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社会民生

在中共专制下的中国,有一个群体:他们遭受迫害的时间最早,受迫害所持续的时间最长,受害的人数最多,程度最深;至今没有得到平反,更没有得到任何补偿;他们的苦难也被遗忘得最彻底。——这个群体就是地主和富农。
中国政府高调宣称“金融去杠杆”,结果却“发现”杠杆最高的地方,恰恰是在正规金融系统之外、且很难被监管的影子银行系统,而这个影子银行系统恰恰是正规金融系统培养出来并授信的。
当今中国社会生活的一种重要现象和突出特征,是警察无处不在,他们对公民正常、合法活动的干预、压制,对人权的侵犯,达到了自文化大革命结束以来前所未有的程度。
信访的存在不过是中共延续、巩固其合法性的手段之一,它并不能解决民众权利普遍遭到侵害,它不是解决国家与社会冲突的良制,而是削弱法治、激化矛盾的劣制,只有建立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的法治民主国家,废除重人治反法治的信访制度,才能根治截访恶政,还权于民,实现社会公平与正义。
他们的目的就是抢在崩盘之前捞到足够的钱。于是生活在赵家的人会发现一个规律:家长们一茬比一茬狠、一茬比一茬贪、一茬比一茬有紧迫感。
北京最高权力当局不会关注信贷人权灾难,它只关心自己的权力是否得以维持。简言之,金融安全等同于顶尖权力分子们的政治安全;然而这很可能是一个难醒的梦魇。
随着中共“大国崛起”的自信日渐满满,“颠覆国家政权”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也开始使用到香港人和台湾人身上。这就是中共愿意赐予所谓“海外华人”的“国民待遇”。
从“八酒成都酒案”中,我再次看到这样的精神,那是川人不惧强权、乐观幽默、敢为人先、坚韧不拔、豪气冲天的精神。生命不息,战斗不止。坚持,这就是重庆精神传承给八九精神的精髓。哪怕旷日持久,哪怕艰辛困苦,哪怕起起伏伏,也要轰轰烈烈!
在中国说真话之难,难到即使你委婉地表达一句不满,提出一句批评,哪怕千真万确,也还是会被讨伐谩骂,甚至被约谈、被监视,甚至被抓起来判刑。
杨舒平,为你骄傲!只有善良的孩子才有说真话的勇气,以“清新的空气”表达自己,用诚实给母校一个谦卑的致谢。她讲出了真话,说出了中国的结症:自由,我们缺乏自由。

页面

订阅 社会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