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文革

文革那种形式的浩劫也许不会再在中国发生,但是文革中的一些言论、行为、政策和思维却会改头换面再现,许多还似曾相识,从过去的“黑五类”到现今的“低端人口”,从过去的“偷听敌台”罪到现今的“翻墙”罪,文革的遗毒源远流长。
贝氏家族当初有幸躲过了元朝战火,在苏州传承了十几代,却差点在“十年浩劫”中被扼杀。贝氏家族早年间就很"识时务"地将大部分财产上交出去了。尽管如此,家族的人还是没有摆脱厄运。
中共政权必然对普世价值采取一种骨子里的轻蔑,一种敌视的态度。要指望这种政权主动地走向自由民主的道路,那是相当的困难。所以,这对不仅是对中国人,也是对整个世界提出了非常严峻的挑战。可以说,目前世界面对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应对一个崛起的专制的中国。这个问题解决不好,不仅是对中国人,对整个世界都将是一个极大的灾难。
明明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明明是要剿灭党内和社会上的不同政见,却偏偏要将自己打扮成一个所谓理想信念坚定的君子,这样的人恐怕比变色龙还不如,只怕是一个披着变色龙外皮的野心家了。遗憾的是,中国的这个新时代恐怕要由这些野心家们任性地玩弄一阵子了。
个人崇拜狂热,造神逆流汹涌,并不是文革灾难生成泛滥的最主要原因,但却与之密切相关。因为,它是僵化国家政治生活的迷幻药,是吞噬思想文化发展活力的黑洞,是扼杀真理与正义的地雷阵,是摧毁国家机器和社会肌体的引爆器。重发此篇短文,希望能唤起人们对这一重大问题的足够警醒。
苏共与毛三十年的对抗,以其强大的物质力量和迎合世界潮流的意识形态,抵御了毛欲称霸世界的狂妄,引领共产阵营浴火重生,走上民主之路。毛的神主牌虽然还在北京支撑着那个罪孽深重的政权,但是,苏共战后的道路,给中国未来提供了一个选项,那就是令毛至死不安的共产体制的和平演变。
当前中国一切社会矛盾和弊端的根源在于一党专权的政治体制,而毛是这一体制的政治图腾。毛的政治遗产是中国社会转型成为宪政民主国家最大的障碍。如果不能从政治体制、意识形态领域,乃至精神文化层面全方位祛除毛的魔咒,让全体国人知道文革历史的真相,中国就永远摆脱不了血腥、暴戾、恐惧的宿命,进入现代文明国家的行列。
临近年末,中国正在上演一场拥毛和批毛大戏,官方喉舌和民间舆论两军对垒,争论得非常激烈。对毛的争论由来已久,这一回合的起因是今年是毛冥辰120周年,中国官方紧锣密鼓地展开筹备活动,发动舆论攻势,为毛正名,宣扬毛的“历史功绩”,讨伐社会上“非毛化”言论,为纪念活动造势。 当前,中国社会严重撕裂,官民对立,看法两极,其中一个焦点就是对毛的评价。毛已死多年,但幽魂仍在中国游荡,魔咒始终缠绕着国人。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呢?究其原因:一是邓小平当年否定毛是采取实用主义的做法,规定“宜粗不宜细”,把毛的罪过遮掩起来,使中国民众不了解毛的历史真面目;二是六四镇压后,改革已经成为权贵集团的专利,...
动荡历史中的人生之路 “你的人生经历对你人生观的形成、人生道路的选择以及对中国未来的展望起了什么作用?”这是我们最近向不同世代的中国人提出的问题。我们想了解现代中国重大历史事件对个人人生的影响。换句话说,他们每一个人是如何度过动荡的历史年代。 我们收到的答复,汇集成本期精彩的内容。他们讲述了各自的人生经历,他们的人生故事浓缩了厚重的历史。 本期撰稿人中最年长的生于1947年,最小的生于1990年。我们大体上把他们分成两组:一是那些“ 生在红旗下 ”、经历过文革和1989年的民主运动的作者;二是那些出生在经济改革和充斥着社会冲突和思想矛盾时代的“ 新世代 ”。 第一部分:生在红旗下 在第一组中...
人生的际遇各不相同。上帝会给每一个人出不同的考题;撒旦会对人做出种种试探。 好在,上帝造人的时候,对人鼻孔中吹的那口灵气,乃是人之为人的共同特性,这就是良知、公义、爱等美好品质。它引导着人与人类前进的方向,哪怕道路崎岖。 神为人所做的奇妙安排,如同地球绕着太阳运行。回忆我自己的人生经历,轨道弯曲而清晰可辨。 祖父是儒雅的老中医,被当局定性阶级成份为“工商业地主”。在毛时代,这对于一家三代人而言,都是原罪。父亲精于琴棋书画,且略通武艺,却因“家庭出身”而做了一辈子农民。在我还刚会走路时,曾亲眼看见祖父与父亲在台上挨批斗,那是严重缺乏娱乐的乡亲们的保留节目。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一幅场景:...

页面

订阅 文革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