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文革

36年前专门立宪设禁,36年后专门修宪帮这两位(是的,两位,没有第三位)领导人解禁。我笨,想来想去,想不出这种修宪有什么正能量,有谁是受益者。看来,中国居然有比我更笨的。兴了师,动了众,惊了天,动了地,冒了天下之大不韪,徒然赢得举世瞠目结舌,臭棋也。
共党坚持人治,轻视法治,扩张党权,压缩民权,迷信枪杆,轻贱宪法、法律,让毛泽东那无法无天。习近平玩修宪的终身专权变戏法。毛邓都不要宪法来确认他们的终身专权,抛开宪法,两人都实际专权到死,习近平玩修宪还涉反邓小平去延续他专权,说明习的虚弱,那宪法能保证习终身执政吗
洪宪闹剧(网络图片) 惊悉中共中央修宪建议稿提出删除国家主席、副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条款,远忆拿破仑三世、袁世凯,近思普京、卢卡申科,不禁为中国、为中共、为习近平先生捏了一把冷汗:都到“新时代”了,怎么还好意思做这些倒行逆施的破烂事呢? 一 黑格尔说,一切重大的历史事变和历史人物,都会出现两次。马克思在引用这句话之后接着写道,他(指黑格尔)忘了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闹剧出现。虽然马克思的思想与理论大多数都是歪理邪说,但上述这段话,却是至理名言。 马克思这段话并非泛泛而论,而是有感而发,有所针对。马克思所嘲讽的对象,是时任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的总统路易·波拿巴,...
父辈随时与我同在,我的生命以及我有点知识都是我父母给予我的。我能活到今天,我也一直觉得是天堂的父母在看我。我父亲就很明确地跟我讲过,你要活下来,你要替我活下来。那是1969年讲的。后来他就给我讲伍子胥的故事,让我活着,留下一双眼睛帮他看。
今天习当局想在中学历史教科书上做文章,想让年青一代遗忘历史,想学当年毛泽东蒙蔽我们一样蒙蔽下一代,那也是白日做梦。文革必将清算,毛必将推向历史的审判台,民主潮流必将势不可挡!
习仲勋之忧可谓“中国之忧”;他提出的难题可谓“中国难题”。这个难题实在让人忧虑:在中国当今现实情况下,个人崇拜怎么避免?而个人崇拜之风一旦刮起,便会形成强大的加速度,最终后果难以预料!
梁漱溟和孙冶方都属于中国知识界的“异类”,但却是屈指可数的有独立人格和风骨的知识分子。尽管梁漱溟和孙冶方都不是学法律出身的,但他们在对待宪法和法治方面所体现的良知和常识,与那些善于看风向的“法学家”们形成了如此鲜明的对比。
作为老三届知青中的一员,我怎么看知青生涯?我的看法是,对绝大多数老三届知青而言,知青生涯既不是可歌可泣的,也不是不堪回首的,而是无法忘怀、心有隐痛的。
以习近平上台迄今五年多来的言论和行动为依据,笔者更倾向于相信未来肯定会出台的“习氏历史问题决议”中,一定会会“旗帜鲜明”地把改革开放和八九镇压并列为邓小平为中共政权所立下的最重要的两大功绩!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自从薄熙来在重庆搞“唱红打黑”以后,“文革”会不会死灰复燃这个原本没有进入人们思考范围的问题,就逐渐开始浮现。习近平上台以后,外界公认,他的所谓新的治国理念,很大程度上,就是“没有薄熙来的重庆模式”。这个模式的一大特点,就是在意识形态上向毛时代回归,重新评价已经被定性为“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重新评价带领中国进入动乱的毛泽东。如果今天,还有人认为这样的担忧是多虑的话,那只能说明他的政治嗅觉太迟钝了。因为相关的迹象已经越来越多,“文革”的阴魂已经慢慢地回到了中国的土地上。 除了民间对毛泽东的崇拜风潮再次流行之外,...

页面

订阅 文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