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hina Rights Forum

廖亦武 2010年3月 我竭尽了全力,很遗憾。我仍然抵达不了德国,抵达不了科隆文学节为我安排的朗读会现场。 我身心疲惫,但我还是要对大家说谢谢。 我特意给大家寄去我创作并演奏的歌与箫。你们已经听见了吧。 不是中国笛子,是中国洞箫。笛子是横着吹,洞箫是竖着吹,洞箫的身长是美洲印地安人骨笛和原始非洲人竖笛的两三倍,在古代,用来招集孤魂野鬼。 我在监狱内学会吹箫。我的师父是个84岁的老和尚。当我进去时,他已经在里面住了很多年。这个与世无争的僧人,犯的也是一种古老的罪——反革命会道门——会道门是存在於中国偏僻山区的秘密组织,源头可以上溯到几百年前的清朝,宗旨是反抗异族的政权——老和尚因受乡民的拥戴,...
[English / 英文] 世界人权宣言 1 第十九条 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2 第十九条 一、人人有权持有主张,不受干涉。 二、人人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此项权利包括寻求、接受和传递各种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不论国界,也不论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采取艺术形式的、或通过他所选择的任何其他媒介。 三、本条第二款所规定的权利的行使带有特殊的义务和责任,因此得受某些限制,但这些限制只应由法律规定并为下列条件所必需: (甲)尊重他人的权利或名誉; (乙)...
刘晓波,中国著名的独立知识分子。长期以来,他一直呼吁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批评执政的共产党当局,主张进行政治改革。因撰写文章和从事政治活动,他曾多次被当局拘押、监禁和软禁。根据他的律师在 2009年庭审的辩护词 ,刘晓波已写了将近800篇文章,其中499篇为2005年以后所写。刘晓波也是 《零八宪章》 的起草人之一。 刘晓波於1955年12月28日生於吉林省长春市,在吉林大学获文学学士学位,於北京师範大学获硕士和博士学位,并留该校任教。 1989年4月,刘晓波中断了其在哥伦比亚大学做访问学者的职位,返回北京参加“八九民运”。6月2日,他与侯德健、周舵、高新一起在天安门广场进行绝食,...
由中国人权翻译 2010年1月19日,捷克剧作家、前异议人士、捷克斯洛伐克最后一任总统、捷克共和国首任总统瓦茨拉夫•哈维尔,就刘晓波、《零八宪章》和在共产主义体制下进行民主改革的艰难进程等议题接受了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的采访。哈维尔是《七七宪章》的起草人之一;该宪章呼吁在捷克斯洛伐克保障人权和进行政治改革,并启发了中国的《零八宪章》的诞生。自刘晓波(《零八宪章》的起草人之一)2008年12月被拘留以来,哈维尔一直为他进行呼吁。2010年1月6日,哈维尔同其他两位前捷克异议人士联署了一封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抗议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刘晓波11年徒刑。...
黎安友和施道安 新世纪初的头几年,中国攀升的经济实力与谨慎、稳定的全球外交给北京注入一股强劲的「软实力」。 软实力,是一个国家超越使用武力和金钱,而通过展现其文化价值观和成功的做事方式来发挥影响力的能力。 1 是什么令中国热衷於软实力?它的影响範围有多广?中国怎样在全球範围内展示其软实力?中国的软实力扩张对人权而言意味着什么? 在冷战后初期,软实力优势仅来自民主西方,特别是颇为得意的美国模式自由资本主义。然而在21世纪初,面对伊拉克、阿富汗、北韩、伊朗和其它地方的 问题,以及似乎反映出其个人主义文化失败的财政危机,美国已步入萎缩。中国也受到全球经济衰退的影响,但相比之下目前看起来尚好。...
何清涟 中国共产党从建政开始,就一直梦想成为能够影响世界的超级大国,为此不惜剥夺民众福祉以达到“富国强兵”的目的。近年以来,中国政府开始意识到除了 “军事装备”这种“硬实力”之外,还需要用“软实力”影响世界。率先提出这一主张的官方学者是郑必坚,他於2005年在《外交事务》发表《中国和平崛起》 1 一文,此文的详细观点被中国《人民日报》网站以《中国和平崛起新道路与中美关系》 2 为题发表,此后好几年内都一直是热门的中国话题。
巫敏 2009年10月9日 凌晨5点,飞机降落在法兰克福机场。时差使我异常疲倦。8小时的旅途中,我几乎没阖眼,一直在读有关中国出版方面的书。我这次到法兰克福,是受一家 出版杂志委托,报导法兰克福书展,写一些关於中国出版业的文章。法兰克福书展是世界上最大的图书展销会。中国是今年书展的主宾国。中国政府对成功举办奥运 会仍记忆犹新,因此,他们把这次参展活动称为出席图书奥林匹克。中国不仅慷慨解囊贡献1500万美元,而且承诺派出2000名作家和出版商前往法兰克福参 展。在全球出版业衰退、书展万分萧条之时,举办者对此怎能不欢迎? 通常情况下我不报导书展,因为对我来说太枯燥。但这次不同,...
赵岩 中国人权: 据香港《凤凰周刊》年初报导,中国政府准备投入450亿元陆续打造能够把握国际话语权的新闻出版传媒集团。您在国际主流媒体做研究中国问题的研究人员,对此有何看法?
秦晖 对於在全球化过程中,中国处在什么地位,通常有两种声音:一种声音说中国的体制不适於全球化,在全球化过程中肯定出问题,即所谓的“中国崩溃论”; 还有一种比较积极的说法,认为全球化是对中国的改造,世界会用比较先进的规则改造中国,中国将会和世界接轨,首先讲的是和市场经济接轨,还有讲和民主制度 接轨,只是没有明确说。我有一个看法,现在来看,除了这两者,恐怕也有第三种选择和第三种可能。 这第三种可能,有没有可能是中国演变了国际规则,而不是世界演变了中国呢?当然,过去我们经常讲要解放全人类,要用社会主义的那套东西拯救世界上 2/3的苦难兄弟,现在当然不是这个意义上的转变了。我觉得有一种可能,...
张博树 为什么“软实力”一词在中国悄然走红? “软实力”本来是西方学者提出的一个概念。1990年,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撰文讨论“soft power”(软实力),他把这个新创的概念定义为“一个国家造就一种情势、使其他国家仿效该国倾向并界定其利益的能力;这一权力往往来自文化和意识形态吸引力、国际机制的规则和制度等资源。”后来他又将“软实力”更简练地概括为“通过吸引而非强制或者利诱的方式改变他方的行为,从而使己方得偿所愿的能力”。 1

页面

订阅 China Rights Forum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