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今年六月以来波澜壮阔的港人自救运动,举世瞩目,香港年轻人以灵活创新抗争策略,前仆后继的大无畏精神与当权成年人周旋,毋惧死亡凌辱威胁。当权者以断送香港将来换取独裁政权“稳定”的政治清洗。一整代大学生被歼灭,继而中学生、小学生强行洗脑,香港还有甚么未来?
事实已经证明,中共对港人真的很不熟,很不了解他们,完全低估了港人的勇气。为了悼念莫名死去的周同学,十万港人集会,点燃愤怒的烛火,这表明港人完全没有被吓倒。中共对港人的勇气的低估,完全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他们习惯了用暴力打压来维持统治,这一次,算是踢到了铁板。
四个月以来,特区当局逐渐暴露其极权统治的特质和野心,除了罔顾真相,还耍出歪理、警暴和愚民等等手段,以为乱说一通就能遮挡真相,避过公众追究之余,警方可以继续不择手段,以警暴为所欲为,贯彻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暴政原则,以凶残武力震慑港人。
人类文明进展到今天,形成一个共同的制度结晶。制度就是规则,现代文明规则是人类文明的精华,对它需要敬畏,需要珍重。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渐进的改革是成本最低的。改革应该逐步积累,尽可能避免突变。但是,时机成熟了拖延不改,也会带来无法挽救的灾难。
“我们自己的子弟”里最后轮到习近平,他虽并非薄二哥骂的“刘阿斗”,却是一个心理上戟伤颇重的主儿,落了心病的人当皇帝,实非民族之幸。一幅张牙舞爪的国际牛二嘴脸,令海内外皆倒吸一口凉气,人们惊觉这就是当年的“重庆模式”,一个没有薄熙来的“红二代”政权,也是中共试图锁死中国的未来模式。
香港人这一场“流水革命”,继续牵引着全球目光,想知道香港人为何能团结抗争5个月,依然坚定不移。要理解今天的香港,我们应该从这个前提说起:香港人是寻求自治的「无国家共同体」。只有认识到这个前提,我们才能理解“流水革命”作为香港自治运动最新篇章之时代意义,进而思考中国和自由世界将如何应对香港人的自治要求。
中共接受“六四”教训不出兵,以警代兵,港警队伍中混有中国警察已是不争的事实,粤港澳警已是一个系统,指挥权早已在中共的手里。三个多月来警察的暴力在不断地提升。抗争者血泊街头的画面惨不忍睹。虽然解放军没有进港,虽然坦克没有上街,虽然没有机枪扫射,但它正在超越“六四”。
广东逃港潮像瘟疫般蔓延全国,十二个省、三十六个县的人涌向广东,广东“逃港潮”已经演变成了中国“逃港潮”。赵反对把饥民当敌人看,反对“有组织、有策划”的“阴谋论”,反对戒严、镇压,主张以疏导为主,平息事态,这个意见被陶否决。
中共与香港的代理人一直在阻挠香港的民主进程,让和理非无路可走。香港抗争主流一直是和理非的,勇武派本是和理非,他们不是主动出击挑衅,而是遭受暴力镇压被迫作出的反抗。
国际人权联盟(FIDH):关于香港人权状况的紧急决议 (决议由 中国人权 (HRIC)、 台湾人权促进会 (TAHR)共同提出, 2019 年 10 月 23 日 在国际人权联盟于台湾台北召开的第40届大会上通过;原文为 英文 ,中文由 中国人权 翻译) 国际人权联盟第40届大会的代表们, 确认 过去四个月来,因香港特区政府在立法会提出引渡条例修订草案,导致香港社会各界参与大规模示威。正如法律专家所指出的,该修订条例将令所有在香港境内人士有可能被引渡至中国大陆,而中国大陆没有独立有效的法治制度或对被引渡人士提供正当程序保护之保障。 注意到...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