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天地

江天勇的家人为其聘请的两位律师陈进学和张磊到看守所要求会见江天勇,看守所以江天勇已委托了两位律师,现在不能确认陈律师、张律师的辩护人身份,并且会见需办案单位同意为由,拒绝律师的会见要求。张磊律师要求看守所转交给江天勇的信;信中说,如果两周之内没有收到复信,他将控告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及相关机构侵犯他们之间的通信权利。 此前家人聘请的两位律师为陈进学和覃臣寿;覃臣寿律师因接手江天勇案遭官方在年检中设卡被迫退出代理。 江天勇案进展:律师会见被拒绝,长沙市第一看守所称江天勇已委托两位律师 陈进学律师 2017年6月15日早上,我和张磊律师去长沙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被颠覆国家政权罪案的江天勇,...
真正意义的“颠覆国家政权”是指组织、策划、实施或煽动暴力推翻政府,而不是通过各种方式的言论批评政府,不论这种批评多么激烈或令人难堪。以此标准衡量,“屠夫”不是“颠覆国家政权”的罪犯,而是积极践行权利、守护宪法、监督政府的模范公民。
整个《教育法》中,没有任何一个条款涉及学校对学生的监护责任,更未有教师行为不端(如体罚学生与补课收钱)的追责条款。中国法律体系中,到处是这样的立法恶意,依照如此恶法来“治国”,结果只能是国将不国。敏感政法、劣质立法作为两大隐形人权杀手,也决定了司法改革的不可能性。
尽管全球正义力量千呼万唤,共产党邪恶势力恪守愚蠢及暴虐人权罪恶的气焰未有丝毫消减。709事件的两个核心人物的命运尚在不卜中,全璋律师生死不明,屠夫先生仍被黑暗势力野蛮囚禁中。而作为709历史事件一部分的江天勇律师最近又被反动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709反人类暴行肆虐下去的邪恶意志昭然。
之所以没有律师就没有宪政,其实道理很简单。你能想象民法可以没有民法律师就能得到实施吗?刑法是否能没有律师而得到实施呢?如果一般的法没有律师就得不到实施,也就是说有法律而无法治,那么宪法为什么会例外呢?没有律师,宪法也同样得不到实施。
历经三年酝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正式实施,与此同时,在此法的基础之上,为了强化对互联网信息内容的管控,为了全方位掌控意识形态领域的话语权,《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也在同一天正式施行。
同性婚姻释宪案不仅彰显了台湾蓬勃发展的法治、民主和人权,更突显了两岸间的可悲差距。与台湾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大陆的压迫正日趋严重。
权利不会自天而降,特别是在专制治下,如果我们后退一小步,那么权利就会失去一大部。酷刑关乎每一个人的身体和精神健康,关乎每一个人做人的尊严和自由的意志,所以,坚定地站在反对酷刑的行列,是做为一名人权捍卫者必须要面对的选择。
谢谢爸爸和709案的叔叔阿姨们,你们的苦难经历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爱,让我明白每个人都是有使命。爸爸,我不再埋怨您对我的陪伴不够。您有太多的放不下,这个民族仍旧被魔鬼所操控,去唤醒沉睡的人们,去赋予被奴役的人们一定的力量,是您的使命。爱将战胜邪恶,我已经感受到我们相见的日期越来越近。
“七○九”真是一次极好的锻炼,也是持久战的一次演习。各色人都卷入其中,本色尽出。两年多来,耐心和意志,作为七○九精神,可能是超越失败或胜利的最好概括。

页面

订阅 法律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