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主和政治改革

集权体制下的政治家一旦失势,便堕入弱势,被剥夺自由,被泼脏水,成为任意宰割的羔羊。然而,赵是一位有历史感的政治家。赵跟家里人说,他就是要每年写信,给后人留下失去自由、努力抗争的历史纪录。
先父的一生:学生时的热血、抗战时的艰难、建国时欢欣、饥荒时的迷茫、文革时的绝望、天府大地重生的喜悦、改革开放的豪迈、八九的痛楚以及晚年的沉思,这一切,早已是过眼烟云,将慢慢地消逝在历史长河的淌流中。唯有他以最后的行为,向中国共产党人发出的呼吁,仍在回响:我们希望改变中国,希望改变世界,为什么我们不能改变一下自己呢?
赵紫阳搞政治改革是有理念的。这个理念就是要实行民主政治,要把中国变成一个民主与法治的国家。紫阳不只一次地对我说,“中国不转向民主政治,是违背世界潮流的,是违背人心的”;“民主的旗帜,我们党不去高举,就会被别人夺去”;“我们迟早要走这一条路,我们与其被动地走,不如自觉地走”。
对于中国律师来说,最大的悲剧是律师工作从本质上与政治无法切割,法律本身就是政治制度的组成部分。所以律师如果不想介入政治是非常困难的。如果还留在这个圈子里,在服从法律和“保持一致”方面经常面对的是一个异常艰难的选择。
习近平上台七年来,倒行逆施,治国无能,强势应对内外危局,几乎得罪了社会各个阶层,中共政权陷入六四镇压以来最严重的困境,同时要面对毛、邓两个时代所面临的内外双重压力。现在是考验习是否真有本事,顶住内外压力,扛200斤走十里山路不换肩的时候了。
中外独裁史上最大规模的阅兵消息,在不断更新中。种种谣传穿行在香港的大街小巷,“香港是我们的城市,北京是他们的城市”,“坦克在北京的大马路横冲直撞,却挤不进寸土寸金的香港。”我相信香港的呼救会被全世界所有热爱自由的人听到,会被上帝或佛陀听到。我将反抗和坚持,直到最后一刻。
美国从立国以来,一直都在进行渐进式的改革,美国制度里有自我纠错的机制,这个机制使得她可以避免大起大落的社会大动荡。美国在全球化中得到了很多好处,但分配极不平均,钱到不了美国一般工薪阶层、劳动人民的口袋里,美国的劳动人民最恨中国人,而资本家最爱中国人。
台湾虽小,在中美大国关系中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民进党的蔡英文亲美,国民党的韩国瑜亲共,谁当选,就代表着台湾人民对未来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道路选择。亲美,其基础是安全和价值;亲共,其基础是所谓的“发大财”的愿望。台湾人要选择发大财,还是选择民主,这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台湾每天都站在民主的最前线,面对信息时代的新威胁,台湾并不孤单。独裁政府企图利用民主社会的新闻自由,在我们之间挑拨对立,要让我们怀疑我们的政治制度,好让我们对民主失落信心。只要我们选择打开自由之窗,眺望前方未来,我们就可以一起让这缕阳光照耀全世界的每个角落。
六四民主运动三十年后的今天,中国大陆已经沦为有史以来最严酷的极权国家,并运用种种最新科技来摧毁人民的言论与行动的自由。对于源远流长的文明中国和中国人而言,这是一个不能容忍的奇耻大辱。我们今天纪念六四,便是为了彻底消灭这一耻辱。

页面

订阅 民主和政治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