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社会民生

3月20日,江西赣州南康杀人案嫌疑人明经国的律师郭莲辉和刘文华前往南康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遭拒绝;明经国的儿子被监控。3月17日,赣州市南康区十八塘乡樟坊村卓姓乡官带队,到村民明经国家进行暴力强拆时,遭60多岁老人明经国袭击致死;次日,明经国被拘留。 江西赣州南康杀人嫌疑人明经国被拘留 (江西维权人士)宋宁生 2017,3月20日。南康之行情况通报〈一〉昨天见到江西赣州南康杀人案嫌疑人明经国的儿子明帮伟俩兄弟,了解到一些情况,首先事发当天,以卓某为首的当地政府官员,出动了挖机对明经国的私宅进行了强拆,(明经国家从未收到过类似会强拆的通知,也未与这帮人签定任何拆迁协议)从而遭到明经国的阻止,...
“两会”首先是中共的需要——中共统治合法性的需要。近而言之,两会也是习近平或习中央的需要。“两会”是一种中共高端的政治派对,把这些权贵召集到一起,以利于统一口径,统一思想,控制中国。
肖建华对习近平及其家族极尽讨好之能事,既有商人的实用主义企图,想要把自己的政治靠山扩大到中共最高层,也有出于政治理念上的相同感和亲近感。但是,若用习近平的新说法解释,不管你是什么企图,你就是企图“围猎”习家。
王林这样的骗子在中国如鱼得水,不在于王林有多大的功力,而在于中国是一潭污水,窒息了健康的生命,为兴妖作怪者提供了最佳环境。这一潭污水的正式名称是“中共一党专政下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任何事物,只要冠以“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用细想,那准是一个大骗局、大忽悠。
中国社会宛如一道越筑越高的大坝,大坝本身已千疮百孔,难以抵御一波又一波洪水的侵袭。中共当局不敢对大坝动大手术,目前唯一的补救方法,就是不断地往破口处丢掷沙包。但是,中共手中的沙包是不可再生的,只能越丢越少,到了沙包用尽的那一天,就是其灭顶之灾带来的那一天。
一般来说,一个国家的政府只会将竭尽所能的治疗病患作为工作之重,因为这项事务关乎着民生以及众多老百姓的人身安全。然而,与世界各国背道而驰的是,中共治下的中国大陆,却将强制“收治”没有精神病的无辜人士作为重要的政治事务。
近年来,随着中国当局政治倒退步伐加快,各种践踏人权的事件层出不穷,以致有人断言,毛式的“灭资兴无”、“割资本主义尾巴”运动为期不远了。在这种政治背景下,中国大陆资本纷纷选择“跑路”,愈演愈烈,几近成风。
面对我们的抗议集会,中共应该获得一个信息,那就是他们不可能像在香港、澳门、台湾《红色娘子军》冲上舞台时如入无人之境,不可能像在美洲、欧洲、亚洲等演出时那样得心应手,这一次,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他们遇上了那么多的反对者对中共怒吼“不”!
中国的超级排放率主要是“制度性”排放。根据专家估算,每单位产值的能耗,中国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倍多,是美国等发达国家的近4倍。假设限制温室气体排放能迫使中国达到美国的能耗水平,凭什么粗放生产、违法排污所获取的暴利统统装入贪官奸商的口袋,而污染所带来的疾病、死亡却落到百姓头上?
人家是在自己的土地上作战、是在保卫自己的家园嘛!是你共产党政府首先挑起了事端,你不去占领人家、不去逼人家共产,会有“叛乱”发生吗?当然,除了藏人外,汉族老百姓和牺牲的解放军也是受害者,整个五九年的“平叛”是一个大悲剧。

页面

订阅 社会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