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017年7月2日,居住在广州的江西维权人士刘少明被广州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3年。 刘少明是1989年民主运动的积极参加者,近年来除参与公民围观外,还关注珠三角劳工事务,帮助工人维权。2015年5月29日晚,刘少明从广州的家中被不明身份的人带走,两周后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7月14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2016年4月15日其案在广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未作宣判。 刘少明的刑事判决书(影印件,共 9 页)
709事件,作为一次至今仍在持续的践踏人权法治的逆流、狂潮,具有标志性意义,也许意味着这国和平转型梦想的彻底破灭。709事件是当局继打压新公民运动及南方民权运动以来,打压维权运动的高潮,但我相信,709事件不是维权运动的终结,而是一个崭新阶段的开始!
刘晓波被谋杀,不知道会不会提醒人们该反省:对不懂良知为何物,对听不懂善意声音的中共,是否仍要锲而不舍地表达我们的良知与善意?对“和平理性非暴力”这个概念,是否应该再认识、赋予新的含义?
我个人期盼西方民主国家向中共当局施加最大的压力,让刘晓波到国外接受治疗。我更呼吁,中共当局公布刘晓波的病情报告及治疗方案。我也相信,在未来的民主中国,在实现转型正义的过程中,每一个加害过刘晓波的凶手,从作为中共党魁的胡锦涛和习近平到狱卒和狱医们,都会被送到法庭的审判席上。
对于一个没有法治国家的国家来说,能够影响现状的主要方式之一就是外国政府和公众的公开谴责。威权政权害怕当众出丑,中国共产党以野蛮的方式对待刘晓波及其他被北京关押的自由捍卫者,现在是时候让他们为此蒙羞了。
劳工维权人士刘少明被羁押已经两年、庭审已经1年多,但法院至今未作判决。刘少明本来身体很好,但从去年10月开始腹部隐隐作痛,今年疼痛加剧,令人担忧。 刘少明是1989年民主运动的积极参加者,近年来除参与公民围观外,还关注珠三角劳工事务,帮助工人维权。2015年5月29日晚,刘少明从广州的家中被不明身份的人带走,两周后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7月14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2016年4月15日其案在广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未作宣判。 老民工刘少明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羁押两年,一审仍未判决 吴魁明律师 两年前的2015.5.29夜晚,刘少明被抄家带走。2016.4...
5月8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扰乱法庭秩序起诉的“709”人权律师谢阳案在长沙市中级法院进行所谓的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谢阳在法庭上承认被指控的犯罪事实“属实”,并称未受到刑讯逼供,更没有受到过酷刑,等等。其妻为此发表声明,谴责当局的各种不法行为,并断定谢阳是因受到了非人的酷刑折磨,为了求生存,才屈膝于公权力的。谢阳曾在2017年1月13日委托律师发表声明,称他若认罪,那不是他的意思的真实表达,而是因为持续酷刑折磨所致。 陈桂秋关于谢阳案开庭审理的谴责声明 我极其气愤地看完了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所谓公开开庭,谢阳对指控的犯罪事实“属实”、否认刑讯逼供、并声称“他们完全保障了谢阳的权利”。...
3月31日宣判后,律师于4月6日上午第一次会见了苏昌兰。苏昌兰告诉律师,虽然她对判决有所预料,但判决后还是感到气愤难平,认为她因参与本村的万亩土地维权先失去工作,再遭判罪完全是打击报复。律师和苏昌兰交流了二审聘请辩护律师的意见,并于当日下午向佛山中院提交了上诉状和要广东省高院公开开庭审理二审的要求书。 苏昌兰的丈夫、哥哥和婆婆在她被宣判后不久即与外界失去联系,直至律师与她会见时仍然没有消息,苏昌兰对此感到非常吃惊。 判决后第一次会见苏昌兰 吴魁明 2017年4月9日 3.31宣判后,4.6上午律师第一次会见了苏昌兰。说到判决,苏昌兰虽然有所预料,但判决后还是感到气愤难平。...
广东佛山维权人士陈启棠(天理)于2017年3月31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四年六个月,在上诉截止日(4月10日),其代理律师李方平到佛山南海看守所会见了他。陈启棠情绪乐观。他说他当庭表示上诉,在宣判笔录上写道:“满纸荒唐言,一件诬陷案。不服,上诉!!!”他已写了三页纸的上诉状,对公检法违反法定程序以及打压言论自由提出上诉。他认为自己被抓、重判,远因是十几年来参与一些维权活动的积累,近因是发表文章支持香港占中以及积极营救苏昌兰。 上诉截止日会见陈启棠 李方平律师 2017年4月10日 今天苏昌兰丈夫阿德开车送我去佛山南海看守所会见陈启棠(天理)。陈启棠、...
广东佛山维权人士苏昌兰和陈启棠(笔名:天理)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于2017年3月31日分别在佛山中院宣判:苏昌兰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陈启棠被判处四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三年。两案曾两次延长侦查羁押期限,检察院两次退回补充侦查,法院五次延长审理期限;两案在刑事侦查阶段当事人不被允许会见律师。苏昌兰案宣读判决书时只读公诉方的指控和法院的认定,不说辩护律师的辩护观点;不允许苏昌兰䃼充辩护意见;宣判后,不问苏昌兰是否上诉就宣布宣判结束。 苏昌兰、陈启棠今天上午在佛山中院分别宣判 刘晓原 2017年3月31日 苏昌兰、陈启棠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今天上午在佛山中院分别宣判...

页面

订阅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