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社会民生

看看我们这个大群体的维权经历和结果就可以想象到贾敬龙个人根本无法得到法律的保护,最后走到杀人报复也算逼上梁山,司法和信访部门在重视群体事件的同时不应忽略个人冤情,被逼上梁山的108个冤情不就组成了一个巨大的群体吗?
法官怕照相,警察怕照相,只有我们这些人被他们到处照相、录像。进派出所的时候照相、进监狱的时候照相、进拘留所的时候照相。给我们照了多少有损我们人格的照片呀,我们都不怕,你们就怕照相!希望所有的警察不要再继续做亏心事了,正大光明地在人间走一回吧!
鲁迅孙子周令飞哪里想得到,现政权早就把鲁迅扔了——利用几十年还不够吗?现在鲁迅非但没有用了,而且很可能还会起“破坏”作用,或者说对现政权而言,鲁迅要算是个“危险人物”。如果他还活着,每逢国家有重大事件或活动,比如像现在要开的什么六中全会之类,他的房子前一定是要加岗哨的,他的行动一定是不自由的。
看到多维网上又在卖弄“优先保障生存和发展权”,气就不打一处来。没有政治权力,民众的生存和发展权就成为顶层权贵集团的恩赐。他们可以赐予,也可以随时随地收回,并且一向是赐予仅限于作秀性的一点点,掠夺却是经常性的很多。
这份看似比外交部的报告更具“民间色彩”的“蓝皮书”,同样是一份“谎言百科全书”。未来实现民主转型的中国,若将毛泽东纪念堂改建成人权博物馆,这份“蓝皮书”可以作为“负面展品”,在其中供后人参观;而每一个执笔者的丑恶的名字,都会永远铭记在历史之中。
胡适在《我们要我们的自由》结尾处有几句话,过目难忘:“我们用自己的真姓名发表自己良心上要说的话。有谁不赞成我们的主张,尽可以讨论,尽可以批评,也尽可以提起法律上的控诉。但我们不受任何方面的非法干涉。”末尾一句,掷地有声!
后来谈起搜监这件事,王管教居然说:你要是能告了这件事,不让我们搜监了,我们都高兴。搜监这活儿又脏又烦,我们都不想干。领导就这么安排,制度就这么规定,我们也没办法。
患者杀医生的后果之一肯定是医疗资源的进一步减少,不必要的安保措施更多,患者负担更重。在一个背弃人类文明普世价值的丛林社会,谁来主导医改也无能为力。短时期来看,就如同虱子多了不咬,丛林社会还可以继续。长期来看,除了凤凰涅磐式的重生,中华民族很难有其他出路。
值得关注的是,对中国明言要提高“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美国曾以“不能让中国这样的国家决定全球经济规则”作为回应。如今,中国以一国原则欺凌台湾、香港,是建立在争夺国际秩序话语权基础上的,国际社会岂能继续纵容中国,坐视中国改写民主、人权的规则?
我用手指着墙上贴着的《被拘留人员权利和义务》说:这上写着被拘留人有权利约见所长,约见监督人员。毛管教又说出了一句气死人笑死人的话:那个早都过时了!我说:毛管教你可真敢说话啊!你们东城拘留所竟敢把过时的、作废的规定贴在墙上让大家天天看吗?

页面

订阅 社会民生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