这三种表述中,可以看出中国政府真正的发展战略规划、国际宣传策略,以及政府当局想告诉自己人民的是什么。 对外宣传版本 对外宣传版本是2010年6月10日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以白皮书形式颁布的《中国互联网状况》白皮书,除了有中文原版外,还有官方英译文本。这份政策文件提出了三个关键点:(一)中国政府将继续加紧对互联网的控制,互联网作为国家重要基础设施,属於“主权管辖範围”;(二)中国“保证公民在互联网上的言论自由和公众了解、参与、听取和依法监督的权利” ;(三)...
贺诗礼 由中国人权翻译 中国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以下简称《条例》)自2008年5月1日生效起已近两年。各方评论对中国首次颁布的获取信息的法规的执行多有批评或怀疑,从“中国行政的透明度——子虚乌有” 1 及“虚假的中国信息公开法” 2 等新闻标题可见一斑。事实上,尽管现在个人有较大的可能获得与他们个人生活有关的信息,但是,政府机构一般都不愿意提供制定政策和政府运作方面的信息;而且中国的法院经常拒绝受理信息公开案件,即便受理,裁决也多是偏袒政府的。 3 北京大学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对《条例》的执行情况进行了调查,并发表了2008年度《中国行政透明度年度观察报告》。...
丽贝卡麦康瑞 1月12日,谷歌以一则引人注目的声明震惊了世界——在恶意的网络攻击发生后,它正重新考虑在中国经营的问题,而且公司不愿意继续在中国对其2006年1月上线的搜索引擎Google.cn进行过滤。3月22日,谷歌将google.cn重新定向到位於中国香港的Google.com.hk,为中国大陆的网民提供未经审查的简体中文搜索结果。此文首先阐述了谷歌做出这一决定的背景,概述了中国政府控制网络言论的各种策略,然后介绍了一些中国公民是怎样规避和反抗这些策略的内容。
“中国政府在驳斥对互联网自由指控时,总是强调有多少网民多少博客,国新办《中国互联网状况》也如是。这种逻辑基本和我骂你是傻逼,你却说自己身高190,相貌堂堂一样。” —网友doubleaf, 发表於Twitter (2010年6月8日) “中国政府凡是有什么谎言支撑不下去的时候, 就会发表一个白皮书来壮胆。”
北风 中国互联网的审查体系分为对外的信息拦截和对内的信息审查。对外的信息拦截主要是由中国政府建造的“长城防火墙”(GFW—Great firewall)来完成的。这方面的论述较多,相关文章可参见维基百科GFW中文辞条。 1 本文主要讲述中国政府对内的信息审查体系的基本系统及流程。 中国互联网对内的信息审查体系一方面是通过行政立法的显性规则展开,另一方面则依靠传统的党务宣传主管部门实施控制。后者往往使用不会公开的并不一定具备法律依据的内部规则,有时会通过前者来实施行政处罚。在行政立法方面,通过明确的法律条文规定网站的许可及备案来确定网站是否可以合法地存在、刊载和讨论时政新闻。...
高文谦 在当今中国,互联网已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参与博弈的各方都充分意识到这一点,展开了激烈的争夺。中国当局最近频频动作,先是重新修订了国家保密法,明确规定将互联网和其它公共信息作为监控对象;接着,负责掌控互联网舆论的中宣部高官王晨又向人大常委会作专题报告,言词之间掩盖不住对互联网失控的担忧,敦促尽快制定颁布《〈全国人大常委会关於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实施细则》等一系列管理规定,为当局管制网络公共信息提供法律依据。 中国当局如此大动干戈,必欲置互联网於掌控之中,主要是出於两个原因:其一是维护极权体制的本性;其二是为形势所迫——互联网已经成为挑战一党专权的心腹大患。中共打天下坐天下,...
[English / 英文] [PDF 445 KB] 中宣部副部长、中央外宣办主任、国务院新闻办主任王晨 2010年4月29日 编者注: 文章中用括号括出并被划去的部分是最初出现在5月4日的版本中但从5月5日的版本被删除的内容。例如:【 网络音乐市场规模达17.9亿元。 】
刘晓波 2005 国家由它的民众构成,民众是一个国家的主体,也是国家主权的来源和国家利益的拥有者。在一个合理的政治制度下,政治权力来自民众的授予,政府靠民众血汗养活,政府或执政党仅仅是国家的公仆而非国家的主人。政府必须真正地而不是口头地把民众当作衣食父母,而把自己当作民众公仆。所以,政府的首要职能是善待自己的人民和提供公共服务,无论是权力和国家财政,都必须做到“取之於民而用之於民”;政府所代表的国家利益必须具体化为民众的利益,最终具体落实为个人的安全、财产、自由和民主等诸项法定权利。 总之,尊民爱民、特别是尊重和保障民众用和平的方式置疑、批评、甚至反对政府决策的权利,...
2010年2月5日 中国著名异议作家廖亦武受德国科隆文学节的邀请,准备动身前往德国从事文学交流活动。廖亦武多年来一直受到中国当局的监控,不准许他出境。这回公安部门又再次不准他出国。为此,廖亦武给德国总理默克尔夫人写了一封公开信,请求她的帮助。 亲爱的默克尔夫人: 遥远地问候。 我叫廖亦武,中国底层作家,前不久,我的第一本德文作品《Fräulein Hallo und der Bauernkaiser:Chinas Gesellschaft von unten》由FischerVerlag推出,由於深受读者和评论界推崇,卖得相当不错,FischerVerlag正打算推出我的第二本德文作品,...

页面

订阅 China Rights Forum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