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社会民生

独立参选人遭当局打压,说明了中共选举的虚假,中国民众并没有选举权,中国的选举从来都是在“赵家”的控制下,依照“赵家”的剧本上演。中共以谎言得天下,更以谎言治国,假选举乃题中之意。
归根到底,该事故的罪魁祸首就是为了要创造“中国速度”向党献礼。领导为业绩,为邀功,拿工人生命如儿戏,当赌注去冒险蛮干,终至酿成大祸。
言论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基础,而中国通过出台《网络安全法》对互联网实施系统的管控,压制的不仅是公民的网络言论自由权和隐私权,更是对世界互联网自由、开放的基本原则的挑战。
面对死亡威胁,我不会气馁。八十多岁又是肝癌晚期,土都埋到脖颈,不怕死了。因有为受害者救死扶伤这个目标支撑,哪怕明天就死,现在也不改初衷。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从要求媒体姓党,到禁书禁文,再到禁言禁思想,哪一步不是与“解放思想”、“思想创新”对着干呢?行“统一思想”之策,嘴上却说什么“思想创新”,这不是口是心非吗?
霍恩舍恩豪森令人想起达豪——纳粹时期臭名昭著的死亡集中营,现在也是保持原貌的罪恶历史遗迹,在它的入口,镌刻着一行大字:“永远不要再发生。”——我了解到,霍恩舍恩豪森奖的意义也在于此。
以中共暴政之罪恶滔滔罄竹难书,人权侵害、制度灾祸自然无所不在,无奇不有,反抗岂有公式,还击何来套路?在了解事件基本真相的大陆民众多半都被这一事件引发出政治理性,诱发出人性华彩,启发出道义判断,激发出抗争意识之际,以启蒙为己任者若依旧拘于书斋旧论,囿于一孔之见,实在可悲可叹!是直面贾敬龙和一切被奴役者、一切被压迫者的抗争意义的时候了!
为了“国家安全与社会秩序”而背离普遍性、一般性和持久性原则的所有仓促立法、粗暴执法与简单行政,不但不会对“国家安全和社会秩序”产生持久的良性影响,反而彰显了整个国家和社会的知识浅薄、简单愚蠢和野蛮粗暴,最终让立法行政变为恶法暴政,让司法人和执政者变为人世间的恶人、恶霸和恶魔。
卖血行为绝非底层民众的自愿选择,而是具有很大的误导性被迫性,其中最主要的是错误政策的诱致性和政治体制的强致性因素。以发展经济为名,由政府动员农民卖血,致使艾滋病长时间大面积传播,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特例。
如果说在过去三十多年计划生育起到过什么作用……最主要的作用只是制造了无数的家庭悲剧,伤害了无数妇女的身体,将大量的计生罚款从农村抽去到了城市加剧了城乡收入分化,并严重破坏了合理人口结构……

页面

订阅 社会民生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