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言论自由

35年前的1978年,挣脱出毛泽东式极权专制主义黑暗统治冰川期的中国开始“解冻”,一群群从封闭社会的底层和夹缝中奋身而出的年轻人纷纷聚集在一起,北京、上海等地的“民主墙”上除了政治民主、人权自由的吁求外,也出现了张扬自我价值确认、追求美学创新的文学和诗歌的独特声音;在民间,纸张粗糙、形制简陋的油印出版物层出不穷,在渐亮的幽暗中被传递、被摘抄、被阅读、被吟诵,犹如微火闪烁、岩浆涌动…… 作为一个刚刚开始尝试写作现代诗的文学青年,我也正是在这样一个历史时刻介入了社会,也介入了文学。这一年的10月,我进入大学——上海机械学院,开始读大一。而4年前的1974年春天,...
【要求官员财产公开】这10位律师分别是因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而被以“非法集会”刑事拘留的赵常青、丁家喜、袁冬等人的辩护律师(参见 中国人权 新闻稿《 赵常青等7人因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被刑拘 》)。10名律师在给北京市公安局的信中列举法律条款,证明他们当事人的做法“完全不构成犯罪”,并以宪法为据,指出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属言论自由范畴,因此他们认为,丁家喜、赵常青等7人都是无罪的,当局应依法撤销案件,释放被羁押的当事人。
【唐吉田】唐吉田律师因关注原深圳市警察、公民权利践行者王登朝的案子而被深圳桂圆派出所警察非法传唤两个多小时。王登朝于2012年3月准备在深圳市莲花山公园搞一场宣传民主的活动时被警方拘捕,在关押8个月后,被当局以“贪污罪”和“妨碍公务罪”判处14年徒刑。
冯正虎用特快专递将控告状寄给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控诉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区分局、五角场派出所的警察对他非法拘禁268天,要求依法立案调查,追究违法犯罪者的刑事责任。控告状寄送后,冯正虎遭到警方扣押、抄家等报复。
李承鹏 《你删除得了世界,删除不了尊严》 一文可到转载此文的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上阅读。 视频:李承鹏2013年1月13日在北京新书签售活动现场遭人扔菜刀。转自土豆网
“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 高文谦 选摘: “特点主要有两个。第一个,这次事件是由社会各界广泛参与,这跟以往不同。以往往往只局限在某个地区、某个行业,而这一次是跨地区、跨行业,形成一个全社会的公民行动;不仅是新闻界同仁纷纷起来用各种方式声援南周,而且现在已经从南周延烧到北京新京报,全体员工的集体拒绝刊登;还有一个是草根维权民众与社会精英结合起来,而且两岸三地的学者都站出来发表声明,还包括平时不大出来的儒学大老、影视界明星也都用各种方式发表声明或表达自己的看法。” 看视频: http://youtu.be/QZoaNZw40Kc
瑞典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 作为一个流亡不久的中国作家,我明白,我个人内心的创痛不能代替诺贝尔文学奖的标准。但是我依然要说,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人与文,都有非常大的问题。 你们都是学富五车的老先生,恐怕没有经历过独裁,对于共产党造了多少孽,缺乏感同身受。所以你们把在共产党体制内混成作家协会副主席的莫言,推举成本年度文学奖得主。你们不知不觉,已经和中共帝国高度一致了。请听听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的高调表态——莫言的获奖,“既是中国文学繁荣进步的体现,也是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的体现”(见附录1)。 共产党在1949、1952、1955、1957、...
【刘晓波 刘霞】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两周年之际,一封要求中国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和他妻子刘霞的呼吁书正在联署中。刘晓波服刑已4年,是全世界唯一身陷囹圄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霞自两年前丈夫获诺奖后一直处于警察贴身24小时监控中。
严酷的考问 作爲八九运动的亲历者之一,六四大屠杀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一运动在我的内心深处并没有真正失败,即便在现实意义上失败了,也至多是悲壮的失败。相对于以实力暂时取胜的专制政权来说,八九运动在道义上具有长期优势,在我批评这一运动的时候,仍然怀有这样的坚信。
时至2009年年初,中国官方已经摸索出一套完整的互联网内容监管机制,对外用“长城防火墙”(GFW)拦截中国境外网站的“不良信息”,对内利用政府工作人员的直接审查和互联网运营商的间接审查相结合的机制控制境内网站的“不良信息”。 1 中国互联网新闻网站、论坛及博客等网站内容已经完全受控。

页面

订阅 言论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