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主和政治改革

美中关系及美国的对华政策正面临重大转折。从去年年初开始,美国朝野动作不断,来自政界、军界、外交界、学界和商界的反思声音此起彼伏。各界人士对美国一系列政治、经济、外交政策等问题看法不同,但对中国强硬,却有许多共识。 要想探讨美国社会为何达成对华共识,不能不了解从去年年初到现在发生在美国各界的几个重量级对华政策讨论会及其出版物。首先我们要提到的是2017年12月18日出台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报告。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国家安全战略。特朗普政府在报告中将中国定性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称中国挑战美国的影响力、价值观和财富。 有评论说,...
有西方教育背景的西藏知识分子和青年一代正在以多样化理念逐步摆脱流亡社会的同一性,探索不同方向和道路。既民主又不要政党竞争的模式是什么,目前还不能清晰地看到。我们期待流亡西藏的民主探索最终能找到答案,那也将是给予人类民主事业的创新性贡献。
李柏光之死,如同半年前刘晓波之死,给我们带来了一种深刻的终结感:新极权日臻完备,零八宪章所代表的政治改革话语,与维权运动所代表的法治化路径,都已经走到尽头,一个“新时代”开始了。夜黑无边。李柏光死了,如同刘晓波,如同杨天水,如同曹顺利,如同一个个在黑暗中倒下的人,他们的生命成为黑暗中的点点星火。
我深信,中国未来的政治转型会比前苏联走少一点弯路,也有着比俄罗斯更好的理由和能力建立一个真正的民主政体,因为那时的中国将会经历得更多,观察得更多,比解体后的俄罗斯更成熟,民主一定会更坚固,更深得人心。国难兴邦,斯之谓也!
如果用“转型”这个词来讨论中国现实政治发展的话,一定要非常慎重,因为有一种转型,其实叫做倒退。放眼世界,以倒退的形式进行的所谓“转型”也并不是只有中国一家。中国一旦加速进行倒退式的转型,对于全世界的经济和政治都是极大的挑战。如何因应中国式转型,恐怕是“转型”这门显学中,目前最需要关注的课题。
魏京生先生(网络照片) 近年来多有学者谈论大国崛起,或者文革复辟,但很少有人把这二者联系起来看。其实最近一百多年来的四次大国崛起,有三次和文革有牵连。这就是纳粹德国,文革和习近平。四次之中只有一次成功的,那就是美国。今天咱们就来看看四次崛起都有哪些相同和不同,以便接受历史的经验和教训。 希特勒和毛泽东都从孔夫子那儿学到了这一条:不患寡而患不均。所以他们都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甚至是狂热的支持。老希和老毛的不同之处是,老希依托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而老毛信奉农奴制的所谓社会主义经济。结果老希能够拥有打遍全世界的实力,而老毛只有喊遍全世界的能力。 为什么老毛没有老希的实力呢?这是因为农奴制太落后。...
习近平的野心可能还不止于在中国大地上实行专制统治,从中共向全球扩展其威权锐实力,尝试扭转西方百多年来的强势,可看到习近平所要做的,不止于自保,他更可能是为称霸天下做准备。中共及其他威权政权正向全球扩张,专制统治有可能威胁全球的民主自由世界。
共党坚持人治,轻视法治,扩张党权,压缩民权,迷信枪杆,轻贱宪法、法律,让毛泽东那无法无天。习近平玩修宪的终身专权变戏法。毛邓都不要宪法来确认他们的终身专权,抛开宪法,两人都实际专权到死,习近平玩修宪还涉反邓小平去延续他专权,说明习的虚弱,那宪法能保证习终身执政吗
中国的历史有辉煌的篇章,但也的确有许多血腥的页码。近代以来中国长期国弱民穷,人们怨天尤人,难免怨及祖宗,对此予以纠正是完全必要的。但是现在我们不能倒到另一极端:因为日子稍微好过了些,就小富即狂,把历史说得花团锦簇。
当时革命党人对法律抱着一种轻忽的态度。孙中山当总统法律是一个样子,等到袁世凯要做总统了,马上把法律改成另外一个样子,典型的“因人立法”。他们并不知道法律自身的尊严比他们的权力更重要。这种法律上的工具主义和机会主义导致的法制危机,最终必然演变为政治危机。

页面

订阅 民主和政治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