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Selected Articles

——路漫漫其悠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屈原流放楚地的吟唱,今日在许博士身上活现。他对推进中国民主转型深思熟虑,有通盘筹谋,且身体力行。他参与基层选举、发起教育平权、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等等,都是点滴积累中国变革力量,培植社会现代文明元素。
——我们要感谢王全璋律师的勇敢和执着,他仍然在为人权事业而抗争。说出罪恶是实现正义的第一步。同时我想要再次强调,罪恶不仅在于它发生了,而且在于它每天重复地发生。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大地,无数的看守所、审讯室、监狱、劳改农场和黑监狱里,时时刻刻都在发生酷刑。
——无论采用何种程序,无论法律内容如何,即将推行的香港《国家安全法》之合法性都遭到严重怀疑。制定此法律显然违反一九八四年《中英联合声明》与为了执行协议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一九九〇年通过的《香港基本法》。这部即将颁布的法律主要法外特征是在香港公开设立中国秘密警察办公室,而比起立法制度与司法制度的变化,这可能对香港社会造成更大的胁迫影响。
——香港之死有可能是特朗普被选为美国总统的历史后果之一。习近平看到了特朗普其实并不在意中国的人权,这促使习近平做出了毁掉香港这一历史性的决定。为这个决定付出代价的,将不仅仅是香港人,因为失去了香港的世界,会是一个更失衡、更危险的世界。
——李世民是明白人。他登上皇位不靠幸运,不靠神话。他深知朝廷陋规和群臣百态。他懂:在皇帝面前毕恭毕敬惟命是从的人,往往是些废物!歌功颂德的作用,大不了是骗骗皇帝,使皇帝陶醉或麻醉,使皇帝稀里糊涂或者发疯发狂,使国家陷入危机,使老百姓受罪遭殃!
——现年64岁的郭于华是清华大学社会系教授。她的学术研究主要关注中国底层社会,包括农民工、失业下岗工人、劳工维权等。她的微博被封了80个号,微信被封了五个。但她还是要发声:“虽然也害怕,虽然也软弱,但是我还得站着,我就不能跪下。”
——强权能夺去他们父子相处的5年,却不能夺去二人之间的连系。王全璋被抓走,也让儿子留下永久的阴影,“我离开房子的时候,我的孩子会非常担心会不会被抓走,时间长了,他会问他的妈妈,爸爸是不是被带走。”这样让王全璋很内疚。
——2020年6月21日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11年刑满出狱的日子。如果他不是在2017年7月13日逝世的话,这就是他获得自由的喜庆日子。人权活动家罗兰德·库纳将在这一天,用12个小时来朗读刘晓波的作品,表示:“晓波追求民主、人权的声音,不能因为他的离世,而消失在众人的沉默之中,我们要在柏林的中国使馆门前,让他的声音在公众界重新响起。”
——自中共在上月宣布以后,我必须避险,不再各种国际连结工作;但我想活在白色恐怖之下,继续日常反抗,继续国际线,就是自己实践的抉择。在香港危急存亡之际,即使绝非易事,也要尝试肩担得起这个重任,在国安法正式来袭香港前的倒数日子,把握每个得来不易的机会,力挽狂澜。
——北京是中国防疫最严格的地方,结果新一波的病毒却恰恰出现在北京。北京防疫已宣布战时状,却不见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习近平,新疫情在北京爆发实实地打了他的脸。

页面

订阅 Selected Articles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