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2019年又有三位“六四”难属和一位伤残者因病去世,迄今为止共有59位难属和伤残者离世。看着这些被无辜打死的年轻生命,看着这几位为寻求正义和为亲人讨回公道而坚守三十年,耗尽生命、抱憾离世的老人们,敢问中国执政党和中国政府,对于1989年在首都北京发生的“六四”惨案还要沉默多久?!这一以政府行为,动用军队,蔑视生命,滥杀无辜,严重践踏人权的罪行什么时候才能依法昭示于天下?!
朋友的先生回到家里,发现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家喜的所有物品(手机,电脑,个人用品)都不见了。但是警察没有留下任何法律文书。朋友打来的电话,说派出所责备她先生不应走漏家喜被抓的消息,威胁不许再对此事出声,否则全家有麻烦。
英国大选令人联想到香港在上个月底进行的区议会选举,那次选举实际上也是一次全民公投。民主派候选人获得了百分之八十七的票选席位,这表明了香港选民支持长达半年之久的街头抗议示威活动和示威者提出的基本诉求。北京的中央政府继续无视民意,变本加厉地在香港摧毁“一国两制”的政治架构。
再次强调现金为王,社会将发生巨变。对国内来说,大量的失业将产生大量的维稳。各种控制,包括媒体,将更加严格。粮食价格将大幅上涨,没人种地,宝贵的外汇也不能够再买更多粮食了现在的现状,是五年前造成的。这是30年一遇的黑天鹅。
“使我妻离子散,使我身败名裂,使我家破人亡,这些掌权者都可以做到。然而,使我放弃信仰,使我改变生命,使我从死里復活,这些世上却无人能做到。”
请七位常委带头公示财产。打铁先要自身硬。带头公示财产是自证清白和垂范官场的好方式。中国财产申报的立法动议提出30余年了。是社会与正直的官员倒逼高层的时候了。愿意的人历史领着走,不愿意的人历史牵着走。
今日中共治下的大陆,之所以陷入“”改革改不动、革命革不成」的困境,根本原因就在于“党天下”消灭了社会和地域的自治。在这个大背景下,港人居然能实现如此大规模的持续抗争,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香港是一个社会自治的共同体,社会自治为这样持续的大规模抗争提供了必须的道德资源。
在第一次有意识地接触公益之后,祥子把更多的注意力投向了劳工群体。“农民之子”的身份让他更能够理解底层农民工在夹缝中生存的不易,了解到生活的不公对底层农民的伤害,也看到了劳工这一群体被社会所忽视的现实,而政府的“关心”也可能只是“一场秀”。
作为一个异议作家,一个曾经推崇胡适式的渐进改良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很早就以他犀利的观点和言辞在公知圈名气很大,人称“冉匪”。冉云飞的受洗见证曾被广泛转发,在公知圈子掀起一阵涟漪。熟悉他的朋友却看见了他因为生命的翻转而怎样祝福了他的家人、邻舍和更多的人。
2018年4月底,覃德富与教会的弟兄姊妹到汶川地震灾区短宣,一路遭到警方通缉。他的照片被发到沿途派出所,称秋雨骨干分子覃德富近期将去你处从事违法宗教活动。覃德富回家后跟妻子开玩笑说“我是不是骨干要上帝说了算,我只知道自己很骨感。”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