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社会民生

谭蝉雪不悲观绝望,她深信“薪尽火传”,追求公义,反抗迫害,是人类的天性。上一代人倒下了,会有新一代人起来奋斗,求索的征途人潮不绝。为民族复兴、祖国富强、人民幸福,为民主与科学真理,需要有人去喋血去献身,去赴汤蹈火、挺身而出。她祈祷,“民主阳光早日普照中国大地,悲剧不再重演”。
从郭文贵的爆料中可以看到,傅政华并非中共政权的忠实鹰犬,而是这个政权最危险乃至最致命的病毒,他的基本路数就是借中共政治迫害来谋私利,因此,他不仅不希望减少这个政权的敌人,反而是不断制造更多敌人和仇恨,以此来绑架当权者,增加自己的谋私机会。
中共秉国六十七年了,本该涌现大批“共产主义新人”,可现实却不见一个比尔∙盖茨式“共产主义新人”,反而尽出“社会主义恶人”。从高层的胡长清、成克杰、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苏荣,到基层当街摔婴的林州警察、风流而死的张家界黎局长、青年贪官“上海小囡”……
面对政权的危机,习近平不学蒋经国更不学戈尔巴乔夫,而是要学习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泽东;习政权不是以实行政治改革、还人民以人权自由作为挽救政党、巩固政权的举措,反而以强化专制统治、对内残酷镇压、对外扩军备战的法西斯军国主义作为获得政权安全、巩固统治的举措,这完全是悖逆历史潮流、天怒人怨的倒行逆施,必然会落下彻底惨败、遗臭万年的结局。
今日中国官僚思乱,终极原因不是反腐,而是官僚自身的罪恶,是极权政体之罪与人性之恶同构的结果。纵使官僚权贵通过制造动乱来赢得暂时干扰乃至折断反腐,但腐败及其产生腐败的极权制度必将导致社会全局性变革或革命,官僚集团也必躲不开被清算的命运。所以,唯有结束极权政体,实行宪政民主、人权法治,才能从根本上避免官僚腐化,也最终消除社会全局性动乱之源。
雅虎的消失与师涛写作《守住》,在时间上刚好重叠在一起。或许,善与恶早已注定结出不同的果子来。曾几何时,师涛是一名如同蚂蚁般卑微的囚徒,雅虎是一个如同大象般硕大的跨国公司。然而,师涛守住了真理、良知和自由,他的文字穿越时空,走向永恒;而雅虎失去了道义,也失去了创新能力,像茅草一样夭折了。
如果习近平长期掌权,“毛左”就会在政坛全面崛起,“毛左”思想也会在民间不断发酵,他们利用愚昧的群众开展各种斗争,会让“进步势力”空间一点点压缩掉,使其失去对抗的力量。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中国又会进入一个更加黑暗的时期!
把毛左行为视为义和团精神,不自觉地道出了毛左的反人类文明的实质。毛左的自由就是让别人不自由,毛左的存在就是让别人不存在。他们要按着毛泽东“横扫一切害人虫”的说法去做。不尊重人权的毛左,不是恐怖主义又是什么呢?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山东政府这次又站到了毛左的身边,这才是更让人感到恐惧。
习近平上台后,重新举起毛的旗帜,高调重回延安、西柏坡、井冈山,为毛招魂。这便给“毛左”泛滥撑开了空间,导致当今“左祸”重新泛起。
在雷洋一案上,政治掺和法律,等于是把民众对警察的愤怒转移到政府身上,这似乎很愚蠢。但是,习近平政府若想摘清自己在雷洋案中的作用,其实很难,因为中国政府和中国警察根本就是一根线上的蚂蚱,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在为所欲为激起民愤的警察和愤怒的民意之间,政府选择为警察背书,一点也不奇怪。政府为了自己的维稳利益,必须袒护警察,宁可搭上自己的信誉。雷洋之死不过是警察越来越放肆滥用暴力的最新证明。

页面

订阅 社会民生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