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评论

血的教训告诉我们:在当今,任何集权,不论是集于一人还是一两个机构,都是罪恶!因为历史上的大屠杀等反人类的罪恶都是在集权之后发生的。集权虽然可以干好事,但往往是干坏事的多。他表面的强悍是虚旺的,再加之其信仰的缺失,在足够强大的外界压力下,不排除其有崩溃的可能。
特朗普是一个商人出身的美国总统,但他的政治直觉异常敏锐,他对中国发起的挑战是一个远远超出贸易范围的制度性挑战。希望美国与中国在贸易方面的这场对峙能开创一个让人们对极权制度彻底放弃幻想的新时代。说到底,一个大国的极权制度绝不仅仅是本国人民的灾难,也必将给全世界带来巨大的灾难。
当前的贸易争端不仅仅是经济问题,这个事实使管控争端的难度加大。虽然做出实质性让步以及足够走运的话,中国短期内或许能避免一场毁灭性贸易战,但美中关系的长期轨迹几乎注定是战略冲突不断升级,甚至有可能全面爆发一场冷战。
全球化并非穷途末路,而将柳暗花明又一村。但又一村之后,全球化会不会有中国的位置,会不会带中国玩,如果中国没有根本的体制变革,那么答案已经不言而喻。如果说TPP是全球化的新的发动机,那么TPP主导的新的全球化一开始就没中国什么事儿,属于典型的去中国的全球化。
朱学勤做的“四十年和二手时间”的学术讲座,提供了关于时间政治学的一个独特分析框架,将二手时间定位于新的统治者只能在前任统治者的时间里运行,不敢或不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手时间。以时间政治学的标准来判断,邓的改革开创了属于他自己的一手时间,但改革在1989年便已终止。江湖时代只能算是邓时代的二手时间。至于当下,那是毛的二手时间。
在今天,对我们民众而言,唯有非暴力抗争才是现实的抗争手段。如果他们放弃了非暴力抗争,实际上他们就是放弃了现实可行的抗争手段,到头来也就是放弃了抗争本身。刘晓波坚持非暴力抗争,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是完全正确的。这份宝贵的精神遗产,我们必须继承。
中国内外政治形势恶化的速度,大大超出了习近平的预判,北京出现了自六四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局,迫使习近平得出了痛苦的结论:拖下去会更加危险。特朗普和美国强硬派认为,美国绝不允许中国实现取代美国地位的野心,为此,不惜让坚持这一野心的任何领导人,包括习近平,在中共的内部权力斗争中失利。
过往的历史证明,对专制流氓政权,绥靖政策贻害无穷,甚至可以说帮助了流氓政权,对祸害社会民众有难以推卸的责任。所以对付流氓政权绝对不可绥靖政策,而是要保持足够的强度,包括不给流氓政权粉饰自己,贬损普世价值和民主国家的机会。
中美关系的这个转变,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中国再次面临何去何从的重大转折关头,过去两个戊戌年的中国政府作出了错误选择,改变了历史,使中国人民的命运变得很悲惨。如今,在新的十字路口,中国将如何抉择?
习近平这局赌下去,美国后面的大招中国接不住。再回过头来妥协,价码就更高了,直到最终的目标,改革中国的法制体系,回到正常的贸易规矩。而习近平如果不被内部的政变所推翻,就是共产党被人民的起义所推翻。反正小习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页面

订阅 评论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