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间社会

今年中国真是多事之年,好戏连台。薄熙来事件未平,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又在当局的眼皮子下面,成功逃出,并且通过视频向直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提出三项要求:依法严惩罪犯、确保家人安全、彻查用于维稳经费中的腐败行为。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件事引起中国民间社会和国际媒体的高度关注,将会对中国政局产生冲击。 这件事的意义,已经超出一个人权侵犯的个案,势必对十八大前的党内权争火上浇油;而且还会牵动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现在已经有消息说陈光诚目前已在“绝对安全的地方”,尽管美国使馆对此表示“不予置评”。而且从时间上讲,正好赶上中美两国将在下个星期在北京举行“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这种情况下,陈光诚将成为方励之第二,...
李丹 2007年8月, 英国《金融时报》报导了已经有至少5家中国互联网创业者推出了Twitter类型的网站, 而这时距原版的Twitter开张才不过一年半而已。现在, Youtube、Facebook、Amazon等国际上成功的网站模式,在中国都已经有了本土版。 今年5月,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了最新的中国网络普及状况数据:中国网民人数已经达到4.04亿,而一年前这个数字是3.84亿,一年之中又增加了2000万人,互联网普及率达到28.9%,有99.1%的乡镇接通了互联网,超过95%的乡镇接通了宽带,3G网络已基本覆盖全国。 1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不仅城市的白领、大学生、知识分子,...
何清涟 互联网为专制国家的公民社会诞生创造了发展空间。近两年,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网站在一些非民主国家有了惊人的发展,而且成了这些国家草根民主运动的载体, 如2009年6月伊朗大选当中,Twitter、Facebook、Youtube成了示威者发洩不满、相互串联以及向外界传播即时信息的一个重要渠道。即使在伊朗政府封闭了Twitter和Facebook等网站后,还是有很多示威者通过使用国外代理服务器的方式突破网络封锁,并通过Twitter散发消息。 1 故此,伊朗大选事件被国际社会称之为“Twitter革命”。2010年2月,在香港万人包围立法会反高铁事件及五区总辞事件中,...
罗杰·丁高戴恩 由中国人权翻译 一、用户多元化 二、本地适用 三、可持续性网络和软件开发 四、开放式设计 五、分布式结构 六、上网安全 七、不承诺能为整个互联网加密 八、快 九、软件和更新易获得 十、不把自己作为翻墙工具推销 当越来越多国家对使用互联网进行镇压时,世界各地的人们正转而寻找反审查软件,以使他们能够进入被屏蔽的网站。这类软件也被称为翻墙工具,是为了应付对网络自由的威胁才被创造出来的。这些工具拥有不同特点,具有不同程度的安全性能。对用户来说,了解使用这些软件的优缺点十分重要。
2009年12月10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对刘晓波提起起诉当天,中国大陆165名《零八宪章》签署人在互联网上发表联署声明,表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这一案件的组成部分,他们愿意与刘晓波同担刑罚。这一倡议立刻得到了《零八宪章》签名人的热烈响应,截至2009年12月28日,刘晓波的生日,也是刘晓波被判刑11年后的第3天,国内的签名人数已达520多人。 《零八宪章》网站 和 中国人权网站 刊登了到2009年12月28日为止的全部签名名单。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的网上签名活动一直在继续中,并获得越来越多的签名支持。以下是这一声明: 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 我们作为和刘晓波先生一起共同起草或签署《零八宪章...
前赴后继争权益湖南申请注册权益保障会,警方逮捕张善光也难以镇慑后继行动,保障会并声明争权益的活动汇入全民的公民运动,为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人能成为自由的享有公民权利的人而努力, 中国人权 完全赞同并支持中国公民争取权益维护人权的活动。
“天理难言人神共愤”,中国警方扣押“六四”难属人道救援款的讯息传开,民间社会反应强烈,北京地区江棋生、任畹町等 98 人率先发表公开信,强烈谴责中国政府和警方这种违背人性的行径, 中国人权 坚决支持谴责和归还捐款的要求。 中国人权 从国内获得著名异议人士江棋生、任畹町等发表的题为“天理难言人神共愤”的公开信(全文於后)。此公开信极为愤慨的谴责和抗议中国政府扣押给予“六四”难属的人道帮助捐款,呼吁中国公民义正词严地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对“六四”难属的侵害,并就这种侵害向中国公民和国际社会具结悔过,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事件。 据了解,中国警方扣押由丁子霖转交的“六四”难属帮助款的消息传开后,...

页面

订阅 民间社会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