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社会民生

2003年10月我从西城拘留所出来的时候,就给强卫书记写信,反映的14个问题中,就有“白菜游泳”的问题。2004年我进入西城看守所,那里的伙食改善了许多。没想到13年过去了,东城拘留所居然还是“白菜游泳”。
中国获再多金牌,也难引各国尊重与信服,这次中国与荷兰女排那场比赛,被观众嘘声弄得反胜为败,不是泄露对中国缺乏真正奥林匹克体育精神的厌恶吗?
在中国,很多人到了老年而成为作家,成为维权人士异议人士,成为人权英雄;很多人是在人生的最后阶段放射出最大的光芒,以至于我们必须要用他们最后的言行定义他们的一生。如果李慎之不是在晚年写下《风雨苍黄五十年》,韦君宜不是在晚年写下《思痛录》,李慎之就不成其为李慎之,韦君宜就不成其为韦君宜。
当代中国,是无道中国,所以美国旧金山就有了一个“人道中国”。“人道中国”每营救一位政治异议人士或他们的妻子儿女,每救助一位政治异议人士的家庭,都是穿透无道中国的一缕人道之光。海外民运和人权组织之多,不知凡几,但我从没见过有哪个组织,像“人道中国”这样,为了那一缕缕人道之光透进无道中国,如此竭尽全力,如此无私奉献。
我一看,来的是西城法院导诉台的那个男法官,还有一个年轻的。导诉台的这个男法官最坏了,他在导诉台,要最先审查起诉材料,他对每一个来起诉的人都会千方百计地挑毛病,为难当事人。
维稳,应该是权利维稳,而不是权力维稳,是和谐维稳,而不是强制维稳,是通过维护公众权利实现社会稳定,而不是仅仅维护地方的形象、政绩。但邢台政府的做法却是后者:瞒报消息,拦截访民,压制表达,打着维稳的旗号,维护的只是官员利益的稳定。
异见、异议是不可能消灭的,民众的不满更不会消失,因为几十年来累积的矛盾及不公已难以解决,“合法性危机”很快会变成严重的管治危机,直接威胁北京当权者的地位及权力。因此,大力打击“禁书”及拘禁异见者反映的不是强大,而是当权者词穷理屈及虚怯。
跟西方科技叫板,最省力也最便捷的就是祭起东方神秘主义的法宝,不过这东西满足自己和同胞们的虚荣心还可以,真的交上手了顶不顶事可就是“神鬼之事难言之”了,不信,历史上有先例在,鸦片战争时清军大将杨芳在广州城上排列的马桶不济事,义和团鼓起肚子的刀枪不入也不管事,当年的活剧尽管愚昧,但基本还算是悲剧,因为多少还含有文化反抗中挣扎的虔诚,而今天再演,却只能是笑剧,让人笑不出来的笑剧,我看咱们还是歇歇吧。
其实不是计较,是警察这个职业有一个通病,就是欺负人。如果我第一次被她们欺负住了,以后会继续被欺负的。另外,我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让关押在9号的朱秀玲听见我的声音。她是第一次被拘留,紧张、害怕、恐惧、焦虑是不可避免的,在里边听到我这个大姐的声音,她心里会踏实一些的,对克服恐惧一定有帮助的。
11日晚,老婆在下班途中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房东给她打电话称,派出所要找我。我一听顿时感到愤怒:他们干的简直是兽行!他们本来有我的电话,但有事竟不直接找我,非要通过房东找我老婆,故意给我制造压力。当天晚上,分局国保通知我被上岗。这次上岗连续62天,把老婆气坏了。

页面

订阅 社会民生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