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评论

这场以贸易战为前哨战的美、中之间的全面对抗,从根本上来说是习近平改变邓小平内外政策的必然结果。面对美中贸易战和背后的全面对峙,无论是战还是和,对习近平都是难题,因为他的周围几乎全部是期待他犯错误和追究他领导责任的政治敌人。
中国退伍军人的维权运动,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走到今天镇江事件这样的全国动员的程度,如果军队系统内有人对习近平的整肃不满,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进行“政治局内人”的介入。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并开始出现扩散效应,中国的政治局势将很快进入新的阶段。
他最大的问题不是他想要做什么,而是他存在非常严重的认知障碍。由于他掌握了巨大的权力,由于中国存在着全面的、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再加上中国政治文化和政治体制本身的严重缺陷,他的认知障碍,正在急剧地增加中国发生类似法国大革命那样的大革命风险。
当前,我国经济金融体系内问题不断凸显,加之中美贸易战不断加码,新旧因素的结合,很可能导致金融市场各行为主体神经高度绷紧,市场风险骤然升高,进而诱发金融恐慌。事实上,今年以来债券市场违约事件频出、以及当下正在发生的股市下泄,都已显示出金融恐慌正向我们逼近。
从当前的大局来看,有一点是肯定的,美欧等国在对待中国的认知上有较大转变,这种转变已开始一段时期,现在朝野各方基本取得共识。那就是,过去时隐时现的“中国威胁论”已明确占上风。所以在对待中国的总体态度上也有所改变,这是这回的贸易摩擦不同往常之处。真正让中国坐立难安的,是你们屁股底下的位子。政府终将恢复其服务于民的本质,而不是维持垄断的工具。
在中美贸易关系上,习近平优先考虑的是所谓「党国」的利益,而不是普通中国人的利益。习近平和特朗普都是刚愎自用的强人,他们对中国危机的严重性和经济的脆弱性可能会估计不足,因而他们出于个人政治利益启动的贸易战,可能会导致他们并不想看到的后果。
邓小平主导的改革开放,实际上是以否定计划经济的前提——闭关锁国与国家全面垄断所有经济领域为开端,逐步放开私营经济,引进外资,后来又加入WTO,全方位进入国际市场,这才跻身于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经过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当年实行计划经济(统制经济)的所有条件都不复存在。
因为世界上充满了对权势的贪婪、艳羡、恐惧和盲从,所以专制独裁的暴君从不缺乏助纣为虐者,尽管人们无不知道其中的危害和危险。只有铲除生产独裁暴君的温床,既社会权力相互制衡和民主选举产生,人才可以活得像人似的而不寻求权力捷径。
新加坡峰会之后的美中朝关系,正如一位专家朋友所说,美朝不会走得太近,中朝不会走得太远。中国的一党专制是朝鲜的政治后盾,而朝鲜的经济复苏也离不开中国的援助。对中国而言,借这个持有核武的小兄弟,来牵制美国的力量,何乐不为?
小民琐事看起来好像微不足道,但一个国家最深厚的潜力,一个国家长远的实力,可能就是在这里。从这个意义上说,小民琐事才是真正的大国重器。

页面

订阅 评论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