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社会民生

我突然变成了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我有自己的工作,我甚至都不关心政治,我下班回家就是带孩子。我相信我的先生程渊,他好怜悯,喜爱公义,追求社会公平正义,不该受到这样的对待。至于我,更是莫须有的罪名!
本文是《人物》杂志在网上发布的对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的采访。被誉为新冠病毒“吹哨人”的李文亮医生因在微信的同学群里披露了不明肺炎有关情况遭到警方的训诫,不久本人在接诊过程中感染病毒去世,而李文亮医生转发的关于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的图像则是由艾芬最早发出的。艾芬作为传播的源头,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有人也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截至3月9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已有4位医护人员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是武汉市医院中职工感染人数最多的医院之一,据媒体报道医院超过200人被感染,...
文章指出,虽然中央政府强调要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的突出问题,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但地方政府却没有落实到位,致使一些弱势家庭在遭遇大灾大难时陷入困境甚至绝境。作者以四川蓬安县农民陆斌一家为例:陆斌工伤致终身残疾在打官司;妻子患肝癌无钱做手术;82岁老母终身残疾卧床无人护理;两个孩子面临辍学或彻底失学……政府给予几百至千元的临时救助,根本无法解决上述困难重重的实际具体问题,作者建议党中央必须全面巡视处理这些问题,真正全面实现“两不愁三保障”。 特问 何时才能真正全面实现“两不愁三保障”?! 陆大春 党中央着力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是党中央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但是,...
陈秋实/被强制隔离了/但隔离的原因/决不是冠状肺炎/而是他/说惹权贵讨厌的话/看被权贵掩藏的脏/曝让权贵恐慌的事/守被权贵不屑的德/行被权贵践踏的法/施被权贵丢失的仁/清被权贵封堵的道
这次疫情的爆发,与过度中央集权有非常直接的关系。习近平把中央集权推向极端所造成的不良政治和社会风气,给整个中国带来的巨大的风险是更严重的问题。这次武汉爆发的新冠状病毒疫情,或许能给这种顽固的思维方式带来有益警示。
武汉疫情发展到今天,归根结底,是专制的恶果。是人民没有选票的恶果。用一尊思维管现代社会,用部落模式管现代都市,用管猪的方式管人,能不荒诞?放开武汉吧,人民不是猪。
那些握有权力的人有种好消息综合症,就是无论如何,不管真实与否,只听好消息,没有也要编一个。你要说那不是真的,他能跟你拼命。给各位每天努力发帖传播疫病知识和亲身经验的朋友们拜年,传播信息是一种权利,也是辛勤的劳作和奉献,但大家一起努力,就有真相浮现。
普世常识告诉我们,新闻自由是其它一切自由和安全的保障。但是,当下中国没有及格线以上的适度新闻自由。这51天里铁的事实清楚地表明,对于维稳至上、捂盖子第一的人来说,只要他们以为还能捂得住,疫情就不是命令。真相被捂住,还“整个不让说”。
敬爱的一尊同志,你曾抗200斤麦子走10里山路不换肩,你前几天在昆明还神采奕奕红光满面,团拜会上你还精神抖擞出口成章,这说明你身体健康毫无疾患。那么你为什么就不能屈尊前往武汉去体察一下疫区老百姓的苦难?你心里究竟有没有“人民”二字?
武汉肺炎传染全国,传到境外,全世界都在看,情形越来越严重。李克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领了“军令状”的,大概是“只能赢不能输”的意思,有个闪失,习核心会找他们一个个算账的,而作为掌握了所有权力的领导人,尽管耽误了良机,致使疫情严重泛滥,仍然高高在上,不会承负任何责任。

页面

订阅 社会民生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