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社会民生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目前国内还有大量贫困人口,还有大量需要解决的重大经济社会问题,都需要大量的资金。面对这样的国内情况,还要把几千亿美元投入到“一带一路”上,用于其他国家(很多国家比中国要富足得多)的建设。这种王顾左右而言他的局面是对中国国民负责任的态度吗?!
中国与民主国家的环境污染不仅仅是烈度不同,而且性质也很不相同。中国的污染是制度性污染,西方则是认识性污染。当下中国之秘密,在于我们需要的不再是知识启蒙,而是一个民有、民治、民享的,不再谋财害命的制度。
中国人口13.4亿,60岁以上1.78亿占13.26%,其中一半无子女空巢;3亿人失业;2亿人口流动;1.8亿单身;5800万农村留守儿童生存状况危机;97%公民不具基本科学素养。用于教育医疗的费用所占生产总值的比例:中国3.8%,印度19.7%,美国21.5%,日本23.3%。
在川震九周年之际,我们点起蜡烛,为死者默哀,为生者祈祷!不要忘却,我们要关怀,要铭记,要永久地祭奠!
劳动光荣,那得建立在个人权利基础之上,没有个人权利,劳动不是光荣,而是耻辱。没有劳动者的权利,没有争民主自由的权利,公权力牛皮就会吹得很大,就会以人民的名义说劳动者光荣的事。
公民纪念六四触犯了哪条法律?他们犯下的仅仅是:拒绝遗忘和拒绝沉默之罪,这个罪--随时可能扣在每一个站起来不愿再做奴隶的公民头上!倘若一个国家为了粉饰太平而逼迫人们选择遗忘,企图用强权和暴力掩盖历史上曾经最黑暗、最不堪回首的一页,那么它就不配拥有未来。
习近平的反腐运动,会不会反到姚庆头上?若姚庆落马,也就意味着姚家和王家这两个政治局常委级的大家族倒霉了,中共高层的厮杀将进入一个新的境界。
反右运动实际上是一次由国家实施的犯罪,由国家有组织诬陷公民、侵害公民的基本人权,直至非法拘禁,滥用刑罚等等。‘改正’反右运动,首先就必须涉及国家罪错问题。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几天前花4万元租下一处房子,接着就受到中介和房东等人的骚扰,并被要求搬家,称这个房子是公房不准出租,而她租房时中介说是私房。4月15日晚,一群年轻壮汉闯进她的出租房,把她丈夫和女儿拖走,她也被女假房东及其儿子等人拖走。他们被囚禁两个多小时后,扔到德胜门附近。倪玉兰因为拆迁维权,从一个原本身体健康、充满活力、工作条件优越、生活充满阳光的公司法律顾问变为一个无住所、无工作、行走不便、屡次入狱的残疾人。 维权人倪玉兰被强行拖出已付 4万的出租房 (北京)徐永海 2017年4月16日 倪玉兰电话:18910171015 董继勤电话:132 4028 7061...

页面

订阅 社会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