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天地

谁知道,就在我们找位置,等面的时候,闯进来两三个协警,靠近我,说:顾义民,跟我们走吧。我见状,忙叫老徐拍照。边说着,边走向取面处,冲捞面师傅喊:有没有菜刀借我用用?
极权国家一面以“秘密”的名义对外封锁一切被它视为“不方便”的真相,一面千方百计地打探每个国民的隐私,不只是为了知道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而且还想抓住他们的弱点和把柄,将之用做要挟、控制的手段,讹诈他们,把他们变为权力统治的顺从帮凶。
如果雷洋案没有舆论关注,这事很可能就公安下个结论,结案了。死的已经死了,哪怕有嫖娼恶名,而生的亲属,不但要日夜流泪思念失去的亲人,还需背负被人嘲弄的恶名。不会如香港一样,会有一个独立的法庭来调查死因。因为,没有这样的制度。
人类从自然状态里走出来进入契约社会,必然把人的一部分权利交给政府,但人的三个基本权利不能交,即生命、财产、自由。人类文明进步的基本标志,就在于暴政退出了历史舞台,如果暴政避免不了,人们就有了反抗的必要性。
1952年8月启动的司法改革运动,对旧法观点进行了彻底的批判。旧法观点的主要危害是“共产党法院,国民党掌握”。肃清旧法观点的主要方式是:通过组织整顿的方式,将旧司法人员清除出司法机关;加强思想教育,排除法官头脑中的旧法观点。
海口拆违事件涉事的治安联防队及其管理运行体制该何去何从,不论是开展警示教育,还是形成新的联防队伍管理体制,都绕不开两个核心的命题,即:如何清晰界定治安联防队员的权责边界和如何保障公民的合法权利不受治安联防队员越轨失序行为的侵犯。
公民的爱国并不表现在一味地顺从国家权力,而在于要求和督促国家权力不要破坏公民群体所共同珍惜的东西,尤其是人的尊严生活所必需的那些民主价值。在特殊情况下,公民爱国甚至可以通过公民不服从来表示。
土地是谁的?中国土地的全面国有制是从1956年开始的。在中国五千多年的历史,中国土地国有的时间仅占百分之一。历史反而表明,土地私有是常态,国家全部占有土地是暂时。土地,不是国家的,不是政府的,而是每个中国公民的!
刘星,河北人士,六六年邢台大地震孤儿,自称无界道长,半生经历坎坷,历经无数风风雨雨。后因工资问题到北京上访,与众多访民接触后,认识到中国极权体制的罪恶,从此走上替访民撰写材料及参与全国维权抗议活动。
法官们已离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感受、价值利益,非常远了。看不到司法在行政公权力无边界、无耐心地肆意侵犯公民个人私权的野蛮行径中如何作为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而彰显公平和正义,为广大的私有权的个体提供救济。我看到的是法官和法院们的无能、无语……”

页面

订阅 法律天地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