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中共四川当局以疫情为由阻止黄琦与垂危之中的母亲见最后一面,这完全是丧尽天良,违背法制与人权。疫病只是个借口,而阻止黄琦与母亲见最后一面,才是目的。当局这种完全不顾人伦道德的行径,是公然背离人类文明,挑战人道底线。
武汉全民检测病毒通过举国体制的政治运动完成,脱离了科学性、合法性和合理性。政治运动是由政治领袖来领导和决策的,也决定了它的形式主义和弄虚作假。为什么中共领导人急于武汉全民检疫呢?应该是为5月下旬中国“两会”的疫情数据“政治清零”吧。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横行。这场瘟疫已经造成了巨大的灾难,它深刻地改变了历史,改变了人类生活。中国政府的瞒报和造假就给世界各国带来了不可挽回的巨大灾难。在这场全球性的大灾难中,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是头号责任人。
——我们曾经以为中国已经非常黑暗,现在才知道习氏中国更堕落、更黑暗。如今的习氏中国,透支几代人的生存资源,有了几个钱,以为自己可以自绝于西方文明另立规则。在这种狂妄自大中,武汉肺炎的疫情应付及愚蠢狂妄的战狼外交,让世界看清:有了中国因素,全球化难逃黑化命运。
从七年前刑辩大咖欢聚一堂一腔热血提出“刑辩十策”以推动法治到后来纷纷被中共十面埋伏变成“律师后”,陈建刚清点当年理想并历数中共打压维权律师的种种卑劣手段,罄竹难书。 以下为陈建刚律师惠寄并由中国人权编辑的《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与灯塔国的差距 前几日参加台湾央广广播节目,谈论唐吉田、刘巍二位律师被中国政府吊销律师证十周年的事情,同时回顾十年之间中国司法、人权状况的变化。了解到台湾律师执业的一点信息,比如一旦取得律师证,这几乎就是终生的职业,政府不会吊销证件,更没有所谓的年检、考核之类。律师在国家机关面前也是受到职业的保护,比如,即便在几十年前美丽岛案件的时候,...
仅仅才两个多月,在习近平的亲自指挥部署下,中国武汉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完全失控,成为世纪性大瘟疫,肆虐全球,成千上万的人死于非命。为了抗疫,各国不得不宣布进入紧急状态,颁布居家禁令,正常的社会生活停摆,经济受到重创,股市大跌,大批企业倒闭,失业人数飙升,整个世界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 尽管没有人可以预测这场瘟疫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结束,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场瘟疫将成为历史的转折点,对世界的冲击不啻是一场世界大战,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原有的生活、工作和交往方式,迫使全球政治、经济格局重新洗牌,国际产业链也将重组,去“中国化”的趋势不可避免。与此同时,各国在经历了惨烈的劫难后痛定思痛,...
郑州市律师协会于2020年4月2日就 刘莹莹 律师发布《今天,汉口殡仪馆领骨灰的家属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的博文决定“给予警告”处分,称该文涉嫌利用网络、媒体炒作未经核实的现象,散布挑动对政府不满言论。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对此表示极其震惊和愤慨,特发表声明,指出:郑州市律协的决定违反中国宪法和国际法文件;刘莹莹律师的文章所述事件均有据可查;刘莹莹律师行使言论自由权利无任何违法和不当之处,而真正违法、违约、反人权的是郑州市律协,真正丑化中国共产党及中国政府的是郑州市律协。鉴于此,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强烈呼吁全国律协高度重视其会员因行使公民权利遭非法打压的事实;强烈要求全国律协、...
李英之、查建国、林于斌等13名来自北京、福建、湖南、山东等省市的中国公民,就新冠病毒肺炎大爆发这场大灾难,向执政党及其政府发出公开呼吁,要求政府在清明节期间对此次疫难造成的全国死难者进行国家公祭,支持全国民众悼念死难者;国家领导人发表电视讲话深切哀悼死难者,慰问其亲属,抚恤其家庭,进行国家赔偿;国家领导人代表政府向全国人民致歉。呼吁书说,这次国难的代价是极其巨大的,还远未结束,教训是极其沉痛的,绝不能再演第二次,因此深刻总结经验教训是必须的,那首要的就是调查真相和追究责任。李文亮事件的调查结果,责任不应只落在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头上,要查出派出所的背后是谁,背后的背后是谁。呼吁书说这次疫难“...
鉴于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造成的日益严重的破坏,联合国促进和保护意见和表达自由权特别报告员、美洲人权委员会言论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新闻自由代表发表了联合声明。 原文: https://www.ohchr.org/EN/NewsEvents/Pages/DisplayNews.aspx?NewsID=25729&LangID=E 国际专家联合声明:各国政府必须促进和保护在2019 冠状病毒病(COVID-19 )大流行期间信息的获取和自由流通 中国人权翻译 日内瓦/华盛顿/维也纳(2020年3月19日)——鉴于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造成的日益严重的破坏,...
北京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致信北京市市长和7位副市长及市政府秘书长,请求这些北京市民的“衣食父母官”对自己的市民遭受到的不公,立即给予保护与营救。信中说,余文生律师已经失去自由807天:他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北京市国保人员强行带走,后被带到江苏徐州关押;案件于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开庭,迄今未判;余文生律师被严重超期羁押,在关押期间从未被允许会见律师,家人不知其死活。许艳请求这些官员“当官能为民做主”:1、立即去徐州市调查余文生律师现在的身体情况、有没有遭到酷刑,并请给予家属答复。2、明确要求江苏省徐州市政府立即无罪释放北京市民余文生律师。3、...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