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天地

我曾经被公安机关的同志非常信任地保证:现在什么社会,我们长沙的办案机关绝对不可能对谢阳有酷刑!接着从神秘电话、神秘体制内人士、神秘短信、与公检看谈话中的无意泄露等信息中,我确信谢阳曾遭受严重的刑讯逼供。
黄钟的基本结论是:各种政体的国家都可以兴起,也都可能衰落。但是,至今兴盛不衰的,只有共和政体。至于专制政体,自拿破仑战争(1803-1815年)以来,200多年过去,其寿命还没有超过80年的。为什么?因为犯错。无论内政外交,各种政体都会犯错。但是,在共和政体中,权力受到制约,很难一条道走到黑。专制政体缺少权力制约,错而难改,一错再错,难免衰亡。
1887年,马汉写过这样一段俏皮话,一段鞭辟入里的俏皮话:“任何时候通过吞并或其他方式扩张美国空间的计划,都在半途中遇到了宪法这头狮子。”在宪法这头雄狮面前,没有人可以凌驾其上肆意妄为,也没有人能做到让美国人民跟自己“万众一心,同心同德”。美国历史上,在任何重大公共问题上存在不同的声音,都不稀奇。
美国宪法或许算不上一部契约,但它是建立在这个不言自明的契约思维基础上的,宪法就是体现契约思维的不断完善的文本。它本身是利益妥协的产物,并为通过利益妥协解决社会冲突的民主治理模式奠定了制度基础。
奉劝那些阻止公民提出立法建议的相关人员,阻止行为已经涉嫌对公民监督建议制度的否定、已经涉嫌对法律实施的阻挠、已经涉嫌对社会主义法律制度的否定、已经涉嫌对党的领导地位的否定,所以已经涉嫌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对于已经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相关人员,应当立案侦查,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总之从《宗教事务条例修订草案》比照原来条例的新变化中,我们看到当局对基督教、天主教、佛教、伊斯兰教等宗教的控制力越来越强,对基督教家庭教会、地下天主教和其他一切地下宗教的镇压更加地“有法可依”、打压处罚和控制约束更加地具体化、明晰化,家庭教会等地下宗教团体在法律上的生存空间已经丧失殆尽。
哪一个律师不想当庭胜诉,可当强权介入司法,法官成了执政党的奴仆时,律师的公民权利就成了抗争的底线,案件的博弈成了制度转型的博弈。少数律师英勇地站了出来,成了时代的弄潮儿,我们为他们点赞!虽现有恶法压顶,我们与他们一路同行。
我们有幸生在社会如此深刻变革的“特别时代”,当意识到刑辩律师神圣的职责与使命。刑辩律师最具“法律骑士”之气质,但绝对不应该是“孤独斗士”。我们理当团结起来,抱团取暖,追求光明。——正义等不来,你我当“为权利而斗争”!
我们都对会承担的历史宿命有认识。对未来的时代,他、我还有许许多多走在路上的同道,我们都注定是垫脚石、铺路石。接受这种历史的卑微,是我们的荣光。
通常所谓诈骗罪,必须具备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故意,实现途径是虚构事实骗取受害人信任,致使受害人作出错误的财产处分决定,向诈骗人交付财物。而迄今为止,检方罗列的四位受害人,至少在本案发生之前,没人认为自己被骗,也没人认为夏霖想要恶意侵吞他们的财产。既无欺骗,亦无非法占有,怎么诈骗了?

页面

订阅 法律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