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New!
——香港人只想争取我们的自由,只想同行的勇者可以保护自己。香港人不是想影响全世界。每一个抗争者的牺牲都让我们心痛,被送中的12人的每一个我们都百般不舍。但如果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至少希望世局的变化可以告慰于牺牲的勇者:世变源自香港;而香港的黑夜或许有天亮的时候。
New!
——一年多来,香港就像是撬动世界历史的一个支点,正如梁继平在立法会说的:我们已经回不去了!独裁者生,中国人亡,独裁者亡,中国人生,二者必居其一。香港人抬起头来,永不屈服,永远团结抗争,直至我们改变这个世界,改变我们的宿命。
New!
——“官派律师”现象正在以我们看得见的速度和频率增加,正在成为中共政权压制公民权利、打击异议人士的常用手段,希望国际组织和国际媒体能够持续关注这个现象,并一起努力阻止情况变得更糟。
New!
——邓小平就是一个“进化了的独裁者”,在香港问题上,他提出“一国两制”并保证50年不变,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把香港变成中国内地的一部分。习近平一改邓小平路线,“加速”进行香港的内地化过程,从强调“一国”高于“两制”,摘下了“一国两制”的假面具,结果是唤醒了港人的警惕,开始了大规模的激烈的街头抗争。
New!
7名联合国独立人权专家 联名致函 中国政府, 提出对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简称“香港国安法”)的国际法律评估。专家们也就香港国安法不符合中国政府的国际法律义务,尤其是在《世界人权宣言》与适用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下的法律义务,在信中详细列出了他们的众多关切。 信中概述了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符合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内的国际人权法律标准。为了要提醒中国政府任何对抗恐怖主义的实施(包括煽动和协助恐怖活动的行为)应遵守当下国际法的法律义务,信中也参考了有关来自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联合国大会以及人权理事会的决议。 专家强调“香港国安法”...
New!
公开信收件人: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 联合国各成员国 我们,以下连署机构,共同呼吁成立国际机制以处理中国政府的人权侵犯,并敦促阁下采取果决行动以达成此一目标。 2020年6月26日,50位联合国人权专员史无前例地呼吁"为维护中国的基本自由采取果断措施"。他们特别指出中国在香港、西藏和新疆的大规模人权侵犯,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禁止信息流通,以及对全国各地人权维护者、记者、律师和批评政府人士的迫害。 我们各组织也十分关切中国侵犯人权为全世界带来的影响。中国攻击海外人权维护者,在世界各国打压学术自由,并且从事互联网审查与数字监控。...
New!
——所谓三权分立,要义在于三权可以相互制衡。能够起制衡作用,首要条件就是每一“权”都能够独立运作,没有依附关系。能够独立运作,就是分立。没有了司法独立这个核心,香港自然不会有三权互相制衡,三权分立已经不存在也。
——政权为他罗织罪名,戴耀廷坚持为港人编织希望。他仍觉得有生之年,能见香港重生,但愿香港人的爱与希望不灭,“冇咗希望就系顶唔到嘅时候,当人冇咗个希望,就系冇㗎啦。”
——香港是属于全世界的。中共现在强推港版国安法,要把香港的自由和法治摧。表面上上看,中共是在挑战和威胁香港人民的自由权利,实际上是威胁全球秩序和人类文明。从这个角度讲,中共与全球为敌,尤其与人类文明为敌。中共是人类公敌!
——粉碎中港共分裂香港民主力量的诡计,走出中港共编织的罗网,反过来用这个机制来团结社会上不同派别的民主力量。“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香港人自主的志向是不能改变的,政治人物不能向强权示弱,任重而道远。

页面

订阅 香港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