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评论

习近平领导地位的危机有可能触发中国严重的内部和外部危机全面爆发,从而导致难以控制的灾难性后果。习近平尚有很大选择空间,但无论选择空间和回旋馀地有多大,如果决策者没有选择能力,或社会全面失去对决策者的信心,则危机还是会爆发。这正是当下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
随着中美关系全局的变化,中国内政外交的全局正在发生影响深远的变化,而这一变化很不幸的是在2018年刚刚开始展开,战略家需要再次体现出40年以前小平同志的胆魄、智慧、远见、手腕和身段,而中国在这一选择之中能否作出正确的选择,我们拭目以待。
俄、中、美相继出现强人当权现象,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全球化带来的治理危机。但美国自身抵制文明自毁的能力远超中国,而俄国通过自毁而毁灭别人的能力则远不如中国。而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政治文化,既没有解决防止坏皇帝上台的问题,更没有解决给坏皇帝安排一条退路的问题。
中国在今天面临的根本危机是道德危机。这个危机不是表现为信仰与道德的真空,而是表现为信仰与道德变成精神废墟。具体地说,中国在今后以至于更长的一段时间内,最大的最根本的危机是与信仰与道德有关的精神危机。
这次中美贸易战停息下来的最佳出路,对中国来说,推行“中国第一”政策,就可以得到较好解决。贸易政策、对外援助政策、货币金融政策,全部移到“中国第一”的轨道上来,一切出发点是“把中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对今天的中国政府而言,经济就是政治,经济还是服务于政治,它是为了保住政权才大力推动经济发展的。如果我们还不加紧推动政治改革,又如果经济形势恶化,许多民众不明就里,以为那都是市场经济之过,是西方帝国主义之过,反把真正的祸首当作救星,病急乱投医,在危机关头再一次拒绝正道又入歧途,事情就严重了。这种危险值得我们高度警惕。
自习近平强行修宪以来,对他的不满在迅速蔓延,越来越转化为一种普遍的担忧。没有这种共同的担心,四分五裂的中共高层很难联合起来,反制习近平各个击破的策略。也就是说,正是习近平倒行逆施带来的普遍忧虑给反习势力创造了政治机会。
“定于一尊”这成语,缘自专制独裁的秦始皇。现代文明世界认为每一个人都是思想自由,独立自主的自由人,因此「定于一尊」绝对是一个反自由的词语,是自由之敌。定于一尊,就意味着绝对权力。中外历史上所有掌绝对权力的人,不论他曾经多么英明神武,多么有聪明才智,最终必然成为一个大怪物。
我这本书主要研究的是它的软实力,而不去讲大家都知道的政治、经济、军事等,因为后者实际上是结果,而"因"是美国的整个制度和文化。美国现在还是全世界最重要,也是最强的一个国家,任何第二位的都要比它差一大截,它在对外的一举一动对全世界都是牵一发而动全局的。
“误国贼”横贯今天的官产学媒,尾大不掉,人莫予毒,是一个无可讳言的事实。他们成天喊打喊杀,反美反日反西方,四面树敌,向全世界展示敌意,一如当年载漪们仇外排外的梦呓。他们展示的敌意终于让全世界惊醒,终于以敌意回应敌意,他们弄假成真,正把中国变成国际社会中的孤岛。

页面

订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