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评论

中国撕毁曾经做出承诺,试图将中国实行的制度移植到香港,自由民主阵营的国际社会对此进行批评和谴责理所当然。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个基本的道理对有常识的人而言是如此的一目了然。但是,对于已经习惯于靠暴力来压制不同声音的极权政府来说,他们也许永远不会懂得这个道理!
我不鼓励自杀,不想把牺牲浪漫化,所以我也不支持这次冲击。但请容许我在此恳请呼吁:在谴责这次冲击前,请先问一问你自己:你会谴责一个想自杀的人吗?还是你会问一问,是什么把他推到如此境地?又有谁本来可阻止绝望却不为所动?若要谴责,请先谴责这些制造绝望的人,可以吗?
无需讳言,在中国自由派中有一种对中国政治文化绝望的强烈意识,而在中国守旧派中,则普遍存在一种对中国专制文化的宿命意识。两种意识合流,极大地压抑了中国青年一代的反抗意志和建构一种能与传统衔接的自由秩序之想像力。此次香港“反送中”胜利之一大启示,就是中国有机会从上述文化陷阱中走出来。
关于“投降派”的说法源于新华社的一篇文章“让‘投降论’成为过街老鼠”。首次提出的可能是中国高层,可能是习在中共常委里的铁杆支持者。习近平临阵退缩,推翻协议,拍胸脯说“所有后果由我一人负责”。这就是现在美中僵局的起源。
香港人民的胜利第一是香港人民的坚持,第二是美国态度的明确,第三也是最后的关键,就是党内不同派系的反对,促成了最终对香港人民的妥协。香港人民的胜利,使得全世界人民回味无穷:共产党不像它声称的那么强大,只要众志成城团结一致坚持下去,就会看到共产党的真面目。
北京对贸易谈判的全盘反悔,如果坚守“底线思维”死硬不退,会有甚么结果呢?尽管中共口水战时掷地有声地宣称“不惜一切代价”要怎么样怎么样,这些代价当然是转嫁给老百姓,但经济冰河期和政治大动荡会随之而来,中共政权的合法性也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代价”之一。
面对香港的大变局,更着急的是中共。除了官方强硬表态之外,他们必然会利用中国民运加强对“敌人”的渗透。北京在找不到现在运动的领导者以后,一定要打入本土派内部寻找,然后施加影响力。这是本土派年轻人必须警觉的。
与三十年前相比,中国执政者的构成、香港的特殊国际地位、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等等都发挥了作用,但是有一点绝对不应该被人们忽略:香港人的勇敢和坚持绝对是这场胜利不可替代的关键因素。通过顽强抗争捍卫自己的权利,大陆的中国人在这一点上应该向香港人学习。
香港这次反中国霸权的意义,远远尚未显示出来。一个显见的效应,便是“一国两制”彻底破产,而中共拿不出任何替代方案,除非它改制。这个破局,将引发中共三十年来推行的“大一统”战略的毁损,其后果也必定逐渐会在新疆、西藏渐渐显露出来。
对习近平而言,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失控也可能挑战他的政权安全。他现在面临的挑战与威胁既有来自左边的可能失控的中国民族主义情绪,也有来自右边的迫使其做重大改变的特朗普政府。这两边哪个孰轻孰重?哪个更具威胁性?对习来说,恐怕很难取舍。

页面

订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