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评论

历史证明,这种看似宏大的经济体制导致了一系列病态的经济学现象:首先是体制的过渡干涉,导致企业大面积国有化,私人企业发育缓慢,其次是无所不在的官僚主义现象。最后是各种利益群团几乎绑架了国家。胡鞍钢会理所当然地输掉他的人生,正如我们也同样会走进一种不可抑制的大败局之中。
在中国,胡鞍钢之类的学术骗子们四处招摇是一种政治现象,知识分子甚至普通民众拿这一类道德沦丧的学术骗子们打靶找乐也是一种政治现象。正可谓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本意在于嘲弄和批评那个大量产生无良文人的极权制度及其领导人。
为了掩盖危机,政府也像过去处理公共危机一样,紧忙著删帖,控制舆论。这个社会已形成了互相残害的邪恶机制。整个社会溃败,不辨善恶,不信报应,正不压邪。对此,这个执政党难辞其咎。这样的国家一旦走向世界,必定祸害世界。
中国大陆再次陷入世纪耻辱的危险,并非危言耸听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中兴事件仅是中美贸易战中的前哨战,按照中共目前应对贸易战的自娱手段,最终贸易战将带来第二次世纪耻辱已然隐隐成形。
习近平到底输在哪儿了呢?有人说他输在错误地判断形势。有人说他错误地判断了川普的决心。这都对,但不是根本的错误。根本的错误是错误地判断了自己,信心太大却力量不足,还自以为是。他一步步地走进了自己设下的陷阱。
这次佳士公司的工友们要求拥有组建工会的权利,这些权利不管是用现行宪法还是国际公约所倡导的人权标准来衡量,都是最基本、最无可厚非的权利。公民们,坚定信念,我们要做的就是克服恐惧并行动,中国公民在一起,不忘苦难,抚慰伤口,擦干泪水,为实现公民权利而共同努力!
提升共同底线,就是降低对缺德行为的总体容忍度。如今,国人的共同底线是:不能容忍长生生物、武汉生物疫苗造假的缺德行为。现在,让我们来点头脑风暴,不妨试想这条底线会往上一步步提升。提升底线要靠谁?主要靠国人自己。思想的觉醒,观念的变化,问责意识和权利意识的增长。
“捉放曹”的把戏早已是中共驾轻就熟惯玩的伎俩,当局让刘霞获得自由完全是迫于形势不得不作出的一点点让步,但这丝毫不表明当局有改善中国人权状況的任何意图,而是在与世界各国玩弄的一种绑架和释放人质的把戏。仅仅过了一天,秦永敏先生便被重判13年徒刑,这个判刑几乎就是要将其囚禁终生!
习近平领导地位的危机有可能触发中国严重的内部和外部危机全面爆发,从而导致难以控制的灾难性后果。习近平尚有很大选择空间,但无论选择空间和回旋馀地有多大,如果决策者没有选择能力,或社会全面失去对决策者的信心,则危机还是会爆发。这正是当下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
随着中美关系全局的变化,中国内政外交的全局正在发生影响深远的变化,而这一变化很不幸的是在2018年刚刚开始展开,战略家需要再次体现出40年以前小平同志的胆魄、智慧、远见、手腕和身段,而中国在这一选择之中能否作出正确的选择,我们拭目以待。

页面

订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